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笔记本销售联盟

不忘初心!今天,让我们再次走进红色如皋,追忆峥嵘岁月!

如皋发布 2020-07-31 16:47:21


中共如皋县委诞生90周年

今年是中共如皋县委诞生90周年。90年来,如皋地方党组织从诞生到发展,经历了大革命后期、土地革命时期、抗日战争时期、解放战争时期、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以及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时期。


▲中共如皋县委诞生地纪念墙


《如皋日报》副刊开设专版

追忆峥嵘岁月

小编摘于此

邀各位网友一起走进红色如皋!


追溯中共如皋县委的诞生

顾 健

  

  今年是中共如皋县委诞生90周年。90年来,如皋地方党组织从诞生到发展,经历了大革命后期、土地革命时期、抗日战争时期、解放战争时期、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以及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时期。其发展的历程告诉人们:90年前,如皋人民遭受沉重的阶级压迫和阶级剥削,迫切要求革命。1927年7月,于如皋城西南城脚福成庵诞生的中共如皋县委,给苦难深重的如皋人民带来了希望、光明与幸福。从此,如皋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勇敢、积极地融入反帝、反封建的伟大历史洪流。本文试从中共如皋县委诞生的历史背景研究出发,阐述中共如皋县委诞生的必然性和历史的选择性。


  1927年1月,中共江浙区委调陆景槐(中共如皋独立支部书记)去上海参加区委举办的农民运动学习班,学习结束后被派去南通,负责南通地区党的工作;王盈朝接任如皋独支书记。这时,上海工人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举行第三次武装起义获得胜利,国共合作领导的北伐军势如破竹逼近沪宁线。消息传到如皋,人心振奋。为迎接北伐军,王盈朝派叶胥朝到东乡、张连生和徐芳德到西乡,散发《告全县人民书》,号召全县人民准备迎接北伐军。


  这时,孙传芳六省联军一师师长陆殿成和混成旅旅长梁春甫,率部退守如皋张黄港、石庄一带,强行收取苛捐杂税,如皋西乡农民苦不堪言。张连生、徐芳德到达西乡后,召集西乡80余村庄农民协会代表开会,决定同时宣布戒严,组织农协会员以锄头、钉耙、大刀为武器,日夜巡逻,遇有联军士兵作恶,就鸣锣集中攻打;并在中心地点设立大本营指挥。4月8日,驻张黄港联军王营长派兵下乡骚扰,张连生、徐芳德组织江安、石庄一带农民1万多人,一直追至张黄港进行围攻。联军军需长张全兴耀武扬威地出来呵斥农民,被织布匠石纽高用铡刀砍掉右手膀。双方发生激烈冲突,联军死10人,农民牺牲17人。在群众斗争的强大攻势下,联军吓得逃回石庄,连夜与陆殿成师部一起北逃海安。这一斗争的胜利,鼓舞了中共地下党组织和国共合作的国民党地下县党部的斗志,当即决定由王盈朝去上海迎接北伐军。


  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发动反革命政变。王盈朝到达上海,正值国民党在上海大肆屠杀共产党员、工人、农民和国民党左派。王盈朝心急火燎地找到中共江浙区委领导人;区委指示他回如皋隐蔽,并掩护区委特派员张连生撤离县城。王盈朝赶回如皋后,立即传达中共江浙区委指示,决定护送张连生暂去如皋西乡,其余人仍留城坚持斗争。


  4月26日,北伐军第一军第二师师长刘峙率部由如皋新生港登陆。驻守如皋的联军周荫人“双枪队”闻风而逃。县知事周焘也接着逃跑。刘峙在当天上午抵达如皋城,司令部设在西大街县议会内;第二天,率部向东台进发。28日,北伐军熊式辉部由靖江开抵如皋,29日也开往东台、盐城、阜宁追击联军。


  北伐军进城后,国民党组织随之公开。当时,野心勃勃的如皋土豪劣绅李康宇,抢先自行组织国民党县党部,设在县议会内。不久,东路军前线政治部正式委派季忠琢、李济华为如皋县党部党务特派员,他们到如皋后赶走李康宇,县党部仍设在县议会内。

  

  

  鉴于形势严峻,张连生决定暂时撤回上海。走之前,他在如皋西乡鄂家埭小学召开江安、卢港、石庄等区农协代表大会,到会代表有六七十人。他在会上总结农民协会成立以来的工作成绩,揭露敌人污蔑农民协会的阴谋,要求代表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坚持团结,坚持斗争,坚信“最后的胜利属于中国共产党!”张连生离开如皋后,6月间在上海被捕牺牲。在这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经过省委批准,中共如皋县委7月在如城西南城脚福成庵庄严诞生了……



  如皋独支成立(1926年9月)初期,下辖下漫灶、如皋第二代用师范两个支部。后来在县城工人、小学教师和女工传习所中发展了一批党员。至1926年底,全县共有党员34人。“四•一二”政变后,国共合作的局面不复存在,国民党如皋“清党委员会”成立,一伙地痞、流氓伙同土豪劣绅拼凑“反共同志会”,妄图摧毁共产党的组织。隐蔽在国民党县党部的共产党员都没有暴露身份,坚持进行更加隐蔽的斗争。


  1927年6月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作出《中国共产党第三次修正章程决案》,按行政区划组建党的组织,以省设立省委,省委之下设置县委以指导区委、支部工作。6月上旬,中共江苏省委于上海成立。早在1926年,如皋独支书记陆景槐经常去福成庵一带物色地下联络点。他与福成庵的宝华住持相处很熟。宝华知道他是干革命工作的,格外地给予方便。有时陆景槐就住宿在福成庵。陆景槐奉调南通后,接任如皋独支书记的王盈朝和其他共产党员,根据中央、省委的决案和要求,出于开展工作的隐蔽性、方便性,把福成庵确定为中共如皋县委成立的一个最可靠的地点。1927年7月,在一个闷热的夏夜,苏德馨、徐芳德、王盈朝、陈其理、叶胥朝等人神不知、鬼不觉地在福成庵的后东寮房内举行了县委成立仪式(成为江苏省最早成立的8个县委之一,江海平原第一个中共县级组织)。中共如皋县委成立时委员一共5人,王盈朝当选为县委书记。会议分析了大革命失败后的形势,研究和布置了今后的工作,并决定根据省委指示精神,将隐蔽在国民党县党部内的同志全部撤离县城,到农村去组织农民群众准备更大的斗争,清算蒋介石背叛革命、屠杀人民的罪行。


  福成庵内的一盏明灯,照亮了如皋人民前进的道路……


  在如皋这块红色的土地上,革命先驱们传播马克思主义,在风雨如磐的岁月中创立、发展、壮大党的组织,带领如皋人民进行艰苦卓绝的斗争,用血与火打开希望之门,迎来了雉水大地明媚的春光。




你我还会这样相聚吗?我们会不会,像风中转蓬一样,各自滚向渺茫,相忘于人生的荒漠。

顾健,1970年11月出生,汉族,中共党员,1990年应征入伍,1994年6月毕业于解放军汽车管理学院。2013年10月从部队转业到如皋市委党史办工作,副主任科员,近年来,先后在在《中共党史论丛》《江苏地方志》《群众》《江海春秋》《新四军历史研究》《春泥》及《如皋日报》等发表党史论文和宣传纪念文章10多篇。



县委诞生墙前忆先烈

彭 伟

  

  2017年7月1日是中共如皋县委诞生90周年纪念日。佳日将近,我一踏红踪,缅怀先烈。


  清早,晨曦尚未尽退,阳光就暖和起来。护城河水像一条玉带环扣在小城的腰间。汩汩流水,仿佛珪璠轻轻地撞击,琅琅悦耳。我想起了如皋师范的读书声,那里是江海革命的摇篮,培养了一批革命志士。沿河而行,穿过安定广场西南隅的十字路口,郁郁葱葱的绿化带和弯弯曲曲的葡萄长架,映入眼帘。我迈进长架,仿佛走入了时光机,心情倏忽凝重起来。行至长架的尽头,我抬头仰望,一堵石墙像一艘汽轮向我驶来。墙高2米多,长约8米。东侧顶端刻有一把熊熊燃烧的火炬,像红旗,像红帆,在轮船上迎风飘舞,寓意革命火种永不灭;下方雕有醒目的金色“船名”——“中共如皋县委诞生地”。整座墙面的上侧高低不平,如波似浪,象征了革命生活的起伏不定。远看墙面棕红色,近观墙中黑色斑点,星罗棋布,仿佛在黑暗的旧社会,烈士的鲜血流淌不息——凝固,斗争,覆盖……



  “如皋县委诞生墙”的重头戏是五幅正方形铜制浮雕,有如轮上的一扇扇窗户。里面的历史人物凹凸有致,栩栩如生,犹如乘客,有些正在观察窗外的世界。此时此刻,他们也是我眼前最庄严的风景线。我徐徐靠近,自东向西,缓缓移步,反复端详。第一幅是“播撒革命火种”:1922年,距离建党一年左右的时间,吴亚鲁就在如师附小组织“平民社”,主要成员多是如师(时名“江苏省第二代用师范”)毕业生。吴亚鲁清癯疏淡,架着一副眼镜。他正紧皱眉头,一手拿着《平民声》报,一手挥起,聚精会神地传播革命思想。四位男女青年听得津津有味,有的紧盯报纸,有的且听且记,有的支颐深思。月色黄溶溶,蕉叶绿蔟蔟,他们视而不见,一心只系红色事业。随后两幅作品是“鄂家埭小学建立中共如皋独立支部”和“在福成庵成立中共如皋县委”。



  1927年7月,王盈朝、苏德馨、徐芳德、叶胥朝、陈其理等人在福成庵秘密成立如皋县委。画面中弥勒佛笑容可掬,五位革命人士围桌或坐或站,热烈地窃窃私语,讨论县委成立事项。与笑佛截然不同,他们脸色严肃。会场气氛紧张,一位尼姑正在一旁掀帘,监视窗外的情况。福成庵的彻悟师太告知,据说当日一位南通居士为福成庵求签,卦示“贵人来访,必有后福”。当然革命靠的不是运气福气,而是一身正气。韩愈在《答李翊书》中认为君子写文“气盛言宜”,换成当下话语:“有思想,有修养,写文说话就有‘气场’,深刻有理”。革命正是用生命为笔,用鲜血为墨,谱写一篇惊天动地的历史大作。吴亚鲁、陆植三诸君一身浩气,坚信马列主义,追求人人平等,才敢不顾生死,投身革命,才有了中共如皋县委的诞生。第四、五两幅雕刻就是这篇大作中的浓墨画卷《如泰‘五一’农民暴动》和《七位牺牲的如皋县委书记》。附近的男女老少们幸福地舞剑打拳,跳绳做操……七位县委书记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们,还有我,舍小家,为大家。我的心欷歔不已,没有烈士牺牲,前仆后继,何来今日幸福。墙后青松郁郁,高大如山;眼前红叶葱葱,密集如火:烈士火红的革命志愿将会永驻人间。


  离别时刻,我依依不舍地再望一眼这艘“红色汽轮”。我不禁遐思,如皋有三座船形文化建筑:水绘园是古代文人之舟,如皋县委诞生墙是现代革命之舟,李昌钰刑侦科学博物馆是当代科技之舟,代表了如皋古今连绵不断的悠久文化。三位“掌舵人”冒襄、吴亚鲁、李昌钰都是杰出的优秀知识分子,爱读书,爱故乡。适时踏红,又一次升华了我的家乡归属感!





彭伟,号苇航,笔名白本、苏中等,江苏如皋人,1979年生,毕业于如皋中学、新西兰国立奥克兰大学,曾任新西兰《新报》编辑、《Yes》杂志编委,现任《如皋日报》副刊编辑。喜好存书撰文,藏书数千册,以民国书籍、涉华西书、名人签名本、如皋地方文献为主,多写书话、文史、考证文章,散文、诗歌、小说、俳句、翻译也偶有涉猎。作品散见于《文汇报》《中华读书报》《中国艺术报》《中国商报》《天津日报》《新文学史料》等报刊,常见于《藏书报》《南通日报》《江海晚报》,著有《域外旧书话中国》《苏北红书知见录》。


“五一农民暴动”前后的如皋县委军事汇报

慧 静

  

  前年,笔者在如皋靖海门市场淘得《江苏革命历史文件汇集》(1926年7月——1934年3月)。此书是中共泰兴县委党史办公室旧藏,中央档案馆、江苏省档案馆于1988年编印,印数只有1500册。书中所录红色文献原件均藏于中央档案馆,因此内容不容置疑。由于印量不大,书中的文件如今鲜为人知了。本书中收录了中共如皋县委向江苏省委汇报的《如皋关于实施“红色恐怖”与救济工作的计划(1928年3月)》和《如皋县委关于农民斗争经过情况的报告(1928年5月8日)》(后文曾刊于《如皋文史资料六》)。1928年5月1日至5日,江海大地上爆发了轰轰烈烈的如泰“五一农民暴动”。两份报告涉及到我党在暴动前两个月的军事铺垫、暴动的过程、经验教训等等,其中内容不乏《中共如皋地方史》《如皋文史》等相关书籍未曾提及的,抑或没有分析过的。笔者现将两文部分内容整理如下,旨在与史界同人共享。


  《中共如皋地方史》记述,1928年元旦,中共江苏省委制订《江苏各县暴动计划》。春节期间,黄逸峰来如传达准备农民暴动的计划。4月初,王若飞来如,明确如皋、泰兴两县联手举行武装暴动。其实在黄、王来如之间,中共如皋县委已经准备了详实的红色暴动计划,为日后的暴动作铺垫。同年3月,县委给省委的报告明确写道,如皋县委实行红色暴动“制止白色恐怖,使豪绅之乡村政权即趋崩溃,城市统治不能维持;恢复西乡组织,激起并推动各乡工作,走上游击斗争而至秋暴之兴起”。简单的缘由说明如皋具有最终发生农民暴动的个体原因,即当时如皋的阶级矛盾十分尖锐。


  我党希望在暴动中尽量避免损失,并且不应轻视敌人,于是计划如下:第一,建立自上而下的军事组织。军事科中包含参谋处、械弹股、交通股;下设对联——S队——队长——队员。每队最多10名队员。平日对联在军事科的领导下处理一切事务,完成分队训练、工作计划。战斗时,对联取消,大部分队员在队长的领导下接受参谋处的指挥;其余队员执行相关任务时,分别由械弹股和交通股直接指挥。参谋处由总指挥处指挥。至于暴动时各部的布局也有讲究。主要队员直接进入暴动区域斗争,邻近参谋处。械弹股、交通股尽可能同时设在暴动区域的侧面一里处,与参谋处、暴动区域形成对角。指挥部设在后方,距离械弹股、交通股三里开外。如果战斗在预计时间内取得胜利,将由指挥部指挥进攻下一区域;否则指挥部将撤离距离暴动区域约三里地的休息处,械弹股、交通股撤至另一邻近自己的休息处。同时,指挥部讨论方法,交通股派人联系参谋处。如果有三个区域暴动,还须设计更为详细的计划。


  第二,进攻区域拟定为江安和卢港。第一天,第1队进攻陶腰庄、许家庄和六甲,第2队进攻南申家岱、北申家岱、许家庄、宽河桥,第3队进攻西燕庄、东燕庄、小燕庄,最后3队合攻江安;第二天在卢港,第1队进攻孙严墩、朝西庄、高明庄,第2队进攻羊子墩、堰里、西申辋,第3队进攻九龙口、陈家庄、西申辋,后面两队再合攻东申辋,最后一起进攻卢港。预计第一天不待总攻江安,江安敌人势必要逃走,南向张黄港等地,东向石庄,东北向城里。若是进攻,第一队为冲锋队(除去交通员,其余全副武装),第二三队兜剿。次日,第二反动区势必将联合起来,城中敌军可能会增援仅有三十里之遥的卢港。至于具体军事战略,有些问题如皋县委希望由省委决定,譬如分击就会战利品少,白色恐怖更加严重;合攻杀不尽反动派:合攻还是分击,恳请省委指示。


  第三,队员参与镇压反动派。要求杀时不能发生大动静,对于看门狗设法诱骗弄死。被捉者身上搜出“红兜儿”,确认此人是反革命,长期压迫农民,立即枪毙!并在红兜上面写明农民暴动的意义;粘贴土地革命标语,包括“杀第三党王浩然”“杀死县党部里的一切贪官污吏”等等;烧毁田契,在佃户田间插入“农民有其田”等等标语。至于收缴反动武装,要求肉搏后得到的武装,一部分埋藏起来,一部分运回西乡,一部分随即充实武装不足的队伍。缴得枪械,出示布告,说明武器用途;并不惜子弹,沿途开枪,召集群众,说明党的作用,红色暴动的意义。


  第四,队伍必须有相应的规则。进攻时,队员不许穿白色衣服和鞋子,不许吃香烟,不许高声谈话、大笑,不许乱放枪,一切行动听命令。队员还须学会使用理解电号。包括“亮——暗——亮:预备;亮(摇两个大圈子):开枪;亮(左右摇动):伏;亮(摇三个大圈子):从左侧进(再摇四个小圈便是四人左进);亮(一个大圈子一个小圈子):不动;亮——暗——拉长——摇一大圈:冲锋(叫);XXX形:退;波浪形:归队……”

尽管上述暴动未曾发生,但是这些计划并非纸上谈兵,最终为发动“五一农民暴动”作了有效的准备。在“五一农民暴动”结束数日内,如皋县委撰写了《如皋县委关于农民斗争经过情况的报告(1928年5月8日)》,向省委汇报。这份材料属于研究“五一农民暴动”的第一手史料。其中对斗争的经验教训非常有价值,笔者整理分析如下。


  第一,5月1号晚上,不应向周庄、徐庄出发,应分两路进攻如西豪绅地主的根据地卢家庄、港子。结果我们仅将他们房屋烧毁一些,以致随后敌军可以进驻两地,再向我们发起攻击。


  此处如皋县委的总结不无道理,但是关于“分兵两路”的史实和进攻卢家港不利的原因,《中共如皋地方史》与《如皋县委关于农民斗争经过情况的报告(1928年5月8日)》略有出入。《中共如皋地方史》记述:“入夜,来自芹湖、大西庄、小西庄等16个村庄的农民共3000多人,集中在朝西庄葛显宾家门前广场上……我们决定今晚一路向南攻打江安的徐家庄、周庄头,另一路向北攻打卢港的蒋家埭、卢家庄……北路暴动队伍负责人王盈朝在队伍临出发前才从城里赶来的。”显然,兵分两路是原计划制订好了,因为等待王盈朝回来,才耽误了进攻卢家庄、港子的好时机。查阅《王盈朝回忆录》第12章《忆如皋农民首次起义》,他说当晚农民群众近5000人,分为四个大队,若干小队。其余人员都南下打周家庄,只留第四大队等他从城里回来,再增援南路,一起进攻周庄。当日中午,他从城里冒家巷刘诚一家里化装后出城,到朝西庄已是黄昏(笔者注:王的确回来较晚,客观上耽误了出兵时间)。因为大部分人马已经去南路了,无须增援,王提出攻打北边的卢家庄。王认为分兵两路是临时决定的。《如皋县委关于农民斗争经过情况的报告(1928年5月8日)》则说:“即日夜晚向周庄、徐庄出发,参加群众有2000余人……当日晚一部分同志率领赴周徐庄之支队二十余人进攻小蒋岱及卢家庄……到卢家庄,因领导者分离,寻找不到,群众涣散,未能将这些地主房屋烧干净。”从如皋县委的汇报看,进攻卢家庄的直接原因有“北路人员不多,只有支队20多人和部分同志”“领导者分离”。至于上述说法中,谁真谁假,还须进一步考证。


  第二,5月3号经敌人袭击,便下令散开,领导走去,又是极严重的错误。


  此处领导主要是指“顾仲起”。《中共如皋地方史》与《如皋县委关于农民斗争经过情况的报告(1928年5月8日)》都认为,国民党县公安大队派人偷袭会场,顾仲起为避免牺牲,下令解散群众。但是县委认为,群众没组织、少训练,于是星散奔走;但是总指挥及特派员(顾仲起等领导)居然一去不来,使得群众动摇、恐慌。


  综上所述,如泰“五一农民暴动”虽然失败了,但是中共如皋县委为暴动前前后后所做的工作,将永存史册。




你我还会这样相聚吗?我们会不会,像风中转蓬一样,各自滚向渺茫,相忘于人生的荒漠。

陶慧静,女,1985年4月出生,2007年毕业于盐城师范学院中文系,本科学历。当过4年的记者,现在如皋市人民医院院办从事文字工作。喜爱读书写作,多次在《如皋文史 》《江海晚报》 发表地方文史作品。



瞻仰红十四军纪念碑

谢爱平


  我们静静地伫立在如皋市烈士陵园,我们肃穆地瞻仰巍峨的红十四军纪念碑,我们回首打量那一段硝烟弥漫的往事,踏上红色的土地,追忆血染的风采。


  一提到土地革命时期的红色武装,人们不禁联想到驰骋于井冈山、大别山的威武之师。殊不知在一马平川的江海平原,也活跃着江苏境内共产党领导的唯一红色武装——中国工农红军第十四军。通海如泰地区,成为土地革命时期全国15块红军游击区之一。


  在国民政府首都南京的卧榻之侧,在相距不过百余公里外的长江岸边,中国工农红军第十四军的猎猎大旗迎风飘扬!打土豪,分田地,风起云涌,热火朝天。围打老户庄,激战顾高庄,强攻石庄镇,伏击六甲桥,发起“黄桥总暴动”。焚烧田契的浓焰,反压迫、反剥削的战火,使漫漫长夜肥厚的肚皮深度灼伤。


  大刀、梭镖、红缨枪,还有水桶粗的土炮,紧紧跟随着何坤军长的加拿大手提机枪。英勇的红十四军纵横通海如泰等七县,历经大小战斗近百场。大江南北纷纷将惊诧的目光聚焦这块如皋、泰兴、靖江三县交界处的弹丸之地!


  当年10月,国民党军以优势兵力清剿。这支红色的军队被打散,但是,并没有被打垮,余部加入中央苏区。“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红十四军艰苦卓绝的武装斗争虽然仅存续了短暂的7个月,而革命的种子在这方土地上已经落地生根、开花结果。


  红色的土地,血染的风采。在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如皋市烈士陵园建成后,在一个军人几乎不再流血的和平年代,在革命先烈曾经抛头颅、洒热血的红色沃土上,如何铭记“折戟沉沙铁未销”的红十四军历史,如何继续传唱当年响彻云霄的英雄之歌?红十四军老战士以及他们的后代热切期盼,人大代表提出建议,政协委员递交提案,党史工作者进言献策,烈士陵园管理处提早谋划,这恰与如皋市委、市政府的思路不谋而合。


  2005年春暖花开时节,红十四军纪念馆筹建工作全面启动,史料征集、展馆设计、工程建设同步启动。一次次前期筹建工作的专题会议,一份份相关部门各司其职的文件,一场场翻山越岭的红十四军实物资料的征集活动,一切工作有序实施,稳步推进。


  实物资料的征集活动历时三年,如皋市委党史办、红十四军研究会和烈士陵园的工作人员足迹遍布京、沪、苏、浙、湘、鄂等地,走进黄埔军校、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等100多个单位,来到大山深处的李维汉、何坤、黄火青、秦超的故乡,走访烈士后代家庭,查阅档案资料,征集实物、图片。终于在2010年5月1日,红十四军纪念馆举行落成典礼。


  纪念馆基调为灰色,端庄、肃穆。立面造型犹如一面旗帜,由曾经在红十四军英勇战斗过的张爱萍将军题写馆名。分布在纪念馆上下两层的八个展厅,分别为:江海曙光、风生水起、大义兴师、军旗如画、革故鼎新、金戈铁马、碧血丹心、野火春风。布展新颖独特,雕塑栩栩如生,各个展厅里还模拟复原了重要的革命遗址20多处。纪念馆序厅是一座大型的红十四军将士群雕。两侧,分别陈列着张爱萍、李维汉、刘瑞龙、黄火青同志纪念红十四军的题词。声、光、电等现代多媒体表现手法,再现了红十四军运筹帷幄于茅屋草舍之间,威名远播大江南北的革命历程。


  总有一些时间节点,会被聚焦的目光锁定。清明节、青年节、建党节、建军节、国庆节期间,一些曾经浴血奋战的老战士和他们的后代,党史、军史研究人员以及来自四面八方的游客们都会潮水般涌来,祭奠英烈,抚今思昔。开馆至今,接待国内外游客约300万人次。


  总有一些汗水凝结成的荣誉,会让人啧啧称奇。红十四军纪念馆先后被评为国家AAAA级景区,分别被民政部、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列为国家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被评为江苏省文明单位。


  总有一些关怀,让人感动不已。无论是在火热的施工建设现场,还是在开馆之后的督查指导,顾秀莲、李金华、蒋正华等国家领导人灿烂的笑容里满是肯定;中央党校、中央党史办、交通部、民政部、国家环保总局、全国老龄委等领导关切的话语中饱含期望;中国新四军研究会、台儿庄纪念馆、盐城新四军纪念馆等派员前来相互切磋交流;陈毅、邓子恢、粟裕、黄克诚、杨勇、何坤、李超时、刘瑞龙等老一辈革命家的后裔纷纷前来,凭吊先辈,深情回顾老一辈革命家鲜为人知的点滴往事。


  总有一些“亮点”,引起善于捕捉新闻的媒体广为瞩目。全国重点网络媒体江苏红色旅游行采访团、《中华行》栏目、《新华日报》以及人民网、新浪网、中国网等先后对红十四军纪念馆卓有成效的工作予以了热情推介。

“碧血遍染江淮间,丹心永照桑麻田。万紫千红春常在,英雄儿女笑九泉。”这是当年红十四军第二支队大队长张爱萍将军含泪写下的诗句,以追忆兄弟之情,缅怀战友之谊。破旧的绑腿遗在这里,烈士的忠骨埋在这里,他们的青春热血就洒在这方英雄的土地上!


  那些曾经鲜活、鲜亮生命的长度戛然而止,但是,他们生命的宽度,伫立起一座座丰碑。伟岸的身躯倒下了,精神依旧万古长青。他们的肩膀和脊梁,铺就了共和国巍峨大厦的基石,光耀史册,气贯长虹。丰碑,时代的丰碑,鼎立的是永不褪色的精神!


  金戈铁马声犹在,浩气长存励后人。历史在这里定格,生命在这里闪光。抚今追昔,我们走近烈士陵园,走近红十四军纪念馆;缓步走近,我们祭奠英雄;祭奠英雄,我们触摸历史;触摸历史,我们对实现民族复兴中国梦信心倍增。





江东瘦月,本名谢爱平。系中外散文诗学会会员、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会员、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人民日报》《北京晚报》《香港文汇报》《星星》《散文诗世界》《散文百家》等报刊,先后发表散文、散文诗400余首(章),曾获第四届中国报人散文奖、全国现代诗歌大奖赛一等奖等40多个奖项,诗文收录10多个年度选本。




壮怀激烈战高沙

侯求学 王小星


  20世纪60年代,河南林县人民用10年时间建成了被誉为“世界第八大奇迹”的红旗渠,红旗渠精神鼓舞了中国人民奋勇前进。而在我们如皋这片热土上,勤劳勇敢的人民群众在党的领导下,从20世纪50年代初到90年代,持续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削平高沙土”运动,此运动由中共如皋县委领导,百万农民参加。这场持久的运动成功改造了如皋中西部农村地貌,构建了农田水网,改良了贫瘠土壤,提高了粮食产量,农民生活水平得到大幅度提升。这是如皋人民在社会主义建设时期谱写的一曲惊天地、泣鬼神的壮丽凯歌。


“人海战役”气势如虹

  1949年解放后,如皋境内连续遭遇水灾,农田受淹,道路冲毁。县委、县政府认识到“水利是农业的命脉”的深刻意义,先后疏浚龙游河、周圩港等骨干河道,实施焦港河通江引排,开挖司马港、小溪河、长甸河等。

  1958年冬开挖如海河。全县集中了十几万青壮年劳动力,自带畚箕、钉耙、大锹等工具,日夜奋战在工地上。当时物资匮乏,挖河用钉耙劚,用担子挑,一担泥总有一两百斤,民工上了肩都健步如飞,把土送到堤岸上去。抽水机很少,河底抽水主要靠人力水车戽水,用蚂蚁搬泰山的精神,打人海战役。挖河场面十分壮观,从长江边的碾砣港到如皋与海安县交界处,到处人山人海,红旗招展,车水马龙,号子震天,如一条彩虹绵延数十公里。很多人衣服磨破了,肩膀被扁担磨得鲜血淋漓,但不肯歇息,生怕落后;有人嫌担子挑土不方便,用袋子装了扛上就走;有人用两根扁担挑双担子。当时报酬很少,每天记工分,每个工只有3分钱,饮食也较差,胡萝卜、番薯是主食,但民工不怕累的精神战胜了一切困难,第二年春完成如海河一期工程。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每年冬季,县委都要组织青壮劳动力实施河网化工程,先后疏浚、捞浅、开挖司马港河、拉马河、立新河、龙游河等20余条河流。在那些岁月里,如皋几十万热血男儿下定决心,不怕牺牲,不辞劳苦,不计报酬,以超强的毅力和辛劳,为如皋河网化建设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谱写了一曲改造大自然的壮歌。


卢西人战高沙

  1969年初冬,高明公社卢西大队掀起了治沙改土的热潮。卢西大队地处如皋西部,共有1450口人、1508亩耕地,“龟背驼”、废沟、“荒荡”即占千亩以上,粮食亩产平均只有280斤,是一个典型的贫困大队。


  在大队召开的冬闲农活安排讨论会上,急于改变落后面貌的大、小队干部们一致赞成趁农闲时节组织劳力削“龟背驼”,填废沟和“荒荡”。他们认为,这样干符合“农业学大寨”精神,填平废沟、“荒荡”还可以增加200多亩耕地。卢西人民削高沙战斗首先在第十、十一小队拉开帷幕,5天时间平整土地30多亩,动土量2000多立方米。初战告捷,又得到了公社领导的支持,卢西人削高沙的信心更足。寒冬腊月,卢西大队以民兵为骨干,组织了削高沙专业队伍,有组织、有计划地展开了轰轰烈烈的削平高沙土战斗。卢西北“荒荡”100余亩土地上,人流如海,号子如潮,担子、小车川流不息。天寒地冻,铁锹挖不动土,就用十字镐开凿;冻土融化后遍地泥泞,小车推不动,就用担子挑;大队集体经济底子薄,拿不出更多的资金用于改善生活,民工们早晨喝几碗玉米 儿粥,中午吃几碗萝卜饭,晚上再来几碗山芋茶。工作条件恶劣,生活条件艰苦,但卢西人改造高沙、改变贫穷面貌的雄心壮志不衰!


  时任县委核心小组组长张鸣对卢西人战高沙的精神予以赞扬,称卢西是全县“农业学大寨”的先进典型。


县委书记上阵挑泥

  1974年,时任县委书记唐如浴带头蹲点到高沙土重点地区的磨头区,住在磨头公社十一大队一队的丛犹春家。他共计参加劳动88天,县里经常有会议,如果是上午开会,会议结束后他就赶到田里参加劳动;如果下午开会,他上午还在大队劳动。蹲点期间,他与社员一道起早贪黑奋战,从如海河里把“红泥”一担担挑上岸,铺到田里;带领农民和船只到长江边的沙滩上割芦苇,装回来沤肥。他心脏不好,一担粪挑到田里,气都透不过来,从大河底里挑红泥,爬坡爬不上来,心绞痛,都忍着坚持,有时夜里还和社员一起脱粒。


为鼓动群众干劲,唐书记满怀豪情地赋诗一首:

学大寨,赶大寨,北方会议已四载,

四载去,五载来,必须做出答案来。

学大寨,赶大寨,县委先把头来带,

树雄心,下农村,高沙山河重安排。

学大寨,赶大寨,如皋要把大步迈。

 “小六子”,“吃供应”,两顶帽子甩东海。

学大寨,赶大寨,社社队队搞竞赛,

鼓干劲,争贡献,大寨红花遍地开。


“沙老虎原来是个纸老虎”

  1975年底的冬春,吴窑公社干群投工11.5万个,动土80万方,搬掉20多个较大的土墩、土埂,填平了20多个较大的废沟呆塘,新开和捞浅三四级河32条,新建车口一座。开挖丰产沟155条,设涵洞2011个,平整土地近3000亩,加强了水利工程配套,积造肥料200多万担,植树135万棵。由于各项工程坚持标准,讲究实效,讲究质量,基本做到了当年投工,当年受益。群众骄傲地说:“沙老虎原来是个纸老虎。”





侯求学,出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大学文化,现为如皋市农业资源开发局副主任科员、党支部书记。从小见证了高沙土地区生活的艰辛,对人民群众改变落后生产条件、追求美好幸福生活的心愿感同身受。长期从事粮、农工作,对三农格外的关注。淘书、读书,有意识地搜集丶采访上世纪如皋人民在党的领导下削平高沙土、挖断贫困根的资料、事迹,积极努力将这段历史载入史册,希望以此激励年轻一代,在新的历史时期,进一步发扬艰苦奋斗的光荣传统,励精图治,将如皋的高沙土建设成高产田、高效田幸福园。




王小星,男,1973年11月生,中共党员,大学文化。中共如皋市委党史办科员。先后在《人民日报》《南方周末》《雨花》《文史天地》等报刊发表随笔、散文、论文等200余篇。


组稿|中共如皋市党史办工作室

编辑|佘记南

校对|周海丽

Copyright © 北京笔记本销售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