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笔记本销售联盟

【扪虱谈】从曹丕的上留田说起丨亦思替非

衡门之下 2020-07-31 14:29:34

【扪虱谈】从曹丕的上留田说起丨亦思替非



曹丕的《上留田》很有意思。


上留田系乐府古题,《乐府诗集》载云:


《古今乐录》曰:“王僧虔《技录》有《上留田行》,今不歌。”崔豹《古今注》曰:“上留田,地名也。人有父母死不字其孤弟者,邻人为其弟作悲歌以风其兄,故曰《上留田》。”《乐府广题》曰:“盖汉世人也。云‘里中有啼兒,似类亲父子。回车问啼兒,慷慨不可止。’”


之后首录的便是曹丕此诗。


居世一何不同,上留田。富人食稻与梁,上留田。贫子食糟与糠,上留田。贫贱亦何伤,上留田。禄命悬在苍天,上留田。今尔叹息将欲谁怨?上留田。


曹丕抛弃了古题原有的命意,这在乐府创作中很常见;他变原来的五言为以六言为主的杂言,这也不足为怪。但他在每句后辅以重复咏叹,的确颇为新奇。萧涤非认为受楚骚影响,汉诗从以四言为主的《诗经》,向五言为主的乐府转化,当曹丕所处的汉末,依托乐府,诗歌形式的尝试方兴未艾,曹丕的小小创变,就后世影响来看,基本未溢出乐府同题的范围,其类型意义还在四愁之下,恐怕也未必比得上五噫。究其缘由,诗中只重其音,意义淡化为纯概念性指向的手法,虽能加强节奏及情感,但如果不能变化出更多功能,其结构能力自然会被限制在极为狭小的境地中,反不如单纯的语气词感叹来的游刃有余。



如果乐府倚声没有任何疑问,曹诗的形式变化也就意味着乐府同题下的新声出现。很难说这种高频次的重复咏叹出现是否得自于音乐的助力。古乐难征,流行歌曲中重复咏叹的确司空见惯,但类似《上留田》的例子也很少见。当代文言诗中,高树的《莉莉玛莲》是歌曲的直接刺激产物,但“莉莉玛莲”这一重复咏叹主要用于段落的区隔,是段的余音而非句的谐振,频次强度上显然有别,相近的例子如另一作手诈的《带我去巴塞罗那》,其重复咏叹同样在段落间律动。前者莉莉玛莲是人名,意象上较上留田更为鲜明;后者则在地名前冠以目的,赋予意义。就整体结构而言,虽然重复咏叹仍然很重要,比重下降必然导致重复处的冲击力被缓冲。




与曹丕的《上留田》高度相似的是《刁斗》、《简车徒》两首作品,都是在每句句后紧接以三字重复咏叹。


《刁斗》结构上分为三节,首节描写行军,次节描写战场,末节则描写战殁后,而用击刁斗这一音声贯穿终始。《刁斗》可以说完全是基于刁斗的联想,必须指出这种基本依赖于史书文字的想象缺乏现实的质感,前两节的概念化尤其苍白,仅此即可导致作品整体的失败。但此诗对击刁斗这一手法的尝试还算差可,末节把生死同一并永恒化后,增强了刁斗声回荡全诗的混响基调。如果和《上留田》对比,我感觉“上留田”的单纯呼喊更富于非理性的力量,冲击上要超过击刁斗这一更为复杂的意象,也许这就是试图增加功能所不得不面临的损失。


《简车徒》的重复咏叹则予我一奇怪的感觉转化,即呈现为摒弃声音或保留噪音的黑白片效果,也就是说此诗要看,而不是读。看诗,看画面,简车徒这一画面不断的反复播放,队列行进的画面,单调不变的画面,穿插以场景及围观者的变换。这一画面具有强烈的冲击力,而使得穿插的画面几乎可以省略掉——但必须保留其区隔功能,因而掩盖了其它所有描写的瑕疵。作者似乎没有意识到,将对极权主义的批判置于罗列春秋赝鼎的古装片场景里,只会减轻批判的力度(而并无历史感),同时这一画面的快速闪现必须在电影或电视里才能保证其最大的视觉冲击。



最后说说嘘堂的《玛笃克》。


相对于《上留田》,《玛笃克》在重复咏叹的处理上,频次更为灵活,前密而后疏,开篇保留咏叹的密度,之后放慢叙述节奏,给描写展开以更从容的空间,免于在仓促间流于肤泛和琐碎。应当说,这正是《上留田》结构的致命缺陷,诗越长,其结构的流弊就越难以避免。《刁斗》与《简车徒》的描写大约多少都受此牵累,虽然主要问题并不在此。就咏叹辞而言,“敬礼玛笃克”与“击刁斗”、“简车徒”结构一致,不同处在于前者不怎么刺激感觉,而替以坚定的意志表述。《玛笃克》的反复咏叹是理性内敛的,虽然笼罩全篇,但并不遮蔽其他描述,因此赋予整体以更为深沉的节奏感。



与词曲相比,乐府虽然也与音乐密切相关,但创作上显然更为自由。发展到后来,就更加脱离音乐的限制,从符号性的意指而任意超跃,这一步也许远比文献学家能考索到的要早。当汉末之时,乐府既上承诗骚的深远的传统,又是旷邈无际的语言原野,任由游牧的诗人骑行幕居,追逐水草丰美之乐所,并时或掉头返寻。对诗歌来说,汉末是长期蛰伏后的迸发时代,三曹七子,邂逅契阔;对文言诗歌来说,现在还是一个说不清的时代,但面对绵历更久的汉诗传统,以及陵谷侵蚀的语言地貌,至少可以是一个有意思的时代。




附诗


莉莉瑪蓮 高樹


陽光照耀舊軍港. 鐵船鏽畫詭奇圖像. 莉莉瑪蓮.

浪花寂寥泛白沫. 雪佛蘭老車. 吱嘎時聞擺雨撥. 莉莉瑪蓮.

十二月已近尾聲. 淩晨四時許. 隱約爵士猶縈繞於街心. 莉莉瑪蓮.

陽光寂寥如春雨. 時有吉普塞. 水晶光轉暫一駐. 廣場空曠. 延伸四遠多歧路. 莉莉瑪蓮.

火車訇訇馳奔. 光景格式重轉輪. 陽光漸蝕藍雨衣. 某年月日時之餘溫. 莉莉瑪蓮.


带我去巴塞罗那 诈


我思海客楼船平波稳如庄。若木削桅极西方。

二峤横空蜃为墙。广郡龙眠戴海霜。

鼾吸仿佛宣世人。此地是巴塞罗那。

带我去巴塞罗那。羲和于此休车驾。

云屯楼舰黄金装。锦帆照夜遥相望。

南夷炭面出竹步。胡雏绿眼来天方。

带我去巴塞罗那。错牙大道衔车马。

督尉青旗有卷张。垂鞭虎士佩银章。

洋胄彩肩森铁炮。部曲夜巡擎火光。

带我去巴塞罗那。万物于此皆有价。

来访五街三市商。疑是府库暗通仓。

明月随身何用买。琳琅看却满橱窗。

带我去巴塞罗那。若嵌浦中声振瓦。

二士争桃能两伤。国人公侯列四厢。

灯反螮蝀县不落。骑士遥劝一壶浆。

带我去巴塞罗那。秋忽春变冬如夏。

赤山横海树摇凉。银沙滩头人如浪。

四体灵轻眠素伞。应披五内浴高阳。

带我去巴塞罗那。乙女红发奔如泻。

掷金齐侯午夜场。笑买白家碧玉妆。

真珠为解换美酒。风流不用后唐璜。

带我去巴塞罗那。生命春花开复谢。

新秀间起耄归桑。一时荣胜得无长。

百态无非恒翻覆。晴雨晦明总一堂。

带我去巴塞罗那。水银堕天流不下。

钟塔月边扫欃枪。天人因之潜行藏。

元圣羽衣知何去。世上要须五色光。

魔术士浮士德。西风万里能汝翔。

银汉流西暗通海。人马行天回白羊。

尔宅海东胡不一苇航。或瞻真宰道可昌。

百岁知命曾不晚。经营谁肯乌托邦。

书斋哪得紫茎草。不如蹈海弄芬芳。


刁斗 亦思替非


月洗练甲兮 击刁斗

露重铁衣兮 击刁斗

路罥荒葛兮 击刁斗

梦拾马蹄兮 击刁斗

云停云流兮 击刁斗

乌宿乌飞兮 击刁斗

矢下高垒兮 击刁斗

兵阻深池兮 击刁斗

有突不黔兮 击刁斗

无粮可资兮 击刁斗

析骨积薪兮 击刁斗

盐车载尸兮 击刁斗

漠漠阵云兮 击刁斗

寂寂鼓鼙兮 击刁斗

毅魄何散兮 击刁斗

精魂何归兮 击刁斗

既死之后兮 击刁斗

犹生之时兮 击刁斗


简车徒 伯昏子


《春秋公羊传桓公六年》云:

“秋八月壬午,大阅。大阅者何,简车徒也。”

春王正月,简车徒。

承天凤阙,简车徒。

羽钥沸天,简车徒。

傩舞翩跹,简车徒。

爪士如云,简车徒。

赤幡欲焚,简车徒。

万红玉碎,简车徒。

诵言如醉,简车徒。

于菟吮牙,简车徒。

荛蒭咨嗟,简车徒。

委委蛇蛇,简车徒。

安识大伪,简车徒。

蚁入穴兮,简车徒。

微飔绝兮,简车徒。

落城钥兮,简车徒。

聊自乐兮,简车徒。

冠冕黻黼,简车徒。

血流漂杵,简车徒。

山呼莽苍,简车徒。

忧不能忘,简车徒。

希特勒耶,简车徒。

斯大林耶,简车徒。

墨索里尼耶,简车徒。

戈尔巴乔夫耶,简车徒。

念民礽耶,简车徒。

公胡独乘耶,简车徒。


玛笃克 嘘堂


幼发拉底河,敬礼玛笃克。

底格里斯河,敬礼玛笃克。

花园已俯身,敬礼玛笃克。

通天塔悬浮,敬礼玛笃克。

是日祭如在,巴比伦沉默。

粘土色猩红,敬礼玛笃克。

羊肝谁能觇,谁为星象惑。

是夜战火纷,敬礼玛笃克。

乃忆圣殿中,神女腰肢侧。

淫雨亦纯洁,敬礼玛笃克。

巍巍有玄英,上古镂法赦。

汉谟拉比王,敬礼玛笃克。

智者死街垒,石油黑于墨。

尼布甲尼撒,敬礼玛笃克。

及最初学校,地图与船舶。

所有无花果,敬礼玛笃克。

焦尸或可烹,奉献以人质。

釉砖色斑斓,敬礼玛笃克。

芦苇弱不支,泥楔费翻译。

此国已非国,敬礼玛笃克。

玛笃克工作,自由且休息。

金身岂漠然,如生命静谧。

上天胡不保,此邦系败革。

嗟吁玛笃克,敬礼玛笃克。




Copyright © 北京笔记本销售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