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笔记本销售联盟

张鸣 醉后满身花影、倩人扶

通识联播 2020-07-31 15:41:57
博雅哥说

化用前人诗句是诗歌创作中十分普遍的现象,但也常招致争议,如金人刘祁就说:“先人尝云,诗不宜用前人语,若夫乐章,则剪截古人语亦无害,但要能使用尔。”那么,化用诗歌是否可取,我们又应从哪些角度来考察化用诗歌这一现象呢?

在这篇文章中,张鸣老师评述了晏几道《虞美人》词,认为“醉后满身花影、倩人扶”一句虽采用了陆龟蒙“满身花影倩人扶”,但具体的语境完全不同,心情不同,处境不同,音律节奏不同,最重要的是表现力不同。张鸣老师认为,诗词的语言,其含义和表现力,不仅由语言本身决定,更重要的是还会受到语境的制约。分析诗词语言艺术的优劣高下,不能只着眼于词藻和句子本身,还应关注诗句含义的重心与自身表现力。


Vol.234.1
通识经典
醉后满身花影、倩人扶
——说晏几道《虞美人》词

张鸣

北京大学中文系

   ︽虞美人︾
    晏几道

疏梅月下歌金缕。忆共文
君语。更谁情浅似春风。
一夜满枝新绿、替残红。

蘋香已有莲开信。两桨佳
期近。采莲时节定来无?
醉后满身花影、倩人扶。



在小晏词中,本篇算不上最上乘的作品,但词中抒发的相思期待之情,真切而让人感动,表达这种相思的手段也十分有趣,最后一句“醉后满身花影、倩人扶”的优雅场景,相信会给任何一个读过它的人留下深刻印象,因此值得说上一说。

小晏词抒写相思,大多有确定的抒情对象,或者是向一位让他刻骨思念的歌女倾诉,或者是在对一位曾经相爱的女子的回忆和期待中,自言自语地表白心曲,这首词的情景和写法,正是后一种类型。词中对象虽未确指,但从开头两句可以知道是一位歌女,而且是一位和卓文君一样深情而有才华、聪慧而有才干的女子。特别要注意的是,这两句不仅指明了思念的对象,而且把她和“疏梅月下”的画面连在一起,既写了场景的幽雅,又写了人的幽雅。这个开头为自己的相思提供了十分具体的联想对象,置身相似的场景,便会不由自主地想起对方,“满身花影”的结尾于是有了结构上的照应。但更为重要的是,由于有了开头场景与人相关联的描写,结尾这个看似洒脱的行为于是就带上了十分明确的感情内容。

“忆共文君语”。图为西汉卓文君


下片所写,是在怀念和期待中的疑疑惑惑,这种犹疑正是处于相思之中的典型心态。古乐府《莫愁乐》说:“莫愁在何处?莫愁在城西。艇子打两桨,催送莫愁来。”这就是“两桨佳期近”这一句背后的意思。小晏词化用古人诗句,总是十分高明,这一句也不例外。这是以背后的意思暗示盼望、期待,可是接下去却又是一个疑问,“采莲时节定来无”?一方面解消了“两桨佳期近”的期待之感,可是另一方面,却强化了相思的深切。解消了期待,却强化了相思,结构的妙趣由此而生。最后沉醉的场景也就因此自然而然地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相信这也应是在小晏心中留下长远印象的一个场景。

有趣的是,这最后的场景和行为,其实小晏是借用了晚唐陆龟蒙《和袭美春夕酒醒》“满身花影倩人扶”的诗句,可是用得如此贴切自然,这其中的味道,同样值得说上一说。

先看陆龟蒙《和袭美春夕酒醒》诗:

几年无事傍江湖,醉倒黄公旧酒垆。
觉后不知明月上,满身花影倩人扶。

这首诗写他自己和友人会饮,从酒醉到酒醒的一段感觉,妙处在最后两句,优雅洒脱,鲜明如画。不过要注意“醉倒黄公旧酒垆”一句,交代醉酒的场景,“黄公酒垆”相传是魏晋时“竹林七贤”会饮的地方,见《世说新语·伤逝》,后人经常用以泛指朋友聚饮的场所,如唐李颀《别梁鍠》诗有云:“朝朝饮酒黄公垆,脱帽露顶争叫呼。”陆龟蒙诗用这个典故,表明了诗中所写,是一位文人雅士的疏狂和洒脱。正是在这一点上,陆诗体现了和小晏词完全不同的抒情风格,因此两篇作品结尾相同的描写,也就有了完全不同的抒情内涵。

“醉倒黄公旧酒垆”。图为竹林七贤醉酒图

我们不妨对照陆龟蒙诗,看看小晏这首词的特点。

小晏词的抒情内容指向一位确定的女性,“忆共文君语”、“两桨佳期近”,用典就与陆诗不同。“采莲时节定来无”,这样的猜疑,表现的是对意中人的期待,对约会佳期的期待。与女性有关的抒情内容,正是词的本色。这些内容对这首词的风格特色有制约的作用。相比之下,陆诗只是表现自己一次醉酒的感受,诗是写给朋友看的(诗题的“袭美”是皮日休的字)。诗中表现的疏狂洒脱,是一位隐士的风范。诗的抒情内容与女性无关,风格也完全不同于小晏词。这是其一。

小晏词表现的内容,时间跨度比较大。从“疏梅”到“新绿替残红”,到“采莲时节”。而眼下的情形则是“满身花影”,在“满身花影”的情景中思前想后,有回忆,有期待,有失望,有犹疑。自然时空的时间跨度大,而且心理活动涉及的时间跨度也比较大。相比之下,陆诗受绝句体制的限制,写的只是一次醉倒到酒醒后的过程,时间短,内容也单纯得多。对照起来看,小晏词的心理内容就丰富复杂得多,也委婉细腻的多。这是其二。

“一夜满枝新绿、替残红。”图为初春嫩叶

小晏词的感情色彩比较强烈。这从“更谁情浅似春风”的埋怨、“一夜满枝新绿替残红”的夸张、“采莲时节定来无”的期盼等主观情绪强烈的句子可以看出来。而对过去的追忆,对约会的期待,都是在反反复复、疑疑惑惑的强烈情绪中表达的。因此最后一句,写的就是在期待之中的醉和醉后的感觉,以醉后的疏狂表现内心的强烈的情绪。陆诗最后一句的“满身花影倩人扶”,是在“觉后”,小晏词“满身花影倩人扶”,是“醉后”,相比之下,陆诗轻松洒脱,小晏词则比较执着强烈。这是其三。

小晏词的结构和语言表现,也在与陆诗的对照之中更加显出鲜明的特点。陆诗只是正面写一次醉酒到酒醒,先交代几年来的处境:“无事傍江湖”的隐居生活,定下一个洒脱的基调,然后就在这个大背景下写一次醉倒,借以表现江湖隐居生活的潇洒疏狂,结构上直截了当,并无大的转折跳跃。对照之下,小晏词则比较复杂,从一次赏梅饮酒听歌写起,次句才交代“追忆”,于是“疏梅月下歌金缕”,就涵盖了当下和过去两个时段,既是眼下的活动,也是追忆中的场景。“更谁情浅似春风”暗示了与情人的离别。下片便转入离别之后的期待,最后才回到眼下的期待,写期待之中的心理和行为,定格为“醉后满身花影、倩人扶”的画面。结构上小晏词要曲折复杂得多,词句之间的跳跃性也比较大陆诗是自然而然地顺接下来,诗句之间没有留下结构的空间,小晏词则有较大的跳跃,比如“忆共文君语”,之后是“更谁情浅似春风”,其间发生的事情都隐掉了。下片从“两桨佳期近”到“醉后满身花影、倩人扶”,中间也有很大的空间,只用了“采莲时节定来无”的疑问句,表示疑惑,表示思念,而从疑问到“醉后”,中间发生的事情也都省略了。句子组接的跳跃性很明显,这正体现了歌词作为一种音乐文学的重要特点。这是其四。

“采莲时节定来无?”图为荷塘一景

有了以上四点,再来看小晏化用陆龟蒙诗句的问题,就比较容易说明了。小晏虽采用了陆龟蒙诗句,但具体的语境完全不同,心情不同,处境不同,音律节奏不同(加了“醉后”二字,并在“花影”后稍作停顿),最重要的是表现力不同。陆诗的“满身花影倩人扶”,是在“觉后”;而小晏是“醉后”,这一改动,不仅是小晏写眼前的实情,而且从语言表现上看,更为合理,也更有表现力。陆诗虽然也是很优美洒脱的形象,但既然已是“觉后”,却又要“倩人扶”,就多少有做作之嫌,难免有点装疯卖傻的味道。(当然,陆诗多少还值得一读的原因也在于这种在洒脱中体现的装疯卖傻,这一点应该肯定。)小晏改成“醉后”,一切便顺理成章,从前面的铺垫照应中一步一步地逼出来,非常自然、真切,用别人成句犹如己出,其表现力甚至可以说超过了陆龟蒙的原句。

金人刘祁《归潜志》卷八说:“先人尝云,诗不宜用前人语,若夫乐章,则剪截古人语亦无害,但要能使用尔。”把前人诗词的成句借过来,为己所用,这是歌词写作中十分普遍的现象,小晏便是个中高手。这首《虞美人》,借用陆龟蒙诗句,改变了语境和修辞限定,便产生了完全不同的风格和效果。可以说,诗词的语言,其含义和表现力,不仅由语言本身决定,更重要的是还会受到语境的制约。相同的句子,在不同的语境中,受各种综合因素的勾连,其含义的重心会发生偏移,表现力也会因此而不同。因此,分析诗词语言艺术的优劣高下,不能只着眼于词藻和句子本身。这是小晏这首词给我们的一点启发。

禹晗 编辑  /  宇飞 校对

通识联播,每晚6点准时为您播报

Copyright © 北京笔记本销售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