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笔记本销售联盟

憨山大师的一生(下)

禅林网 2020-11-20 12:39:33

南华寺憨山大师金刚不坏肉身像


十五达观大师的逝世

万历三十一年秋(一六零三),大师在曹溪写信给达观大师,请他来重兴祖庭,但因发生了震动海内的“妖书事件”,达观大师不幸被捕入狱。所谓“妖书”即达观大师要求朝廷减免矿税的谏文,因为奸臣的挑拨,所以一片为国民的忠心,竟被冤屈入狱。


这时,执政者想把达观大师处死。达观大师说:“世法如此,久住何为!”就洗了浴,点起油灯,端坐说了一首偈:


一笑由来别有因,

那知大块不染尘;

从玆收拾娘生足,

铁橛花开不待春。


说毕即溘然而逝。达观大师的近侍曹学程,听说达观大师已逝,急忙赴到,见师端坐不动,就抚着师的背说:“师父去得好!”达观大师又开目微笑而别。这时年龄只有六十一岁,他这样洒脱自在的了脱,使朝野上下闻之,无不叹服。


憨山大师听到达观大师逝世的消息,便想赶去吊唁,但因路途遥远,未能如愿。大师从南岳启程,经过数千里的长途跋涉,终于赶上荼毗法会。会上,大师举起火把说:


“性火真空,性空真火,狭路相逢,定没处躲。恭维紫柏尊者,达观大和尚,偶来人世,误落尘寰。赤力力,脱尽娘生花衫;光砾烁,露出本来面目。荷担正法,纯刚练就肩头;彻底为人,生铁铸成肝胆。生死路上,直往直来;今事门头,半开半掩。六十余年松风水月襟怀;千七百则兔角龟毛在仗。饶地未后风流,未免藏头露尾。撇下脏私,谁料落在憨山道人手中,今日恃为人天众前,当场拈出,大众还见吗?”大师用火把画了个〇相,又说:


柱仗挑开双径云,

通身涌出光明藏;

珍重诸人著眼看,

这回始信无遮障。


荼毗了达观大师后,大师和达观大师的弟子们将达观大师的舍利安置在塔中,憨山大师又作了一篇塔铭,其中说:


“师诞生后,五岁不语,一僧过门,摩其顶而谓其父曰:‘此儿出家当为人天师。’言讫忽然不见,师逐能语。髻年,性慷慨激烈,妇女无敢近。年十七,欲仗剑北游,至苏州阊门,天下雨,值虎丘僧明觉,见师少年不群,心异之,因与同盖,归寺餐宿。师夜闻诵八十八佛名经,侵晨,即解腰缠十余金,请剃发,礼明觉为师,往来三吴间。


一日辞明觉师去,闻僧诵张拙见道偈,至‘断除妄想重增病,趋向真如亦是邪’遂大疑之。每至一处,辄书二语于壁间,疑至头面俱肿。一日斋次,忽悟,头面立消,自是陵跞诸方。


过匡山,穷相宗奥义。一日行二十里,足痛,师以石砥脚底,至日行二百里,乃止。游五台,至京师,参遍融大长老,留住挂搭。遍参笑岩、暹理诸善知识。


见大千润公,上堂讲公案,以口耳为心印,以帕子为真传,师叹日:‘西来意果如是乎?’遂不入众。南还,至嘉禾,有密藏道开,南昌人,弃青衿出家,依师为侍者。郡城有楞严寺,为长水疏经处,久废。师与太宰陆五台公光祖心契,始议恢复,建禅堂五楹。成日,师行锥刺臂血盈盂,书一联云:


若不穷心,坐禅徒增业苦

如能护念,呵佛犹益真修


师念大藏卷帙重多,致遐方僻陬,有终身不闻佛法名字者。欲刻方册,易于流通,普使见闻,作金刚种子,即有谤者,罪当自代,遂倡缘。”


达观大师在一些居士的帮助下,大量印刷了佛经方册的单行本,便于流通,易于翻阅,对佛教的传播产生了不可估计的作用。


塔铭中接着说:“师即刻藏嘉禾,有成议,乃返吴门,省的得度师觉公,已还俗,以医名。师乃诈姓名,称病舟中。延明觉和尚珍视,觉见师,大惊,师即涕泣,劝之剃发。觉惭愧,还执弟子礼。”由此可见达观大师对师的至诚心和报恩心。


塔铭中又说:“予度岭南五年,师以予未归初服(即僧服),每叹曰:法门无人矣!若坐视法幢之摧,则绍隆三宝者,当于何处用心耶?老憨不归,则我出世一大负,矿税不止,则我救世一大负;传灯未续,则我慧命一大负。若释此三负,当不复走王舍城矣。”


达观大师时刻念念于怀的,是佛教的兴盛、人民的幸福,可他这三负,在他在世时,却没有一件能圆满成功,这责任无疑留给了憨山大师。


十六风云岁月

达观大师逝世后,憨山大师回忆起他曾说过:“楞严经七趣因果,世间书籍没有与它对应的注解。”大师当时说:“春秋正是说明因果的书啊。”于是发心写《春秋左氏心法》,借发挥因果的道理,弹劾政治上不明因果而致的腐败,提倡因果乃立世之本。


万历三十三年,大师六十岁。这年三月,大师渡过琼海,访寻苏东坡曾在此住过的桄榔庵和白龙泉,又寻找觉范禅师的遣迹,结果没寻到。晚上住在明昌塔院,写了一篇《春秋左氏心法序》。


第二天,大师游石山,写了《琼海探奇记》和《金栗泉记》。晚上登上郡城,看见城中生气不佳,立刻对地方人士说:“琼城将有灾难了,你们赶快逃避吧!”但人们都还以为大师在骗他们。当大师收拾行装准备离城时,郡城的土大夫们苦苦相留,但他无论如何也坚持要去。


第二天大师渡过琼海,半个月以后,琼城即发生强烈的地震。城东的旧壁和门都陷了下去,城中的官舍完全倾塌,明昌塔倒下正压碎了大师曾居住过的楼房。许多知情人都认为大师有神通。


四月制府檄大师回五羊。七月大师到曹溪。这时祖殿已完成十有六七,修建时欠工料费千金,大师向两位内使化缘,偿还了借款。大师又修建了五羊青门长春庵,作曹溪的廨院,为六祖大师办供。


万历三十四年,神宗皇上的长孙诞生,朝廷大行恩赦,凡在充军的老年有病者,及有错贬的,都听其辩明释放。大师也在释放之例。


第二年,大师迁籍曹溪,在山中常为弟子说法。


大师幼年时曾读《老子·道德经》,因文古意幽,文句艰涩难懂,决心参究其中的义理。后经梢家弟子请求为《道德经》作注,因此,大师从万历二十年开始落笔构思,一定到参究透彻才落笔,如有一字未通,决不轻易放过。这样努力了十五年才完成了《道德经注》。大师曾说过:“我在写经注解时,总是凝神入观,体契佛心,到了内心智慧明彻时,才写在纸上,如一涉思议,即不中用。”可见大师的文章,都是从般若心中流出的。


万历三十六年,大师计划修建曹溪大殿,化缘金,运木材,都亲自奔波。


第二年二月,大师从端州运木材回来,被大风阻在羚羊峡。这时大师漫游端溪,写了一篇《梦游端溪记》。木材运到蒙江,大师先入山,正想召集僧众搬运木材时,不料有几个奸僧被奸商所动,出来反对大师,造谣说大师侵吞了常住,并鼓动大众反对大师,寺内一片喧哗。大师看到这情况,心中叹息说:“这都是我重建佛教,太著相的过错啊!”


正当大众混乱时,大师独坐在堂上,焚香诵《金刚经》,诵到佛说四见即非四见时,忽然大悟,即下笔写了一篇《金刚决疑》。稿成时,大众也寂锋了,但这几个奸僧却上告到按院,按院准其辩明是非。


大师飘然出门到按院听理,但困在芙蓉江病了二年,到了第三年七月才到郡县。这时“直指按部”也到郡访大师,因司理听信奸僧的诬告,欲加罪于大师,“直指按部”出来反驳说:“大师大有功于六祖大师,他舍去了自己的一切来振兴祖庭,现在奸僧反而得利,这难道是平等法门吗?”司理只得下放本府严究。本府到了曹溪,调查了实际情况,了解到大师对常住财物丝毫无犯,本府重怒奸僧,要不是大师的解救,难免一死。


本府见大师如此高洁,再三请大师留住山中,但大师对修建丛林之事已生厌倦,因此力辞。大师把禅堂交付弟子怀遇法师掌管之后,自己一人飘然长往了。


大师离曹溪时有付弟子诗十绝,录三首如下:


福田种子要深栽,

因果如临明镜台;

亲到宝山千万次,

这回不可又空回。


功德园林不可轻,

脚跟步步要分明;

莫教错落随他去,

免使盲人又夜行。


少小能存向上心,

毫芒终长到千寻;

只须历尽冰霜苦,

姑得成材出郭林。


大师到南岳时有留给岭南弟子诗十绝,录四首如下:


底事分明在己躬,

不须向外问穷通;

但能触处回光照,

莫被尘劳困主公。

大道从来绝本真,

多因分别强疏亲;

直须看破娘生面,

方是尘中特达人。


尘劳浪迹久和光,

只为拈提此事忙;

千尺钓竿几斫尽,

海天回首更茫茫。


为法宁辞道路赊?

空云瘴海是天涯;

频将一点曹溪水,

灌溉西来五叶花。


十七在匆忙的弘法中

万历三十九年,大师在端州鼎湖山养痾。有许多儒生相依请教,大师便写了一篇《大学决疑》。


第二年大师转住五羊长春庵,对荣子讲解《大乘起信论》、《八识规矩颂》、《百法明门论》等。又因以前所著的《法华击节》文义联络不分,学者难以领会。于是又写了一部《法华品节》。


万历四十年,大师在长春庵结夏,对弟子请解《圆觉经》。经文刚讲至一半,突然发了严重的背疽,请来医生也洽不愈,生命极其危险,五羊大将军准备为大师安排后事,正在这时,来了一位本地土医,一见大师的背疽便说:“很危险了,再过一会儿就没救了!”他立刻到山采了草药,捣碎敷上,随即奏效,到了冬天就完全恢复了。背疽好后,大师写了一篇文章感谢他。


大师这时发背疽和四十八年前初坐禅一样,同是宿业怨债,虽然在这四十八年中常有发生,但都随祷而止,而这一次却算是最后偿还怨债了。


次年,大师离开长春庵到衡阳去,在大善寺为众僧说戒。冯元成居士替大师造昙华精舍,作弘法道场。这时太后逝世,大师在此建报恩道场,才开始脱去俗装,穿还僧服。


大师在东海时曾立意写《楞严通议》,因一直无暇写作,到这年五月动笔,五十日稿成,适大师高足悟心法师、颛愚法师来看望,大师即作诗赠之:


《送悟心融营座还京口》


空山拟伴若余年,

何意东归上法船;

好待海门孤月上,

话头一为老僧圆。


《讯频愚衡公病》


四大久观如泡影,

痛魔何处用潜踪;

主人自有安闲法,

只在无生一念中。


万历四十三年(一六一五),大师七十岁。这年春天,大师为大众讲解《楞严通议》。四月,大师著《法华通议》,因为《击节》和《品节》都未能融贯法华全文,因此又作通议来补充其疏略。接着大师又讲解了《大乘起信论》及写《起信论略疏》。


第二年,正是达观大师逝世的十二周年,大师难忘法门友谊,一直想亲自去吊唁。至四月,大师离湖东,端午节又到武昌礼大佛。游九峰山礼无念禅师塔。六月到了浔阳,游东林寺,写怀主诗。登上庐山吊彻空禅师塔。夏天在金竹坪避暑,在此写了《肇论注》。庐山的幽胜环境,使大师产生了在此归隐之意,于是游览了全山胜景,一路来随缘弘法。七月,游归宗,登金轮峰,礼舍利塔,又在这里留下一些诗篇。


这时有一僧人把五乳峰让给大师,大师见环境非常幽静,很满意,后由弟子们建造精舍。


八月,大师到黄梅礼四祖大师和五祖大师,入紫云山,过桐城,游浮山,登九华,抵金沙、渡梁溪,达惠山,过吴江,一路上会好友,谈佛法,最后到达径山寂照庵。


大师在径山和达观大师的许多弟子一同纪念达观大师。大师先后写了一篇祭文,后又把达观大师的舍利藏在文殊台,弟子法铠法师建了一座塔,大师又作了一篇塔铭刻在塔前。


这年大师在径山过年,开堂为大众讲《参禅切要》。因为法铠法师请问法相宗义,大师便写了一本《世相通说》。这时间大师还写了一篇《担板汉歌并引》,兹引于下:


“径山法窟,自大慧中兴临济之道,相续慧命,代之不乏。近来禅门寥落绝响,久矣。顷一时参究之土,坐满山中,至有一念瞥地,当体现的,得大自在背,惜乎!坐在洁白地上,不肯放舍,以为奇特,不知反成法碍也。教中名所知障。所以古德云:‘直饶做到寒潭皎月,静夜钟声,随叩击以无亏,触波澜而不散,犹是生死岸头事。所谓荆棘林中下脚易,月明帘下转身难,各抱守竿头,静沉死水,尚不许坐住,说有未到瞥地,偶得电光三味,便以为得,弄识神影子者乎。’此参禅者得少为足,古今之通病也。恐落世谛流布,疑误多人,有请益者,乃笑为《担板汉歌》以示之。歌曰:


担板汉,担板汉,

如何被他苦相赚;

只图肩上轻,

不顾脚跟绊;

纵绕担到未生前,

早已被他遮一半。


这片板,顶上枷,

浑身骨肉都属他;

若不快便早抛却,

百千万劫真怨家。


坐也累,行也累,

明明障碍何不会?

只为当初错认真,

清净门户生妖魅。


开眼见,闭眼见,

白日太空生闪电;

乾闼婆城影现空,

痴几说作无宫殿。


要得轻,须放下。

臭死虾蟆争甚价;

乌豆将来换眼睛,

鱼目应须辨真假。


有条路,最好行,

坦坦荡荡如天平;

但不留恋傍花柳,

管取他年入帝京。


舍身命,如大地,

牛马驼驴不须避;

果能一掷过须弥,

剑树刀山如儿戏。


如爱他,被他害,

累赘多困费管带;

一朝打破琉璃瓶,

大地山河多粉碎。


我劝君,不要担,

髑髅有汗当下干;

分身散影百千亿,

从今不入生死关。


看了《担板汉歌》,那深含理性的生动言句,使人明了参禅的路头风光及其到家的消息,确是宗门实修的指南。


十八菩萨应世

万历十一年春(一五八三),大师在石室结束了水斋,回想起在五台山所做的二次佛事影响很大,以致远近皆知。古人说:“大名之下,必难久居。”因此,大师决定避开五台山的虚声,走隐居修持的道路。


以前大师曾阅读过《华严疏·菩萨住处品》,里面说:“东海有处,名那罗延窟,从昔以来,诸菩萨众,于中止住。”清凉国师解释说:“梵语那罗延,此云坚牢,即东海之牢山也。”从此大师对牢山一直很羡慕。这时大师开始实践到牢山去的愿望,他蹈东海访寻牢山,并开始使用“憨山”这久已取好的号。


大师到了牢山,寻到那罗延窟,因为无法住人,就再去寻最深隐的地方。在山的南面,找寻到一处背负群山,面吞大海的幽静胜地,这里的景色十分壮观奇绝,使人有远离人间烟火的仙境妙域之感。


这里原有一座观音庵,因遭历史浩劫,早已成为废墟。大师在树下辅了一张席,在露天下坐了七个月。后来当地土人张大心居士见大师在露天下勤苦修行,就为他盖了一间茅屋,大师住下后,再也无人往来,因此感到十分满意。


到了第二年秋天,李太后因五台祈皇嗣有功,访求主事的三位师父。大方法师与妙峰大师已接受了惠赐,惟寻不到憨山大师。太后决心要访大师,就求龙华寺住持端庵法师去寻。端庵法师已知大师在牢山,就乘船去访大师。


当他到了大师茅屋里并向大师叙述太后的心意时,大师却恳谢说:“倘使能蒙太后的恩德,容许我在这山海之间安居,已经恩赐很多了,又何必求其它的恩赐呢?”端庵法师听了只得回去复命。


太后听了端庵法师的话,心里还是不好过,就在京城西山建了一座寺院,派内使一定要大师前来,可大师决意住山。太后没办法,知大师仍住茅屋,即拔了三千金派内使送去修建房屋。大师尽力制止说:“我有这几间茅屋已经够快乐了,又何必再另造房屋呢?”


大师不受分文,使内使十分为难,只恐回去交不了差。大师见他为难,心里想:“主人有矫诏济饥之事,现在牢山东区正直岁凶,为何不可广圣母的慈心而救饥饿的百姓呢?”就与内使把这三千金遍施各府的僧众、孤老,以济饥饿。太后听内使汇报说已将三千金救济困厄,内心高兴地连连感叹。


牢山附近的百姓,从来不知有僧宝以及佛教正法。大师居住的地方,算黄氏族人口最多,他们见大师精进修行,心里非常敬佩,慢慢地和大师接近起来。经过大师的努力摄化,那里的罗清教徒和外道教派的师长们,都相继率领他们的弟子来皈依大师,渐渐地他们明白了真正佛法的修行意义。


万历十四年,神宗皇上敕颁藏经十五部,散施于天下名山。首先以四部置四边境,即东海牢山、南海普陀、西蜀峨眉、北疆芦芽。李太后派人送藏经到东海牢山,大师因事先不知道,以致藏经送到时无处安置,这时地方抚台等官吏见状便请来供奉起来。大师见有敕命,只得到京谢恩,太后与宫中眷属各出银两供养大师,让大师在牢山修建安置藏经的寺院,并预先取名为海印寺。


大师在京听说达观大师到牢山访问他,立即兼程赶回。刚回到牢山脚下,正遇达观大师下山,立刻邀他同回禅室。两人谈禅论道,法味盎然,这样达观大师在此盘桓了二十多日才回去。临去时,还赠了一首诗给大师,其中有:“闲来居海上,名误落山东”的句子。


到了冬天,冰天雪地,好一派海天风光。有一个夜晚,大师打坐后起来散步,看见湛蓝的大海,澄彻的夜空,洞然一大光明藏,了无一物,即刻作了一首谒:


海湛空澄雪月光,

此中凡圣绝行藏;

金刚眼突空花落,

大地都归寂灭场。


大师回转静室后,见案头放着一本《楞严经》,展开经卷,当见到:“汝心汝身,外及山河虚空大地,咸是妙明真心中物”全经的观境,顿时了然心目。他便振笔疾书,片刻之间已把心中所证全部写了出来,取名为《楞严悬镜》。一见蜡烛才檄了半支,这时大师叫维那进来,叫他念了一遍,听着听着,大师自己也像是听着梦中话一样。


一天,大师想起《六祖坛经》中半夜砍头的公案,便想学习六祖大师的定力。大师每夜开门习观想:“假使人来借头,我便欢直地舍给他。”这样时间长了,觉得定力渐深。


一个晚上,忽然有人嚷着:“强盗来了。”大师镇定他说,“把强盗叫来!”他点燃蜡烛,正襟危坐,没有丝毫的恐怖心,这时身材高大的强盗到了大师门口,见大师威严无比,一下子没了气焰,身体匍匐不敢入门,大师对他说:“这里没有什么东西。”又叫侍者到库房里取二百钱给了强盗,这强盔便带着敬佩的心情离开了海印寺。


第二年,牢山建成了殿宇,大师开始开堂为大众说戒。从此四方的和尚到海印寺的日益增多,接着大师又为居士们讲解《心经》弟子记录成《心经直说》。秋天,胡顺庵告老还乡,送他儿子到海印寺出家为大师侍者,法名为福善,是大师弟子中成就最高的一位。


十九指归净土

万历四十六年(一六一八),大师七十三岁。这年开始在五乳峰造佛殿和禅堂。大师为了追效庐山慧远大师六时念佛的芳规,又嘱咐弟子在佛殿中精造西方三圣像。


次年,殿宇修成后,大师在正月开始讽诵《华严经》,在此期间并为大众讲解了《法华通议》。到了夏季,大师又为大众讲解《楞严经》、《大乘起信论》、《金刚经》、《圆觉经》、《唯识论》等。八月十五日,讲经法会圆满后,大师闭关静修,谢绝一切外缘。在静室中,大师以刻香代漏,六时念佛,专意净土。


不久,大师又考虑到华严一宗将要失传,因为清凉疏钞文广义繁,学者心志不及,大多不敢深入。于是大师但取疏中大旨,落笔写《华严纲要》,对华严宗的复兴起了一定的作用。


万历四十八年(泰昌改元),大师七十五岁。这年春季,侍者广益法师请大师著述《圆觉经直解》、《起信论直解》及《庄子内七篇注》。


夏天,大师足生疾病,行走不便。秋天,许多居士上山问道,大师在病中对他们开示佛法,又作了列代祖师传记七十多首,每首都附上赞文流通于世。


大师自离曹溪到庐山已有八年时间,那些住在曹溪的弟子们日夜思念着大师。他们常派代表去庐山问讯,想请大师回曹溪,但大师不同意即刻前往。后又有许多曹溪的居士们前来请大师,大师都以有病为由,婉言谢绝了他们的诚意。


次年夏天,弟子众请大师讲解《楞严笔记》。十月,大师弟子孝廉刘起相等再请大师去曹溪,大师又以病为由谢绝了。


天启二年(一六二二)大师七十七岁。这年大师写成《华严纲要》。又为大众讲解《楞严经》、《圆觉经》、《大乘起信论》、《肇论》。这时,曹溪吴郡守、韶阳太守等许多弟子,第三次又请大师去曹溪,大师情不获已,决定去一趟。这年冬天,大师出庐山、度彭湖,在腊月初八登上岭南,十五日入曹溪。这时大师在大众的请求下即开始写年谱。


天启三年(一六二三),大师七十八岁。春天,韶阳太守等居士入山请大师说法,五羊法性等弟子也来到曹溪。大师虽已年迈,但菩萨悲心,法施无厌,在禅堂里先对大众说大戒,次说《起信论》、《唯识论》、《楞严经》。


八月,大师遣侍者去感谢吴郡守的护法诚心,侍者将行时,大师嘱咐说:“佛祖弘法,贵在时节因缘,缘与时违,化将焉托?一期事毕,吾将归矣!”大众听了都觉罔然,还以为大师想归庐山了。


重阳节,大师替侍者深光法师书写的山居诗跋中说:“老人虽慵于笔砚,恐一息不来,又作来生欠耳。若以诗字观之,则孤思多矣!”


十月初一,弟子通炯法师从庐山来拜见大师,大师遍见了五乳的常住大众以及山中诸刹的耆旧,心里非常高兴。这时弟子净泰法师请大师作“自赞”一首,叙述生平大意。


十月初三,少宰萧玄圃入山访大师。大师与他交谈了三昼夜,少宰问大师求法要,大师随手写了二则法语、三首诗赠给他。


初六,少宰出山,大师嘱咐他说:“你是社稷苍生的仰望,前途珍重!”少宰与大师相约再晤之期,大师说:“山僧老了,四大将离,你我再晤的时候当在龙华会上了!”


初八,大师示现微疾,弟子大众都来问候,大师对他们说:“老人劳倦了,不是生病!”


初九,弟子送药给大师,大师说:“我就要去了,药物对我有什么用!”侍者广益法师听了,大惊失色地说:“和尚脱苦不讳,有何咐嘱?”大师听了斥责道:“你侍老人多年,如何作这等见解?”又对大众说:“你们当念生死事大,无常迅速,切实念佛!”广益法师又问:“和尚不示一言,何以道遵行?”大师说:“金口所宣,当成故纸,我言何用!”于是不留一字。


十月十二日,正是大师的生辰。这天缁素弟子云集曹溪,韶阳太守入山送给大师紫谱罗禅衣,为大师祝寿。两人相对坐谈了一日,晚上,太守出去后。大师即叫侍者倒水沐浴。第二天早上,大师披上太守所送的紫谱罗衣,去与太守诀别。当太守再次来到大师榻前时,大师对他说:“山僧行矣,多谢大护法盛心!”太守说:“大师法身无恙,不佞是地方守土,即是主人,一切都由不佞来护法。”大师听了微笑合掌称谢。


到了中午,太守告辞下山,大师即叫侍者瑞净水漱口,又对待者说:“今日乃截断葛藤。”又叫侍者瑞汤沐浴更衣。之后,又召集大众围绕念佛,佛声一停,大师对大众说:“你们不要惊惶,应当依佛制度,不得披麻服孝,勿得悲哭。你们要一心念佛!”


晚上申时,人天眼目,三界导师端坐而逝了,这夜,大师身上的毫光照亮了天空,山中的众鸟发出悲鸣,缁素弟子的哀恸之声振撼着山谷。


大师圆寂后,面色依然如玉般的洁润,嘴唇依然还是那么红泽,手足依然还是那么柔软,就像平时入定一样。

大师弟子遣报太守,太守即差官临吊,替大师封龛。


这时少宰萧玄圃别大师还只五日,尚在雄州,听到大师逝世的消息,悲哀竟日。又听到大师临终的因缘,便又非常高兴。他说:“大师是圣位中人,若非生死关头了彻,怎有这等自在!”立即撰写挽章遣吊。又捐资两百,写了一封信,嘱咐二太守替大师建造影堂。


在庐山五乳峰的弟子,听到大师逝世的消息,弟子福善法师等,立即赶到曹溪。在正月二十一日,扶大师灵龛归五乳,二月二十八日报庐山五乳峰法云寺。


二十金刚不坏的肉身

弟子们将大师的肉身护送到庐山后,因庐山气候阴湿,侍者福善法师建造了一座塔院,将大师肉身龛安供在塔上。


十一年之后,庐山猛虎作乱,五乳峰法云寺处在危险之中。福善法师怕塔地不安全,就恭敬地请出大师的肉身龛,见护龛有一半被虫蚁侵蚀,因不敢入葬,就照旧封在塔中。


又过了九年,岭南弟子陈宗伯、刘起相等受曹溪佛教界的委托,去庐山迎大师归曹溪。当大师肉身护运到梅岭时,正遇到新任广东总镇宋昭明,就命士卒用车载龛,亲自送至曹溪。


宋昭明居士上任后才几个月,又来到曹溪。这时护龛的弟子广成法师、慈力法师,见龛内有罅,就在罅上私自凿了一个小洞窥视,见大师肉身端坐如生,想打开龛室,但心里又犹豫不决。宋昭明知道后,即抽出佩刀,劈开罅龛,看见大师双跌端坐,如在生时一样庄严,指爪头发都在生长,肤色依然鲜红,紫谱罗衣和挂珠还崭新。这时一阵风吹来,衣服忽然如云碎星散,随风飘舞,地方群众把它们掇拾去,作为吉祥的象征。


正在这时,忽然来了一位僧人,他请求要用印度保护肉体的方法来保护大师肉身,征得大众同意后,他就用海南的栴檀香末,涂在大师身上,在外表看来,好似一层油漆一样。这僧人涂毕后,竟自而去。


大师在生时,曹溪的一位善信妇女,她发愿绣制千佛衣一袭供奉大师,她怕口气不净,就用黄绢裹口绣制,千佛衣制成后,大师却已入龛,这件千佛衣就藏在宝林库笥里。现在又取出此衣,披在大师肉身上,虽然经过了二十二年,但光彩照人,如新制的一样。


封龛圆满后,弟子们就将大师安置在旧塔院供养,并改号为憨山寺,距离南华寺宝林禅堂半里地。


弟子们根据供养六祖大师的惯例,每日早晨用热水香汤一盂,熏大师面出汗,又以毛巾拭干,接着和在生时一样,供给饮食。一周年还要进行一次沐浴。


每年到了二月和八月,全国各地佛弟子们成群结队地上山朝拜憨山大师的肉身,带着万分敬抑的心情,在大师前礼拜发愿,吸取了上求佛道、下化众生的精神力量。四百多年后的今天,大师依然以他坚固不坏的金刚之身端坐在那里,谁说大师逝世了?大师不依旧以那慈悲的双眼关注人间、利益一切众生吗?


(《憨山大师的一生》完)


本书根据《憨山大师芦谱疏》、《东游集》、《梦游集》等书编述。


附录大师法脉四十字

德大福深广,慈仁量普同,

修持超法界,契悟妙心融;

寂静觉常乐,圆明体性通,

慧光恒朗照,道化久昌隆。


禅林网






公众平台声明








以上内容并不反映或代表禅林之意见及观点,转发及引用请自行核实或抉择。本平台所有影音图文,都各自注明来源及作者,请重编录用者注明出处及作者,以尊重其著作劳动,否则将被视作侵权。










禅 林 chanlin

禅 宗 智 慧 的 传 播 者

【微信号】chanlinorg











禅林APP下载

苹果/安卓

苹果版 | 安卓版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北京笔记本销售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