北京笔记本销售联盟

你没碰上好时候?其实可能是你辜负了所有的时候.

独行的犀牛 2020-09-15 15:38:00

      在各种关于时代的哀叹中,最流行的并不是那一句“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而是那一声:“唉——我没碰上好时候呐”!但所谓的好时候,究竟又是啥时候呢?



       八十年改革开放刚兴起的时候,随便做个生意都能捞出第一桶金,随便一个二本文凭,到现在至少厅局了,那时你还小,或是压根没出生,当然碰不上。九十年代房市股市开始兴起,闭着眼买几套房收几支股,搁到现在你就是妥妥的成功人士。特别是北上广,没听说北京的四合院现在都五亿起了么?但那时你太年轻,刚起步,底子薄,也算是没碰上。21世纪初,互联网大潮兴起,从电商到社交软件,随便插一腿,到现在你就是IT领军人物,但你还是没碰上。


        现在,放眼四周,能发财的地盘都有主了,能成事的空间都被占了,能上升的通道都有卡了。你被抛在所有的“好时候”之外,徒留淡淡的忧伤。你觉得“好时候”似乎和你有仇,或者说,你五行就缺“好时候”。


       命里没有莫强求,你认命了,或是觉得你不得不认命了。但命这东西,你不认,和它的比赛还能继续,你一认,就算真正的输了。


       明朝燕王朱棣起兵造侄子建文帝的反,水路攻南京,却偏偏没风,这很要命,在没有电动马达和蒸汽机的古代,行船动力主要靠风。老朱心里那叫一个悲苦,觉得老天爷跟他过不去,“好时候”跟他有大仇,想认命,又不甘心,于是找他的头号军师姚广孝商量。姚只说了一句话:一路走,一路都有风,不走,一世都不得风。一语点醒老朱,驱动士卒拖着船拼着老命向前。


        这只是朱棣造反过程中碰上的“坏时候”之一,事实上,这位后来被称为明成祖的成功者,在整个起兵夺位的过程中,一直都在和各种“坏时候”较劲,他的方法也很简单粗暴,就是把所有的“坏时候”干掉,或是熬掉,剩下的就是好时候了。


       说来也可怜,由于光速的恒定,每个人都只能是时间的囚徒,无时无刻只能活在一个个“当下”的时间切片里,过去的,哪怕是一秒,都只能成为记忆,永远不可追了。未来的,哪怕只是下一秒,在你未进入之前,都是莫测的,也无法预知。


       你能作为的,实际能掌控的也只是这个“当下”,每一个当下也只是一瞬,只是一帧。这一帧时间就是真正属于你的“时候”,它本身谈不上好或坏,你才能决定它的好或坏。


      每一帧的时间


       2011年对于智能手机的后来者并不算一个好时候,那时,苹果早已重新定义了智能手机,三星和HTC仍旧强势,诺基亚和摩托罗拉衰而未倒。但那一年诞生了小米手机,你不能说小米碰上了好时候,但小米创造了属于自己的好时候。


        和小米同样的是今日头条,2012年,当移动互联的大潮来袭时,腾讯、新浪、网易等互联网巨头都在抢滩手机端,手机客户端的争夺已成为一片红海,今日头条用算法推荐在这片红海里创造了自己的蓝海。


       还有一些看起来似乎坏到底的时候,从监狱里保外就医后开始种橙子的褚时健74岁。在《肖申克的救赎》里,耄耋之年出狱瑞德,最终抵达了安迪为他准备的美丽海滩,人们都认为这是最好的结局。


       但褚时健没有美丽的海滩,只有哀牢山上的一片荒地。74岁,对于创业来说,更像是一个垃圾时间。他又用了十年,褚橙崛起。王石等人前来朝拜,说这是企业家精神。其实,我觉得这更像是一场“老人与海”式的不妥协,哪怕在0:10落后的情况下,仍在每一个当下,全力以赴地和命运进行着比赛,你仍没有让它说了算。



       任何时代的任何时候,都有一些人在崛起,也有一些人在陨落,更有太多的人归于庸常平淡。你可以说它是好时候,也可以说它是坏时候,或者,它就是那不咸不淡的时候。但当你开始把你所处的时候定义为坏时候的时候,实际上是你开始想要放弃了。其实,放弃一切东西比人们想像的要容易些,纠结在于开始。一旦你放弃了某种你原以为是根本的东西,你就会发现你还可以放弃其他东西,以后又有许多其他东西可以放弃。之后,你就会得到你想要的那个应证,你的确没碰上好时候。


       真正的死亡,其实往往来得要比生命的终结要早,卡尔维诺对死亡的定义是,你加上这个世界再减去你,在你放弃和妥协的那一刻,你就减去了你自己。剩下的时候,你还活着,其实已经死了。只有那些硬挺着不死的人,才可能碰上好时候。



       生活的真正残酷并不在于谋生不易,而在于它总在不断地剥夺你的初心和梦想,并总是试图让生命成为一堆任由它摆布的空架子。在经过生活的残酷剥夺后,兜里还能揣着初心和梦想是一件奢侈的事儿,如果再为此付诸行动,任何时候都有打理成“好时候”的潜质,往往,再牛逼的梦想,也抵不住最傻逼的坚持。况且,坚持梦想的过程本身就是人生最精彩的篇章,有时甚至要比实现梦想的那个瞬间还要精彩。当一个小学都没毕业的矿工说,他要写一部伟大的小说,你可以一笑,但当他真的开始全力以赴地写了,请向他致敬。

        

      每个人都活在当下的这一帧时间里,这一点别无选择。这一帧是不是好时候,取决于未来的证明。未来无法预测和确定,但未来可以创造,每一帧都与好坏无关,只与创造或袖手有关。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北京笔记本销售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