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笔记本销售联盟

翼城某村惊现霸国,还上了央视!

翼城老乡俱乐部 2020-09-15 15:39:23

无论您在哪里、无论您走多远、飞多高,只要您的根在翼城,请点击上面蓝色字体“翼城老乡俱乐部” 再点击“关注”即可成功加入翼城老乡俱乐部。让我们一起为宣传翼城文化而努力!



2007年,在山西省临汾市翼城县大河口村,一个墓葬群的发现轰动了考古界:史籍中没有丝毫印迹的西周封国——霸国浮出水面。此前没有人知道,中国历史上还有一个霸国,因为浩瀚的史书中没有留下关于它的只言片语。这个神秘的国家如何能够隐藏了近3000年而无人知晓?


  由首都博物馆、山西博物院、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共同主办的“呦呦鹿鸣——燕国公主眼里的霸国”7月29日至10月7日在首都博物馆展出,呈现了2010年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的大河口墓地丰富的考古成果,也令人们对史料中缺乏记载的失落王国——霸国得以了解。数量惊人的随葬品、风格独特的葬俗、精美的漆木器、最早的漆木人俑、填补史籍记载空白的青铜器铭文、保存完好的原始瓷器……太多的问题,期待着合理的解释。


霸国是怎么被确定的?换句话说,怎么知道这里有个诸侯国叫霸国呢?
  这还要从2007年5月说起。当时,山西省临汾市翼城县县城以东约6公里的大河口村北高地上发现有盗墓痕迹,经国家文物局批准,山西省考古研究所从这年9月开始对其正式进行抢救性考古发掘。


  随着考古工作的展开,在2号墓中一个铜甗的内壁残片上,考古人员最先发现了青铜器铭文,内容是“唯正月初吉?伯作宝甗”,“伯”字前面的一个字,大家都不认识。这个字左边是个木字旁,右边写得有点奇怪,查找相关书籍也没能辨认出来。随着1号墓中的青铜器逐渐暴露出来,考古人员又在一件大鼎的内壁发现了铸刻得很浅的‘伯作宝鼎’铭文,但还是无法解决关键性问题。不过由此可知,墓主人是伯一级的贵族,即国君或族长。
  令人惊喜的是,之后考古队在一个出土的铜簋的盖子内发现了铸造有“霸仲作旅彝”字样的铭文,后来查到“霸”字下部的写法与铜甗上的那个释读不出来的字十分相似,遂推断铜甗上的字应为“霸伯”。在2009年进行大规模发掘时,人们又在1017号墓出土的青铜器上发现了一个清晰的“霸”字,这就进一步印证了此前的推测——大量带有霸字铭文的青铜器似乎以无可辩驳的事实证明了一个史书阙载的古国的存在,“霸国”一词也是2007年大河口考古队根据出土青铜器铭文最先叫出来的。


大河口墓地南北长约300米,东西宽约150米,面积约4.5万平方米,墓葬有1000多座,时代自西周早期延续至两周之际。从目前考古发掘情况来看,霸伯墓葬可以确定有6座。虽然霸国不如晋国强大,但墓葬中的随葬器物显示,霸国国君并不是一般的普通贵族。如在1号墓中就有青铜器70余件,青铜鼎则达24件之多,器物多得椁室放不下,在二层台上放不下,又在墓壁上掏了11个壁龛,塞得整个墓室满满当当。
西周早中期是霸国的兴盛时期,那时霸国国力强盛,霸伯也威风一时,西周中后期霸国开始衰落,春秋早期被晋国兼并。由此可见,霸国辉煌过数十年甚至更长时间,霸国国君曾经也是一代雄主。那又为何在文献中找不到霸国的记载?经考古研究可做如下阐释:一种原因可能是关于霸国的记载在漫长的历史流传中遗失了;另一种原因是霸国在当时是个很小的国家,人口不多,其所居城邑和所辖区域也不会很大,而在西周时期像霸国这样的小国数量众多,所以被传统的史料遗漏了。

霸国的神秘面纱已被揭开,而展览主题中提及的燕国公主又有着怎样的往事呢?其实,此次展览便是以燕国公主的视角设计的,以其在霸国所经历的主要礼仪——婚礼、祭礼、丧礼、宴礼为框架,依托霸国墓葬出土的青铜器、漆器、原始瓷器、玉器等180余组件文物,展示了霸国的礼仪文明和独具特色的文化,同时揭示了霸国与燕国的交流历史。
  走进展厅,诸多错落有致的青铜器瞬间映入眼帘。


这叫霸伯罍,盛酒器。器口内壁有铭文“霸伯作宝尊”。


“霸”就是霸伯的国族名,“霸伯”为“霸”国的国君。带“霸”字铭文的青铜器不仅见于以往的古文字著作中,如《殷周金文集成》中著录有“霸姞作宝尊彝”鼎和簋,而且也见于过去发掘的墓地中,如在山西省曲沃县西周晋国曲村墓地就出土了一件“霸伯作宝尊彝”铜簋。这意味着,大河口墓地为之前在其他各处发现的“霸”器找到了真正的归宿。大量带“霸”字铭文的青铜器以无可辩驳的事实证明了一个史书阙载的古国——霸国的存在,随之出土的丰富的文物展示出了霸国独具特色的文化。

这件青铜器叫”铜豆“,内壁有铭文”霸伯作太庙宝尊彝……”。



而展厅内展出的另一件青铜器——尚盂,是盛水器或盛食器。它的内壁有一篇116字的铭文,其中有“唯三月,王使伯考篾尚历……霸伯拜、稽首,对扬王休,用作宝盂,孙子子其万年永宝”。意思是伯考代表周王来霸国赏赐和勉励霸伯,霸伯回赠伯考和周王礼物。


这是个铜人顶盘(灯),这件铜人形灯,与战国时期的豆形灯形态如出一辙,应当是战国灯具的源头。据考古资料所看,此灯很可能是中国目前发现最早的青铜灯。

  对于观众来说,最具传奇色彩的莫过于燕国公主远嫁霸国国君的故事。

  那个年代,迎娶异姓女子为妻,一是为了联合疏远的异姓成为姻亲,一是实行同姓不婚的需要。同姓不婚的一个直接后果就是女子远嫁。燕国公主远嫁霸国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出现的。


两姓通婚涉及到两姓联姻的质量和稳定性,关系到宗族是否昌盛。《礼记》中明确记载:“昏(同婚)礼者,将合二姓之好,上以事宗庙,而下以继后世也,故君子重之”。与燕国公主有关的器物埋葬在数百公里之外的山西霸国,最可能的原因是她嫁给了霸国的某位君主。燕国公主的出嫁,便蕴含着两个宗族之间诸多美好的期望。

展厅中最能说明燕国公主出嫁霸国的文物是燕侯旨卣。青铜卣的盖内面和器底内面都铸有一篇铭文,内容是“燕侯旨作姑妹宝尊彝”,“姑妹”是小姑姑的意思,指的就是燕国公主。这是燕侯旨给他的小姑姑燕国公主制作的器物。虽然史料中对燕侯的小姑姑这次出嫁没有记载,但与燕国公主相关的器物在千里之外的山西大河口墓地,只有出嫁到霸国的一种可能,这件青铜卣揭开了燕霸两国联姻的历史。

  出土时这件卣内放着一套七件酒器,一件斗、一件单耳罐和大小不同的五件觯。展厅里,它们就摆在青铜卣的旁边——小巧雅致,似乎在用娇小的体型告诉世人,自己的主人是公主。

看这个盛酒的小斗是多么精致小巧。



这件青铜器叫貘耳提梁卣,还没有打开盖子,但是通过x光知道,里面……



这个叫铜“旨”爵,其中一个柱面有铭文“旨作”,后腹部有铭文“父辛爵世”。

铜车辖、铜车軎。軎(wèi),车軎安装于车轮轴端以固定车轴,青铜制,形如圆筒,套在车轴的两端。軎上有孔,用以纳辖。车辖,车轴两端的键,即销钉。与车軎配合使用(商代晚期出现青铜车軎,西周早期出现青铜车辖),也就是是车轴上的销子,插入轴末端的方孔内,以防车轮脱出。






这个叫“金璜”,“圭璋特,琥璜爵”,圭、璋都是礼器中的贵重者,在礼仪活动中,可单独作为信物使用;琥璜的重要性次于圭璋,在天子宴诸侯或诸侯相宴,与爵同时进上。这件金璜是在对盗洞内的回填土过筛时发现的。

这个金柄形器,黄金含量达到87%。




二连璜组玉佩,此玉佩共四十件,包括玉堵头1件,大小相同的玉璜2件,小蚕蛹11件,余为红玛瑙和绿松石管。西周时期,组玉佩在制服和礼制中都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成为权贵身份的象征。《诗经》中说“玉佩将将”,就是走起路来玉器相撞,发出铿锵之声,从而显现出佩戴者的身份。同时倾听玉声,联想玉德,提醒自己恪守礼制。

这叫玉头饰,1组9件,包括5件造型各异的扁平状玉鱼,2只凤鸟形玉饰和2件小蚕蛹。


看,雕刻多么精巧。西周时代我们的先民就是这么的心灵手巧,工艺水平如此之高。

祭祀是国之大事,霸伯把报答祖先父母之恩德、感谢天地自然之恩惠作为祭祀的目的,并将之与战争一起列为国家的大事,这不仅成为了霸国人遵守的道德准则,而且上升为国家制度。

展厅有很多祭祀的礼器。

这叫“凤鸟纹樽”。樽外壁上几只凤鸟图案,栩栩如生。




这个是圆涡纹罍,是大型的盛酒器,也可盛水,在青铜礼器中占有重要地位。《周礼·春官》载:“凡祭祀……用大罍”。罍起源于商代晚期,流行于西周和春秋。

斜线纹鬲,炊煮器具。



龙纹矮足盆,盛水或盛食器。

铜甗。也是烧煮器,据说下面三条腿做成大肚,可以更好地加热和保温。



这两件都是铜提梁卣。卣是盛酒器,流行于商晚期和西周早期。祭祀时用于盛放名为“秬鬯”的香酒,秬鬯是以黑黍和郁金香草酿造的酒,用于祭祀降神。
呵呵,没想到那个时候就有郁金香草了。这件青铜器的说明确实是这样说的。


看来应该考证一下,郁金香究竟是我国原产还是从外国传入的?如果说是进口货,西周时期可是和西方没有任何联系哦。


霸国的丧葬观念正如《荀子•礼论》中所说:“丧礼者,以生者饰死者也,大象其生,以送其死,事死如生,事亡如存”,文中将“事死如生”作为丧葬的原则,对待死者如他活着之时,“事”为侍奉、供奉之意,表达了霸国人对生命的敬畏。

霸伯墓葬的11个壁龛中有漆木俎、象牙杯、双耳杯、单把杯、碗、牺尊、豆、罍、壶、龙凤屏风等漆木器,大多为祭祀用礼器。在二层台上出土的漆木器有人俑、盾牌、尊等。棺椁间出土的漆木器有兵器柄、木板指、木杖等。共发现漆器60多件。


这是在西周考古史上首次发现墓内随葬的漆木人俑。殷商时期普遍流行活人殉葬,霸国墓葬使用俑,是陪葬制度的重大变革,也是人类社会文明进步的表现。

这两个漆木人俑,高约1米左右,双足站立于漆木龟上,双手作持物状。据推测其与礼制和宗教有着微妙的关系。在西周考古史上,墓内随葬漆木人俑这是第一次发现。此前,发现最早的漆木人俑出自陕西韩城梁带村春秋早期墓葬内。



这个是漆木牺尊,盛酒器。

这一堆出土的漆器中,最前面的那个是漆木权杖,这可是权利的象征啊。



这是漆木单把杯,下面图片是它的复原图。




这个是漆木豆,用来盛放腌制的菜、肉酱等调味品的器物。下面是复原图,看来还是很精致的吗。




这是漆木禁,是用来盛放酒器的案子。下面的复原图很漂亮吧。



这个是漆木俎,是祭祀时盛放牛羊等祭品的器具。

这是漆木角状杯,是一种酒器。细看另一端好像镶着象牙,貌似还没有腐烂。

宴饮是霸国人在闲暇时举行的礼仪活动。宴礼有严格的礼仪规范,参加人员都正襟危坐,遵守“礼荐而不食,爵盈而不饮”的礼节,整个宴席只是一个虚设。这种宴饮仪式主要为了体现尊贤和养老,尊贤是治国之本,养老为安邦之本。宴饮过程安乐而有秩序,宾客尊卑分明,礼数高低有别,宴饮之人快乐而不放肆,无论长幼都得到惠泽,没有人被遗忘。霸伯做到了正身安国,才有霸国君臣的和谐与国家的长治久安。

展厅内陈列着一系列关于宴饮文化的酒器、乐器,如“内父丁”爵、“凤鸟纹提梁”卣、甬钟等,无不体现着这一礼仪文明。
此情景依据南宋马和之《鹿鸣之什图》而作。豪华的宫殿正举行华灯盛宴,一王者踞坐殿中,以树木形成一道屏风,将画面自然隔开,嘉宾与臣下列坐两侧。原画中鹿群于空旷的原野是悠闲地吃着野草。不时发出呦呦的鸣叫,此起彼伏,宛如《诗经·鹿鸣》中描绘的热烈而又和谐的氛围。




特别引人注目的是一只玉鹿。诗经有云:“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鹿,以其温顺祥和的美好秉性历来为世人称颂。这只在大河口出土的玉鹿,通体青翠,小巧玲珑,乖巧可爱,寓意着宴饮之时霸国君臣之间互敬互融的情状。

前面这只玉鹿就是这次大河口1号墓出土的。是西周(公元前1046年—公元前771年)时期的物品。

下面这件也是西周年代的,不过是在山西省曲沃县赵村晋侯墓地9号墓出土的。



礼器中的酒器,又分为盛酒器和饮酒器两大类。盛酒器主要有尊、罍、卣、壶、缶等。霸伯用尊盛酒,卿大夫用方壶,未取得爵位的士用圆壶。饮酒器有爵、觯、觚、觥等。爵的容量为一升酒,觚为二升,觥为三升。觥在饮酒器中容量最大,所以在君臣宴饮等场合,常常用作罚酒之器。

宴饮时,先要将牛、羊、猪等在镬中煮熟,然后用匕取出来,放入鼎内,调和入味。鼎不是食器,食用之前,要再次将肉从鼎中取出,放在俎上,然后在陈列在食案上。盛食器还有簋、笾、豆。簋是盛稻粱的圆形器皿,有盖。笾是盛肉干、果实等干燥的食物的,豆则是盛腌渍的蔬菜、肉酱等有汁的食物用的。

这个是四足盉,温酒的器具,一般都是三条腿,这个盉却是四条腿。



这个是兽面纹甗,炊煮器,中间有篦子。

内壁还有铭文,展览没有说明,看不清楚是什么内容。


凤鸟纹链盖盉,盛酒或水器。





这个是瓦楞文匜,注水器,与盘配合使用。商周时期宴饮时,饭食前后沃盥之用。



这个是方座铃簋,盛稻粱等食物的器物。







  展厅最里面,独处一隅的“鸟形盉”吸引观众驻足观赏。整个盉被做成了一只昂首展翅的小鸟,造型奇特。专家说,它的发现为商周时期青铜器增加了一种新器形。盉,主要用于祭祀或宴饮活动中浇水洗手。



这个鸟形盉盖内还有8行51字,自名为“盉”。对于鸟形盉铭文的释读目前尚不统一,清华大学出土文献研究与保护中心教授李学勤的释读如下:乞立誓,说“我所作谋议如果不合君命,而是我自己私行策划,就受鞭刑”。乞亲自乘有车蔽的传车前往各地,重复所立誓言,说“我已立誓要上合君命,假如我违反誓辞,便应该遭到流弃,使君命仍得执行”。乞因此铸造盘盉,传于子孙使用。 
盉多与盘配合,在祭祀或宴饮活动中浇水洗手。这座墓中恰好出土了一件铜盘与这件鸟形盉相配,可惜已残。




这个是兽面纹圆鼎,器壁有铭文:“伯作宝尊彝”。

这个叫“內父丁”爵,鋬后器腹外壁有铭文“內父丁”,为温酒或饮酒器。夏商两周时期较盛行的爵位之爵,即由此而来。

这件是凤鸟纹提梁卣,盛酒器,用于赏赐有功的诸侯。《诗经·大雅·江汉》中有“厘尔圭瓒,秬鬯一卣”,意为“赏你玉杓世世传,黍酒一壶香又甜”。秬鬯,一种香酒。前面说过,是用黑黍和郁金香草酿制的。

  7月29日至10月7日,走进首都博物馆吧,您可以发现燕国公主眼中的失落古国是何等充满魅力。

翼城老乡点下面

↓ ↓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北京笔记本销售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