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笔记本销售联盟

当女人的乳 头被 吸长达一个月,看完惊呆了.....

女频书吧 2020-06-27 08:57:57

第一章 给他下药

“自己坐上来,敢给我下药,装什么纯?”雷彦风忍着浑身燥热,怒火中烧,一脸不屑和厌恶地看着眼前面目可憎的女人。

于微微赤裸着身体,手无措地抱着胸,看着他高耸的分身,脸滚烫。这能进得去?可顾不了那么多了,她咬紧牙关,心一横,直接坐下去,一贯到底。下身几乎被撕裂,她痛出一身冷汗。

这感觉太刺激了,雷彦风低吼一声,“该死!”

总统套房里,灯光昏暗,两人交合处让人血脉贲涨。

“快动啊!”男人血脉贲张,暴怒狂吼一声。

于微微哪有经验,吓了一跳,直接从他分身滑了出去。

强烈的空虚感,让雷彦风再也忍不住。将她翻过身,强迫她跪在床上。

他毫无前戏,粗暴的进入,满足的喘息。

他拍打她,“说,你被那个男人干过多少次?”

雷彦风一边用力挺进,一边将她的头死命按在枕头里,“别让我看见你这恶心的脸。”这个女人,竟然犯贱到给他下药。

于微微咬牙忍住泪,伏在床上,腿直发抖,实在承受不了,终于开口求他,“慢一点,好~痛。”

身后的男人冷笑着更用力,“痛?别装了,不就是要我上你?”

很久,雷彦风终于满足了,从她身体撤出,手一推,像扔垃圾一样将她推下床。

“你滚吧。”这个肮脏的女人,要不是被她下了药,他不想再多看她一眼,更不用说碰她了。虽然她的身体让他很爽,但只要想到她曾经和别的男人……他就气血上涌,厌恶,恶心。

于微微无力地趴在地上,腿软的几乎站不起来。看见雷彦风似要起床,她猛然像想起什么,突然拿起床头台灯,“砰”一声,对着他颈后砸下。

“你!”雷彦风惊愕地瞪着她,眼前一黑,不甘心地倒下。

于微微扔掉手里的台灯,手不停地颤抖,紧张的心快要跳到喉咙口了,她小心走上前,试探地推了推他。

确定他确实昏了过去,她才松了口气。

她软坐在地,全身骨头都要散架了,身体里全是他的味道。伸手轻轻拂过他英挺的轮廓。立体深刻的五官,性感的薄唇,流连忘返。

“雷彦风。对不起,我真的爱你。”

她勉强支撑着床沿站起来,把灯光调到最亮,看着床上斑斑血迹,想起刚才的暧昧,脸更红更烫。皱了皱眉,她还有重要的事要做。

她将之前就准备好的新床单换了上去,寻找到每一处血迹的痕迹,统统擦干净。

看了一眼昏睡的雷彦风,她费劲地将他搬到床上,替他盖上被子。随后,她离开了房间。并将带血的床单偷偷放到酒店打扫房间的清洁车里。

她不想让他知道,她的第一次一直为他保留。

当年的事,她宁愿他一直误会她。

外面天微微亮。

秋寒刺骨,于微微裹紧衣服,强忍着腿间疼痛,走在空寂的大街上,来来往往几乎没有行人。

“咳咳。”突然一阵冷风吹过,她冻得一阵猛咳,只觉得胸口一痛,喉间腥甜,一口鲜血喷涌了出来。

她看着地上的血迹,怔怔出神。

她的脑癌已经肺转移了。

她得了脑瘤,前几天医生给她判了死刑,她知道自己时日无多。

剩下的时间里,她有太多太多想要做的事情。

第二章破坏婚礼

昨晚是难得的同学聚会。

于微微这种从不参加的人,第一次出现在了同学们面前。

“呦,这不是曾经的校花吗?”

“雷总,我可以为,有你在,她是不会来的!”

“说什么呀,都是过去的事了。雷总明天要结婚了。大家不许胡说哈。来来来,庆祝今天最后的单身,咱们喝酒!唱歌!不醉不归!”

雷彦风冷眼看着她,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她望着雷彦风坐的方向,微微一笑。

是的。

当年决裂的时候,她当着所有同学的面曾说过。

雷彦风,从今以后,有你的地方就没我!

她去了美国,她说她不会再回来。

可是,现在她回来了,她是有目的的,她想给他生一个孩子。临走的时候,她成功的劝他喝下了一杯加料的酒,骗他有事要谈,再将他带到了顶楼套房……

……

猛烈的日光晒到洁白无暇的大床上。

雷彦风缓缓醒来,眼前由模糊至清晰。脑后疼痛提醒着他昨晚发生过的荒唐的一切。

他恼火地捏紧拳,“于微微,你找死,竟敢算计我!”

他穿好衣服,刚打开手机,手机就拼命的震动,几十个未接电话,他不耐烦的接电话,“什么事?!”

电话那头哭得泣不成声,“彦风,你终于接电话了。今天我们结婚,你在哪?”

雷彦风皱眉,看了看表已接近十一点,因为那个女人,他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事忘了,他低咒一声,“知道了,等我。”

该死的于微微,她是故意的吗?这个恶毒的女人,到底有什么目的,想做什么?

……

帝都至尊酒店。

雷彦风匆匆赶到时,仪式已开始了一段时间。所有的人都在迷茫中等待新郎。

雷彦风还穿着昨天的休闲装,在这样的气氛下显得格格不入,新郎团也顾不上给他换衣服,赶紧将戒指交给他,便将他推上台。

林玉瑶眼泪含在眼眶里,摇摇欲坠,一脸我见犹怜,“彦风,我,我怎么也找不到你,我以为我做错了什么……你不要我了……”

雷彦风心里烦躁,他也不知为什么,有些心不在焉,敷衍道,“对不起,出了点意外。不要胡思乱想,我不是来了。”

主持人抹了一把汗,见人到齐,按照仪式开始问到:“林玉瑶,你是否愿意这个男子成为你的丈夫?无论贫穷还是康健,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不离不弃直到永远?”

林玉瑶一脸期许,激动得点头,“我愿意!”等了这么多年,付出了这么多,她终于要如愿以偿了。

主持人又问,“雷彦风,你是否愿意这个女子成为你的妻子?无论贫穷还是康健,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她,照顾她,尊重她,不离不弃直到永远?”

雷彦风并没有回答。

主持人有些尴尬,轻轻推了下他。

雷彦风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又走神了。该死,他是中了什么邪,脑海里全是昨天火热的场景。

他刚要开口,口袋里的手机又拼命振动。

第三章破坏婚礼(二)

雷彦风心里更烦躁,本想不理睬。

可是似乎……整个大厅里,似乎所有人的人,手机或震动或响起……

大家面面相觑,有按捺不住的人低头看了下手机,旋即惊呼声四起,接着整个大厅里宾客都沸腾了。

见状,雷彦风皱眉打开手机,竟是一条未署名的群发短信,点击进去是一条视频。

他立即黑了脸。

火热交缠的身躯,女人仰着头,秀发如瀑布般飞扬,似到达情欲顶点,男人弓着背,侧脸无比清晰。正是他自己。是昨晚他和于微微!见鬼,是谁群发的消息。

正在这时,原本紧闭的大厅门陡然打开,漏进满室灿烂的阳光。

一名白衣女子,手捧鲜花,慢慢走了进来。

逆着光,一开始看不清来者容貌,直至走近,满堂宾客不仅发出惊叹声。

好美!白衣胜雪,好似冰天雪地里走来一名天使,清纯绝代。

林玉瑶看见来人竟是于微微,五官顿时扭曲了,杏眼圆睁,她上前抢过雷彦风的手机,看完视频后脸色刷地惨白,几乎天旋地转,

“啪”一声,手机掉落在地,林玉瑶气得怒骂,“你,你,于微微!贱人!你不是说再也不出现在我们面前?”

于微微脚步停在他们面前,灿烂一笑,“说过又怎样?”

雷彦风冷冷地盯着她,“于微微,是你发的视频?你到底要做什么?”

于微微朝雷彦风抛了个媚笑,风情万种,“雷总昨晚对我的表现还满意吧。”

“你这个贱人!”林玉瑶气急败坏,不顾形象地冲上去,一耳光煽过去,“贱人,彦风已经结婚了!你还要不要脸,当小三!”

于微微生生受了这一巴掌,半边脸很快红肿了一大片,她擦掉嘴角血迹,讥讽地说,“这不是还没结婚?结婚了又怎样?照样可以拆散。我呢,偏就喜欢有妇之夫。林玉瑶,我的好学妹,我的好闺蜜。这些年你欠我的,也该还了!”

“胡说什么!你这样不干净的女人,你给彦风提鞋都不配。别妄想了!你离彦风远一点!”林玉瑶疯了一样上去扯于微微的头发。

于微微虽痛,可也不是吃素的,一脚踹向林玉瑶。

有妇之夫!当年她跟着那个有妇之夫去了美国。现在还回来做什么?!

雷彦风终于忍不住,上前猛地推开于微微。

“砰”一声。

于微微被甩在地上。

力道之猛,于微微额头磕在了桌角上,她脑里有肿瘤,一震,顿时恶心感阵阵上涌,头痛欲裂。她强忍着,没有痛得直打滚,只是痛得直抽搐。

“别装可怜了!一点小伤,真让人恶心!”雷彦风上前一步,将她从地上拽起来,“于微微,说吧,破坏我的婚礼,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于微微好不容易从疼痛中缓过来,眼里流转着万千山水,望着他,突然冲出口,“因为,我想和你结婚。”

她硬生生忍住了下面的话,彦风,我爱你,我没有时间了,我想给你生一个孩子。我不想带着遗憾离开。

第四章要他的种

雷彦风先是不可置信,最后被鄙夷替代,“你也配和我结婚?你连玉瑶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

于微微心里堵得慌,却强忍着痛楚,妖娆一笑,她解开胸前礼服一粒扣子,露出饱满的弧度,“是吗?你确定?貌似雷总昨晚也是不能自拔。”

锁骨之上,一道道紫红,昨夜疯狂的痕迹格外刺目。

看得林玉瑶眼里直冒火。

雷彦风喉结滚动,想起昨晚,身体像火烧一样难耐。突然,他心底涌上懊恼,拿起桌边一杯红酒泼在于微微脸上,暴怒道,“于微微,你别做梦了!你以为,我还是以前被你玩得团团转的傻子?你以为,我现在还喜欢你?你以为,我还会上你的当?!”

于微微不说话,任红酒自她发梢滴落,狼狈地站着。

雷彦风冷冷地盯着她,“别以为算计我,让我睡了你,你就能得逞!我现在心里,只有玉瑶。既然你这么贱,我就让你看看,我和玉瑶有多亲密。”

林玉瑶听了,神色露出得意。

突然,他将林玉瑶和于微微一同拽到大厅后面的盥洗室。

“你好好在外面等着,听着。”

雷彦风“砰”一声甩上盥洗室的门。

于微微目光涣散地看着面前紧闭的门,心里五味陈杂。

没多久,里面传来林玉瑶做作的娇媚声音。

“啊啊,彦风,好棒。”

“就是那里,好舒服,我要不行了!”

暧昧的大叫,每一声都像刀子一样凌迟着她的心。

这样的声音,于微微当然知道里面在做什么。他们就这样肆无忌惮,当着她的面欢好。也是,她离开了这么多年,他们肯定早就在一起了。

心痛得无与伦比。

时间像过了一个世纪般漫长。

直到盥洗室的门打开,里面林玉瑶坐在洗手台上,撩骚般抚弄着长发,整理着衣服。雷彦风衣冠端正的走出来,见到于微微还站在门外。

他挑了挑眉,讥讽道,“你是自取其辱。”

于微微咬紧唇,洁白的牙齿深深陷入唇里。

雷彦风声音更冷,“受不了就早点滚。别人穿过的破鞋,我会要?昨天你既然送上门,玩玩也无妨。”一想起洁白的床单,他就联想到她在别的男人身下承欢的浪荡样。心里的怒火无处发泄。

他掏出支票本,龙飞凤舞签了字。狠狠地摔在她脸上。

于微微白皙的小脸,立刻红肿了。

“这点钱,打发妓女绰绰有余。”

林玉瑶这时走了出来,亲昵地挽着雷彦风的胳膊,挑衅地瞪着于微微。

雷彦风轻轻拍了拍林玉瑶的手,柔声道,“玉瑶,昨天只是个意外,我一定和她断干净。”

两人亲昵的样子,于微微心里一阵阵刺痛。

“于微微,不管你想耍什么花招,我都不会再上当,我们到此为止。今天婚礼虽然中止了,择日我们会再举办。要是你敢伤害玉瑶,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旋即,雷彦风用力推开站在眼前碍事的于微微,携着林玉瑶扬长而去。

于微微被推得后退几步才站稳,她默默捡起支票,看着上面的金额。

一千万。

他还挺大方。一千万打发一个妓女。

在他眼里,从前到现在,她一直就是那种不知廉耻,为了钱,为了前途什么都能做的妓女。

可这不就是她要的效果么?有朝一日,她也好毫无留恋的离去。他也不会有负担。

只是,她要的不是钱。她要他的种。仅仅是昨晚,她不确定能怀上。

接下来,她该怎么办?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北京笔记本销售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