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笔记本销售联盟

【伊犁史话】吴孝成:欲得良骥必西域

伊犁老故事 2020-11-23 13:29:30

      伊犁自古就是西域丝绸之路的要塞,草原文明的摇篮,大自然慷慨给予了伊犁富饶美丽的景象与物产。作者以深厚的古文功底,从浩大而繁多的古诗词里抽取出描写富饶伊犁的诗句,加以研究注释归纳,通俗简洁,充分体现出作者的专业水平和敬业精神。----编者  于洪波

——清代西域诗中伊犁的丰饶物产

     伊犁物产非常丰饶,尤其是矿产如煤、铁、铜、金等藏量很大。 徐步云在《新疆纪胜诗》中写到了煤:“石炭疑从太古始,巉岩未许五丁开。山灵珍秘无人识,留待天朝物色来。”福庆的《异域竹枝词》中指出,惠远附近就有煤、铁:“迤东煤铁出荒邱,炊冶堪资不外求。”他在诗后引椿园《异域琐谈》原文:“惠远城东十五里有培塿,为控俄而鄂罗山,其下多煤,其阴产铁。”雷以諴的《石炭》更写出了伊犁煤的优点:


岂缘边日近,

西照铸奇功。

炼石连岩黑,

倾炉爇火红。

始燃终不熄,

冬冷夜常烘。

活计干沟旺,

难与四泉同。

   他在题下自注:“质颇坚而易燃,值极廉。真西域火宝也。”诗中提到的“干沟”、“四泉”,均为伊犁煤产地。舒其绍的《消夏吟·红山嘴》中提到的“残灰销劫火”,指的是煤山自燃现象。在《辟里箐》中提到的“夜识金银气”,指的是当地出产黄金等贵金属。所以,政府便在各地设立了一些铜厂、铁厂、铅厂等,开始开采、冶炼金属。

   有矿产开采做基础,为了适应贸易、征税、发放薪饷的需要,也为了补充叶尔羌、阿克苏铸币局生产的不足,伊犁将军经请示中央政府同意,于乾隆四十年(1775)设立了伊犁铸钱局——宝伊局,开铸“乾隆通宝”。庄肇奎在《伊犁纪事二十首》中专咏此事:

铜铁金从山上产,

屯耕需铁采将来。

宝伊钱局需铜铸,

唯有金砂禁不开。


   宝伊局的开设,对于振兴伊犁地区的经济,起了重要作用。随着屯田事业的发展,库存粮食的充裕,面粉消费的增长,伊犁河谷建造了许多水磨。雷以諴在《重阳后三日锡云亭太守招饮绿云村园亭,为长古一首,又七律六首》中描写的“瑶琴风自鼓,盘磨水能推”,陈庭学在《秋日即事》中描写的“报秋屯粟挽,激水硙轮冲”等,都反映了利用水磨加工面粉的现实。硙轮:水磨。

    丰富独特的动植物产品的身影也大量地出现在西域诗中。 动物中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伊犁马。洪亮吉在《伊犁纪事诗》中两次写到伊犁天马的雄姿:“坐来八尺马如龙”、“偶选龙媒贡上方,万蹄如铁剖河梁”。杨廷理在《无马歌》中高调赞扬伊犁天马:“我生好马欲成癖,总角见之知爱惜。……侧闻大宛贡花骢,天马蒲梢徕以德。浮云晻驰出尚方,一扫凡马真无敌。……云麓将军为我说(原注:前伊犁将军奎公林号云麓),欲得良骥必西域。我今执戟天西来,意谓追风有良觌。……余老蹇步过北庭,官马谷量骑不得。”总角:童年时代。蒲梢:古代骏马名。晻:阴暗。良觌:好看的。蹇步:步履艰难。谷量:谓以山谷计量牛马等牲畜,极言其多。后来他终于在伊犁获得了一匹良驹:


 意态骁腾逊铁骢,

 时于深稳见沉雄。

 鬃摇清影冰天月,

 尾掉轻尘雪窑风。

 未许牵车长尔困,

 宁教伏枥似吾穷。

 春来相伴轮台去,

 听说群空大宛中。

(《近得檀合马,颇驯。考古无此名,作诗志之》)

群空:即空群。韩愈《送温处士赴河阳军序》:“一过冀北之野,而马群遂空。”后因以“空群”比喻人才被选拔一空。这里是说大宛好马已经不多了。祁韵士在《西陲竹枝词》中也盛赞伊犁马:“一顾空群逢伯乐,莫将汗血认龙媒。”(《马》)意思是说,伊犁马确实好,即使伯乐来了,也不能视为空群;不要用汗血马来比拟今天的伊犁马,伊犁马才是真正的神骏。

   舒其绍也在《消夏吟·塔尔奇城》中歌颂了西极天马的功劳,同时赞扬了修筑塔尔奇城的参赞大臣阿桂的贡献:

 天马来西极,

骁腾汉将名。

 人传骠骑垒,

草没贰师城。

 战士秋风骨,

飞鸮夜有声。

 平戎资庙略,

旷野试春耕。

  飞鸮:猫头鹰。平戎:平定外族。庙略:朝廷的谋略。

    其次是牛羊。“牛羊十万鞭驱至,三日城西路不开。”(洪亮吉《伊犁纪事诗》)“北蕃远贸逐羊来”(陈庭学《头台》),都说的是牛羊入市的场景。

  清代西域诗中出现的其他动物还有:

   大头鱼:“伊犁江上泮冰初”,“一时争买大头鱼”。(庄肇奎《伊犁纪事二十首》)作者在句下自注:“伊犁大头鱼,颇肥美,每岁三月中河泮可得。”“雄谈惯猎轻蹄马,野味长羞大首鱼。”(陈庭学《赠于梅谷》)

   鲈鱼:“有馈鲈鱼一尺长,四腮形状似江乡。”(庄肇奎《伊犁纪事二十首》)“黄花京兆美,此地磨河传。”(雷以諴《墨花鱼》)作者在题下自注:“出磨河,味似黄花鱼,又名磨河鱼。”磨河:即霍城县乌里雅苏图水。墨花鱼实为磨河鱼之音讹,即伊犁鲈。

裸腹鲟:“昨宵一雨浑河长,十万鱼皆拥甲来。”(洪亮吉《伊犁纪事诗》)作者在诗末自注:“伊犁河鱼极多,皆无鳞而皮厚如甲。”所述似为裸腹鲟,又名鲟鱼、鲟鳇鱼。因其外表颜色青里带黄,故当地人又称为青黄鱼。祁韵士在《西陲竹枝词》也写到“北海鲟鳇美在颅”(《鱼》)。裸腹鲟是大型食肉性凶猛鱼类,从外观看,颇似海中的鲨鱼,故清人著作中多称其为鲨鱼,裸腹鲟全身无鳞,只有脊梁脆骨,没有小刺,肉质鲜美。现在伊犁河中已经很难捕捞到这一美味。

   椋鸟:椋鸟是蝗虫的天敌。祁韵士在《西陲竹枝词》专门写到了这种鸟:“螽蝗害稼捕良难,有雀群飞竞啄残。”(《黑雀》)作者自注:“雀如燕而大,色黑有斑点,啄蝗立毙,然不食也。土人目为神雀。”椋鸟靠捕食害虫生存,每天吃进的害虫为自身体重的二三倍,故所谓“不食也”是不符合动物生存规律的民间传说。这种传闻的根据是,当椋鸟吃饱后,仍会习惯性地将蝗虫一一啄死。“当年曾作珍禽贡,此日惟余翰墨留。……怪尔自来还自去,回翔偏喜上人头。”(杨廷理《鸟来》)他在题下自注:“此鸟产于新疆,俗名黑雀,因身有黑斑点,亦名珍珠鸟,又名梅花鹊。阿广廷相国曾携入贡,御制有诗,今刻石伊犁祠堂中。时饲者以铜铃摇引,纵之使去,闻铃即来,翔集头上。”此日句:即指“御制有诗”。椋鸟是人类的功臣,把它当做珍禽进贡,当做玩物饲养,都是对于功臣的亵渎。

    野鸡:“草浅风嘶雪霰飞,离披五色雉初肥。”(祁韵士《西陲竹枝词·雉》)作者在句下自注:“伊犁冬雉多脂,若牛肉之肥厚。”由于人类的贪婪,色彩斑斓的野鸡如今已经很难看到了,孩子们也许只能通过这些诗句来认识大自然的精灵了。

老虎:说到伊犁曾经有老虎,人们往往视为奇谈。祁韵士在《西陲竹枝词》中专门写有一首《虎》:“壮士鹰扬气若虹,殷殷虎啸碧山空。三军只听将军令,除害功归片刻中。”鹰扬:鹰之奋扬。比喻士兵的威武。殷殷:象声词。形容老虎的啸声。当初认为是“除害”,今天看来是犯罪。林则徐在他道光二十三年(1843)二月初二的日记中也记载了伊犁有虎的事实:“回人毙一虎,献于庆参赞处,剥皮取骨,将以煎合为胶。余与嶰翁及两儿先后往观。”说不定这只170年前被杀害的“兽中之王”,就是曾经存活在伊犁大地上的最后一只老虎了。

作者吴孝成----作者自拍像

    清代西域诗中出现的植物种类也不少。草木花卉类的有:

   红柳:“自生自长野滩中,吐穗鲜如百日红。最喜迎人开口笑,却羞卖俏倚东风。”(祁韵士《西陲竹枝词·红柳花》)跋涉在戈壁滩上的征人,一旦看到“迎人开口笑”的红柳花,肯定喜不自胜,并为它甘居艰苦环境,羞于“卖俏”的品格所折服。他在《万里行程记》中录下了红柳的倩影:“塞外红柳,丛生而有花,若剪绒为之,色红鲜艳,如火如荼,道旁处处有之。”“都是离人泪,青青血染红。玉关悲折柳,沙岸俨生枫。”(舒其绍《消夏吟·红柳湾》)走在离家万里的流戍路上,被放逐者眼中看到的红柳花,自然是“离人泪”,“血染成”。

   芨芨草:“塞草年年绿,斯苗质色兼。剖将丝作帽,绝胜竹为帘。性似溪藤软,轻尤蜀麦纤。却看行路者,戴笠顶无尖。”(雷以諴《集吉草》)此诗只介绍了芨芨草的制帽编帘的用途,没有什么深意。“霜茎坚韧郁成丛,独立亭亭竹性同。编作帽丝裁作箸,龙须也共上帘栊。”(祁韵士《西陲竹枝词·集吉草》)作者高度赞扬了芨芨草的“霜茎坚韧”的品质,“独立亭亭”恰似翠竹的身姿。“山深云拥幕,地僻草编帘。”(杨廷理《述怀》)作者在句下自注:“新疆芨芨草,色坚白,可编帘,粗者亦堪截为箸。”“山深”“地僻”之处,也有造福百姓的好东西。“芨芨草帘风细细,青蝇也怕北风凉。”(庄肇奎《伊犁纪事二十首》)北风青蝇,一语双关,既指自然界之苍蝇,也喻进谗之佞人。“劲节不随群草偃,青青未腐化身难。……何地无才多泯没,可怜抛掷玉门关。”(舒敏《芨芨草帘四首》)诗中深深地融入了作者的身世之感。

    苜蓿:“欲随青草斗芳菲,求牧偏宜野龁肥。几处嘶风声不断,沙原日暮马群归。”(祁韵士《西陲竹枝词·苜蓿》)野龁:吃野草。“谪居出天山,医俗苦无竹。阶前苜蓿肥,采摘不盈掬。”(杨廷理《读太白<浔阳紫极宫感秋>诗,追和气其韵》)“担市葡萄绿,倾筐苜蓿肥。”(前人《理衣》)苜蓿不仅是绝好的饲草,也是人们初春尝新的绿色食材。至今伊犁人还讲究,春天要吃苜蓿芽儿饺子和苜蓿芽儿麕麕子

    蒲笋:“春水穿沙到麦田,野花初试草连阡。沿渠抽满新蒲笋,带得长鑱不用钱。”(庄肇奎《伊犁纪事二十首》)长鑱:装有弯曲长柄的掘土工具。作者在诗后自注:“伊犁不产笋,惟蒲根颇鲜嫩可食,名曰蒲笋。”

   湿死干活草:“小草名殊创,移来沙石间。……不争风日好,虚室托身安。……葳蕤枯涧底,摇曳古岩端。万里飘零客,相逢破涕看。”(杨廷理《小草》)作者在小引中说明:“伊犁沙石间,丛生小草,名曰湿死干活。白茎绿叶,状如吾乡不死草。以线穿悬室中,无须雨露风日而青翠环生。夏日始花,娇细可玩。相传花色不一,惟随穿线成色。殊觉可异,诗以志之。”诗人触物伤情,联系自己的遭遇,便有了“破涕”的感慨。祁韵士也有诗歌咏这种奇妙的植物:“微生若寄性宜干,小草无根碎叶攒。一点水星沾不得,时从壁上把来看。”道光年间遣戍伊犁的方士淦在他的《东归日记》中也有记载:“伊犁有草,出石面上,红花娇艳可爱。家家用线悬于窗槅间,见水则萎,名曰湿死干活。”

    罂粟花:“携得百花洲畔法,种来罂粟大如盘。”(洪亮吉《伊犁纪事诗》)作者在诗后自注:“陈巡抚(淮)寓斋罂粟独盛,有五色如盘者,盖江西所携来之种。”“家家院落有深沟,一道山泉到处流。罂粟大于红芍药,好花笑被舫亭收。”(庄肇奎《伊犁纪事二十首》)舫亭:船型的房屋。“曾无国色与天香,如此名花亦可王。才一昂头独标艳,果然脱颖压群芳。”(前人《西圃罂粟花有大红及纯白色者,大如牡丹,鲜丽可爱,诗以美之》)

   虞美人:即野罂粟,哈萨克人叫“莱丽喀札克”(自由的不断迁徙的花),维吾尔人叫“克孜勒古丽”(红花),俗称草原红花。“虞美人开遍小园,千层五色彩云屯。”(庄肇奎《伊犁纪事二十首》)作者在诗后自注:“虞美人花萼高三寸,色浓艳,中原所不及。”“一畦烟雨锦斑斓,彼美芳魂碧玉湾。生面别开榆柳塞,春心早度玉门关。”(杨廷理《次申浦<赴瑺廉访求慊斋赏花分赋四首>原韵·虞美人》)遗憾的是,古代诗人们无缘看到草原上铺天盖地的野罂粟花海,不然会留下更多的优美诗篇。

苹果花:“风光谷雨尤奇丽,苹果花开雀舌香。”(洪亮吉《伊犁纪事诗》)“杏雨梨云纷满树,更频婆、新染朝霞醉。”(林则徐《金缕曲·春暮和嶰筠绥定城看花》)频婆,亦作频婆果,源于梵语,即苹果,这里指苹果花。据林则徐《癸卯日记》道光二十三年(1843)三月十八日:“福泽轩总戎招余及两儿同往绥园看花。……日来桃杏已谢,梨花正盛,其密者如关内绣球;频婆果花亦正开,红白相间,似西府海棠。”所以庄肇奎的《伊犁纪事二十首》中也说:“果子花开春雨凉,垂丝斜亸嫩条长。一枝折赠江南客,错认嫣红是海棠。”亸:下垂。伊犁是苹果之乡,每年四月,苹果花开,铺天盖地,蔚为壮观。

曼陀罗花:“短篱残照乱阴遮,秋意悠然见此花。……我欲移根将汝去,免教沦落在边沙。”(庄肇奎《佛茄花》)作者题下自注:“形似百合花,色纯白,香烈而幽,黄昏始放。”佛茄花,即曼陀罗花,又称凤茄儿、洋金花。“佛茄偏向黄昏放,别种幽香欲断魂。”(前人《伊犁纪事二十首》)

伊犁天山公社小河沟----于洪波摄

瓜果类的有:

油桃:“接木联同气,生机巧合欢。”(雷以諴《李光桃》)作者在题下自注:“以李枝接桃,故结实外皮似李,而核则桃。其味甚甘美。”此桃由李与桃嫁接而成,因果实表皮无绒毛,故又称李光桃。

   桑葚:“杏子乍青桑葚紫,家家树上有黄童。”(洪亮吉《伊犁纪事诗》)黄童:幼童。作者自注:“伊犁桑葚极美,白者尤佳。”现在伊犁的桑林面积大大拓展,孩子们吃桑葚已是家常便饭。

   哈密瓜、五色瓜:“六月争求节署瓜,剖开如蜜味堪夸。”(庄肇奎《伊犁纪事二十首》)作者在句下自注:“哈密瓜惟将军署中后圃所产最佳,移至他处种即变。”“绿玉堆盘色便奇,邵平佳种也差池。高吟杜老茶瓜句,此味惟应逐客知。”(杨廷理《食哈密瓜》)邵平:秦代东陵侯,秦亡后为布衣,在长安城东青门外种瓜,瓜味甜美,时人谓之“东陵瓜”。后以“邵平瓜”称美退官之人所种的味道甜美的瓜。作者在诗前小引中说:“瓜有红绿白三种,以绿者为上。性极热,多食损齿。食后须煎浓茶漱齿,方可无恙。杜少陵有‘茶瓜留客迟’句,向疑二者不能相兼,今食哈密瓜,竟可并用。”“山沟六月晓霞蒸,百果皆从筵上升。买得塔园瓜五色,温都斯坦玉盘承。”(洪亮吉《伊犁纪事诗》)温都斯坦:境外部族名,在阿富汗境内。作者自注:“果子沟至六月百果方熟。伊犁北郭外满洲驻防塔章京园内有五色瓜。”

 

     伊犁是上天赐给新疆的一块宝地,它不仅是矿产资源的聚宝盆,也是各类生物资源的宝库。我们应该合理地开发、利用这些宝贵资源,认真践行科学发展观,为建设富强、美丽的伊犁,改善各族人民的生活做出当代人应有的贡献。


作者简介:

    吴孝成,汉族,祖籍安徽金寨,出生于新疆哈密市。大学本科学历。新疆伊犁师范学院中文系教授。曾任伊犁师范学院院长、党委副书记,新疆唐加勒克研究会会长、新疆鲁迅研究会副会长等职务和《伊犁师范学院学报》编委并担任“哈萨克文化研究”栏目主持人。长期从事写作学教学和新疆少数民族文学研究。系新疆作家协会会员、新疆写作学会会员、伊犁州专家顾问团成员, 1964年参加工作,2004年退休。

1987年获伊犁州优秀教师称号,1989年获自治区优秀教师称号,1997年获自治区优秀民主管理工作者称号。出版的著作有:《20世纪哈萨克文学概观》(新疆人民出版社,2006年);《多元文化语境中的西北多民族文学》(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7年);《唐加勒克诗选》(新疆人民出版社,1998年);《新世纪地方高等院校专业系列教材·大学语文》(南京大学出版社,2005年)《古今诗人唱伊犁》(新疆人民出版社,2013年);《和美伊犁》(新疆人民出版社,2015年)等。发表学术论文和文学作品二百余篇。作为新疆文艺批评界有一定影响的文学评论家,他的文学评论成果在《新疆当代多民族文学史》中有专题介绍。





 

【伊犁史话】吴孝成:清代西域诗中的惠远(一)

【伊犁老故事】吴孝成:伊犁情缘

【古诗词里的夏塔】吴孝成:玉龙鳞甲堆尘埃——咏夏塔诗赏析之四

【古诗词里的夏塔】吴孝成:雪海神物呈魔幻

【古诗词里的夏塔】吴孝成:冰梯魅影摄人魂

【古诗词里的夏塔】    吴孝成:冰山奇观眩迷彩——咏夏塔诗赏析之一

【古诗词里的伊犁故事】  吴孝成:古人眼中的果子沟松树头——历代咏果子沟诗赏析之五

【古诗词里的伊犁故事】吴孝成:古人眼中的果子沟大雪——历代咏果子沟诗赏析

【古诗词里的伊犁故事】 吴孝成:古人眼中果子沟的冬日和春景——历代咏果子沟诗赏析

【古诗词里的伊犁故事】   吴孝成: 历代咏果子沟诗赏析                        ——长春真人、耶律楚材


 

 

责任编辑:于洪波

编审排版:于洪波

题字治印:郭钧涛

关注《伊犁老故事》,点击“查看历史消息”看全部文章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北京笔记本销售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