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笔记本销售联盟

窥一斑而见全豹

秀秀书院 2020-07-31 13:45:55

话说公元2017620日,长安城南。紫风阁。

长安雅士薛佩生,雅女秀秀,广西方方,长安西西,重庆陈陈,海南舒舒几位熟脸孔之外,还有一位终南山隐士。


隐士这一次下山久一点,得以见天儿在书院雕琢时光。论起琴来,自是先生为大,然则论
起太极,隐士也相当地有发言权。据说,他曾经在陈家沟“潜伏”多年修炼太极,后来还有另外的师傅指导过,年轻的时候还打过比赛,也算是此中好手了。他师徒二人嘴里说着还不过瘾,干脆拉开架势推起手来。先生曾经有一式推手挫败太极高手数位的战绩,所以未免轻敌。结果他俩在那里你来我往几个回合不分胜负,先生忽然岔了气,隐士跑过来替他拿捏的时候,猛然先踢了一个无影脚到先生脖子那里生生止住。这个隐士也有这么“调皮”的时候?不过的是身手不凡。

今日辩经会题为《秦风  驷驖》,宋代朱熹《诗集传》评曰:“赋也。此亦前篇之意也。”“(第二章)曰左之而舍拔无不获者,言兽之多而射御之善也。”“(第三章)田事已毕,故游于北园。

原文:

驷驖孔阜⑵,六辔在手⑶。公之媚子⑷,从公于狩⑸。

奉时辰牡⑹,辰牡孔硕⑺。公曰左之⑻,舍拔则获⑼。

游于北园⑽,四马既闲⑾。輶车鸾镳⑿,载猃歇骄⒀。

注释:

⑴驷:四马。驖(tiě):毛色似铁的好马。

⑵阜:肥硕。

⑶辔:马缰。四马应有八条缰绳,由于中间两匹马的内侧两条辔绳系在御者前面的车杠上,所以只有六辔在手。

⑷媚子:亲信、宠爱的人。

⑸狩:冬猎。古代帝王打猎,四季各有专称。《左传·隐公五年》:“故春蒐、夏苗、秋狝、冬狩。”

⑹奉:猎人驱赶野兽以供射猎。时:“是”的假借,这个。辰:母鹿。牡:公兽,古代祭祀皆用公兽。

⑺硕:肥大。

⑻左之:从左面射它。

⑼舍:放、发。拔:箭的尾部。放开箭的尾部,箭即被弓弦弹出。

⑽北园:秦君狩猎憩息的园囿。

⑾闲:通娴,熟练。

⑿輶(yóu):用于驱赶堵截野兽的轻便车。鸾:通“銮”,铃。镳(biāo):马衔铁。

⒀猃(xiǎn):长嘴的猎狗。歇骄:短嘴的猎狗。

译文:

四匹黑骏马并排嘶鸣高昂,秦公娴熟地收放六条丝缰。那些最得宠信的臣仆卫队,跟随他们的君王狩猎围场。

围场小吏放出应时的公鹿,只见鹿群是那样肥大美好。秦公兴奋地呼喊左转包抄,他搭弓放箭猎物应弦而倒!

打猎尽兴后拐到北园游玩,那四匹马儿此刻尽享悠闲。车儿轻轻转啊鸾铃叮当响,车里载着有功劳的小猎犬。

赏析:

古代帝王狩猎场面极其宏伟,司马相如《子虚赋》《上林赋》都极尽铺叙描摹之能事,对此作了生动反映。从扬雄《长杨赋》中“今年猎长杨,……罗千乘于林莽,列万骑于山嵎”也可窥见其规模之一斑。而《秦风·驷驖》之妙却全在以简驭繁,以少胜多,仅三章十二句四十八字即已写尽狩猎全过程,却同样使人觉得威武雄壮,韵味无穷。

首章写将猎。此章虽只撷取一辆狩猎车的情景,而声势浩大又纪律严明的场面已可联想得之。驭马与驭天下,其理一贯,如后世白居易《授韦贯之工部尚书制》所云:“善御者,齐六辔;善理者,正六官。”所以此章通过层层反衬,暗写秦襄公治军治国有方。

次章写正猎。在纷纭的围场中,诗作的镜头紧紧跟随着秦襄公,只见他吆喝一声:“射左边的那一只!”果然那肥兽应弦而倒。这足见秦襄公武艺不俗。当然,他狩猎的对象只是驯养的野兽,这与《郑风·大叔于田》中“襢裼暴虎”(赤膊空拳打老虎)的公子相比,不免有点虚浮和滑稽。但以王侯之尊,让他真正到深山老林与虎豹猛兽直接较量,那是不现实的。因此,此诗的描写非常切合主人公的身份地位。诗只举秦襄公一隅,可谓抓住了牛鼻子,其余留下一片空白,让读者去自行想像补充。对于秦襄公,也只是摄取了一个刹那间的特写镜头,而略去其他枝节,叙事中有描写,笔法老练简洁。

末章写猎后。此诗的猎后视角独特,大有王者风范。诗写猎后即游于“北园”,按常理推测那北园与猎场应该是相通连同在一区的,并非要绕道另去一处游息。故首句既是场景的转换,突出了王家苑囿之广大,也是氛围的转折,由张而弛。一个“游”字意脉直贯篇末。最妙的是末句的特写,那些猎时奋勇追捕猎物的各种猎狗都乘在輶车上休其足力。这一宠物受宠的镜头很有情趣,也很耐人寻绎,将先前的紧张与现时的休闲形成鲜明对照,使末章的“闲”趣表现得淋漓尽致。

全诗叙事取景高度浓缩,突出典型场景和人物,抓住富于表现力的瞬间和细节,因而虽只窥豹一斑,却能使人想见全豹,其艺术概括力很值得借鉴。《诗经》中写狩猎的名篇有二,即《郑风·大叔于田》与此篇,前者反复铺张,以繁见长,后者精要简约,以简著称,而这恰恰代表了中国文学的两大传统手法。

欲知明日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贾平凹大讲堂琴、香、茶雅会略记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天下难事必作于易;天下大事必作于细


Copyright © 北京笔记本销售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