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笔记本销售联盟

从相识到相爱,再到一起做游戏|成都夫妻的暖心游戏

大姨夫 2020-07-31 15:33:08

前言


来自纽约的夫妻档独立团队“机器人爱猫猫”(Robot Loves Kitty)为了继续做游戏,削减日常开支,做兼职。最后,两人搬离了曼哈顿的公寓,在老朋友的帮助下,于深山老林里搭起一座树屋,将游戏进行到底。


夫妻俩参加展会


亦创作了清新独立小品《糙男奇幻漂流记》(Burly Men At Sea)的夫妻档团队 Brain&Brain,为了节约游戏开发成本,前往一家农场当上了志愿者,靠着在这里的辛勤劳动,换取开发游戏所必需的食物和居住条件。


面对商业洪流,为什么独立开发者的故事总带有几分苦情的色彩呢?我也时常在反思,是因为力量的悬殊吗?似乎也不尽然。


按照“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认知,独立开发者以最渺小的力量达到了目的,这是效率的体现,而他们的作品在创意和表现力上不比主流的商业大作逊色。他们缺少雄厚的资金支持,做起事来束手束脚,这大概是给人“苦情印象”的最重要原因。


但是,当我换一个角度去看待这种被渲染出来的苦情时,我发现对当事人而言,这只是“一道必经的配菜”。前不久,我有幸结识了国内夫妻档团队“暖心游戏”,就正如他们所倡导的做温暖人心的游戏一样,踏入这个行业带着更多的使命感,同时也是对他们心意相通的爱情的最佳注解。


文立和锦枫,这对来自成都的夫妻,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平凡生活过出了另一种“神仙眷侣”的日子。



你要问我什么是神仙眷侣?三观相投,目标一致。这不正是爱情保鲜和持久的秘诀吗?


相识和相爱


2012年,留学归国的锦枫,在经朋友的介绍下,认识了后来成为她丈夫的文立。


“丈夫文立是一个挺靠谱的人,平时可以很随和,做事情的时候又能很快专注,心无杂念。”锦枫回忆道。两人初初见面也没有什么戏剧性的冲突,真实而自然,锦枫觉得“挺聊得来”,而文立则觉得,“未来老婆”锦枫很有吸引力,个人素质很高。


这是一个好的开始,从互生好感到情投意合,最理想的爱情就像是两株藤蔓,自然生长,互相交缠。潜意识里,这是符合锦枫的个人爱情观的:两个人长久相处,需要有共同追求和相近的价值观,在人生目标上达成一定的共识。当然,这是后话。



带着理想的爱情观去寻找爱情,未必就能修成正果,一如锦枫所说,这是需要相处和时间来验证的理论。庆幸的是,文立就是那个他。


从相识到相爱,再到一起做游戏,犹如天注定。因为在两人相识之前,文立和锦枫的职业发展轨迹便有了重叠的可能性:研究生毕业后的文立前往上海,任职于巨人游戏的端游策划,之后重返家乡成都,与朋友投身于移动游戏创业中。而锦枫完成国内的本科学业之后,前往美国修读交互传达设计,回国后从事设计和插画师工作,后来又在杂志社担任美术编辑。


你看,一切都来得刚刚好。


夫妻店成立


这种“刚刚好”在2015年兑现为两人自组的工作室“暖心游戏”,寓意用游戏来温暖他人。丈夫文立负责策划和技术,妻子锦枫负责 2D 和 3D 美术以及概念设计。暖心夫妻店正式开张营业。


这是另一个好的开始——是从相识相爱后的一次升华,为了同一个目标而打拼。“当时,我俩都觉得人生应该追求更有价值的生活方式,在精神和物质上达到更加自由的状态,所以,对创业做游戏这件事非常感兴趣,基本上就是一拍即合。”文立娓娓道来两人组建暖心游戏的始末。


除了两人对于更好生活的追求之外,2014年的解谜游戏《纪念碑谷》可谓引领他们进入游戏开发殿堂的“启明星”,也正是因为它的出现,让他们踏上了锦枫口中的“追寻心灵自由的圣地”——独立游戏开发。


《纪念碑谷》开启了他们做游戏的大门


文立表示,《纪念碑谷》属于艺术性很强的那类游戏,也是目前市场很缺乏的类型。而我们可以各自发挥自己所学,锦枫可以将自己的艺术上天赋融入游戏中,而我则以技术的手段将他们包装成一款完整的游戏。


夫妻两的第一款游戏《谜途》也在切实贯彻这种理念,并伴随着对生活的思考。低模风格(low-poly)构建的多面体圆形管道,有草坪,有灌木,绿意盎然,同时它还是一个暗藏机关的活动装置。玩家需要获得诸如相片、礼物、未读完的书、宠物等物品,帮助小女孩找回家园。


《谜途》希望帮助迷失的人找回初心


“《谜途》多少有一些设计者的 YY 成分,但是它本质上是走心的,希望能帮助迷失的人找回初心。”锦枫解释说。


《谜途》上线当周便获得了 App Store 的首页大屏推荐,今年初更是获得 IMGA 中国最佳创新游戏奖。对于这个夫妻小店而言,这样的成绩算是开了一个好头,也为他们坚持走下去,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谜途》的成功也印证了夫妻俩坚持做富有艺术气息的游戏的想法是可行的。


游戏和生活的平衡


在锦枫看来,他俩跟其他夫妻没多大的不同,唯一就多了合作伙伴的关系,需要在生活和事业上相互配合,解决问题,共同进步以及承担风险。


即使是一般性的游戏开发者,他们都很难周全地处理好工作和生活之间的平衡,更何况是一对具有合作关系的夫妻,他们共同面对的现实更加复杂:生活即工作,工作即生活。


他们在游戏创作的路上,同样会因为鸡毛蒜皮的事起小争执,这种时刻往往微妙而有趣。在夫妻关系里,互相谦让是最起码的相处之道,但是,对于严肃的创作而言,夫妻关系里的“你耍小性子,我让着你”的小浪漫,在这里并不成立,平等理性,求同存异……总之,一切都是奔着游戏的预设目标去的,最终是为了让产品变得更好。


“我们的基本原则是,尽量做到互不干扰,有效降低沟通成本。”文立说,“遇到意见相左的时候,我们通常会平心静气地讨论。”



文立举了一个例子,如果我觉得画面的颜色可以再鲜艳一点,我会主动提出来。但是,锦枫按照她的专业判断,觉得没必要画蛇添足,那么,我也会尊重她的专业性。


“相反,如果锦枫认为游戏玩法缺乏乐趣。我也会认真反思,当我连自己都说服不了,我会尽量尝试修改。”


文立也承认,锦枫在这个两人的团队里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她有艺术天赋,为游戏加入细腻情感,这也是我们游戏不一样的地方吧。”


尽管,文立也强调,“工作时彼此就像同事一样相处,生活的时候就尽可能地放松”,但是,从相识、相知到相爱,三观相投的默契才是维系这一切的基础。尤其是当别的夫妻你侬我侬,享受浪漫时,文立和锦枫可能正在努力地绘图、敲代码。


“做独立游戏确实非常辛苦,我觉得我们俩都有所谓的匠人情怀,一定要把游戏做到自己满意为止,半途而废不是我们的作风。我们开始一起做《谜途》时,已经谈了快3年恋爱了,早就过了你侬我侬的时期了。”


“最为重要的是,我们一起创业提升了幸福感。锦枫不喜欢过相夫教子的单调生活,她希望生活里能留下一些值得回忆的东西,所以,我和锦枫从来没打过退堂鼓,一路坚持走了下来。”文立说。锦枫则把一起做游戏比作是一个有意义、有意思的冒险,希望把事情做好,而不是浅尝则止,物质上取得成就是把事情做好的表现之一。


两人平时很少照同框照,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拼凑出来


这些都是专属于两人的浪漫,一起冒险,一起幸福,但是,从更现实的角度来看,独立游戏研发收入不稳定,而中国式家长的观念保守传统,他们会认为这不是一个好的职业。“当然,家里边是也有一些压力,好在双方父母都比较开明,也希望儿女能取得成就。而业界和玩家的支持,则是我们给家里的最好交待。”文立说。


北上,真正融入独立游戏生态


今年年初,文立和锦枫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去北京!


他们放弃了老家成都舒适安逸的生活,一路北上来到了政治文化经济中心首都北京。文立和锦枫希望能真正地融入到独立游戏生态中。


这是再一个好的开始。今年年初,《谜途》获得了 IMGA 中国最佳创新游戏奖。暖心游戏的第二款作品《飞越仙境》,也是 GMGC 2017 IPA 的亚军,一上架便获得了 App Store 31个国家的推荐。这款游戏通过不断变幻色彩和形状的 2D 贴图展现了仿若 3D 的画面,让玩家置身于一个万花筒世界当中。


第二款作品《飞越仙境》获得苹果31个国家推荐


“我们一起创业2年的时间,一晃眼就过了,现在回头想想种种经历,有开心有难过。因为我们的价值观一致,不会觉得这些年亏欠了锦枫。反而,当我比较累的时候,她会心疼我,为我做好吃的。当锦枫心情不好的时候,我会逗她笑。”


生活中的感动往往不是源于彼此被光线聚焦的时刻,甚至不是你站在高处,我仰望你,为你鼓掌,而是共同向前所经历的那些平凡的小细节。锦枫回忆说,第一款游戏《谜途》获奖,我们没能去现场领奖我感到很失落,文立给我打气说以后一定能把奖杯拿回来。


“最后把奖杯递到了我手上,我不是看重奖杯值多少钱,而是奖杯是对我们一年来工作的肯定,也是我们对我们细水长流的爱情最佳的见证。”

锦枫心心念念的奖杯

关注我
微信号:GameUncle(←长按复制)

了解更多,请下载当乐APP(官网:http://app.d.cn/),或者登录应用宝搜索“当乐”即可找到下载 !

当乐APP 8.2新版已经上线,欢迎大家下载使用

Copyright © 北京笔记本销售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