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笔记本销售联盟

圣经问题:女人需要蒙头,男人呢?

藏文聖經公會TBS 2020-09-20 16:02:52


↑↑↑請點擊上方↑↑↑

【藏文聖經公會TBS】

免費訂閱

Tips

《撒拉弗手中的紅碳---微信希伯來語課程》我們在每個安息日結束後(即七日的第一日)推送出新課。

兩課之間,我們會選擇一些有助於我們學習希伯來語的歌曲、電影、電視劇、紀錄片等資源穿插播出。

上一篇文章圣经问题:进入内屋,祷告你在暗中的父发出以后,上海一位牧师给我留言:阎弟兄,你的这个解经太可怕了。


我忙留言:不是我的解经,只是想起了三十年前一位年迈的拉比送我礼物时的情景。又追加了一句:我只是回忆往事讲了一个故事而已,算不上是“解经”。


弟兄看我诚恳,粘贴了一段经文给我:


看见弟兄给出的经文后,我笑了,留言道:保罗冤啊!


我没有读过神学院,更不敢私下擅自妄解经文。还记得有一位姓曾的伯伯有一次从美国回来,我原本不认识他,但他约我去他家里见一面。他们家在愚园路安西路那边的一栋别墅里,去了以后才知道自己早年就是在他们家浴缸里受浸的。


曾伯伯曾希望我去福勒读神学,如果我愿意去,他可以帮我申请资助。只是告诉我不要说自己一定要回来,免得拿了专门项目的资助却不回来而令他为难。


那时我的心在以色列和希腊,以色列因为和我们没有外交关系,所以只能想着去帖撒罗尼迦大学先学习七十士译本,之后再找机会去希伯来大学。


那时我不喜欢受任何人的恩惠,单申请护照这第一项就因为没有任何经济担保而不得门径,对此我也不喜欢向任何人提及。尽管贴大连续几年都给我寄来了入学许可函,给我保留了位置,并和驻北京的大使馆联系,只要我去就可以给我签证。


从15岁起,我就决定这一生不用金钱做事,为了学习,我想过搭车,徒步,越境.....


如果我当初真的背起行囊走了过去,那我今天读经文大概就会更自信一些,不过,也许我那样跨越边境时,这赖以存活的身体早已因为一粒小小的“花生米”而化作尘土回归大自然了。


这几天我反复地读着弟兄给我的经文,只是我又往前跨越了一节:


保罗说:


我愿意你们知道:基督是各人的头;男人是女人的头;神是基督的头。


保罗先把次序告诉了我们,有了次序,就不会混乱。


第四节接第三节道:


凡男人祷告或是讲道,若蒙着(κατα)头(指基督),就羞辱自己的头(即基督)。


对啊,既然基督是我们的头,那么我们无论祷告或讲道岂不应该是彰显基督吗?


基督是男人的头!但牧者的讲道和祷告为什么又往往会形成一个屏障让我们看不见基督呢?


我心里叹息:大家明明知道这个道理,为什么在很多教会里却是只见牧者而不见基督呢?!要知道牧者只是转瞬即逝的存在,而基督才是教会的头啊!蒙着这头κατα---建立一个从上到下的屏障)就是羞辱你自己啊!


凡女人祷告或是讲道,若不蒙着(ακατακαλυπτω)头,就羞辱自己的头,因为这就如同剃了头发一样。


看来那个时代和今天一样,教会里还是姊妹居多。


犹太传统从来不认为女人应该像男人那样尽披戴祈祷巾祈祷的义务,再者,男人的衣服也不适合女人,女人不可穿戴男人的衣服这也是律法所禁止的。


然而,教会聚会毕竟和犹太传统会堂有了区别,女人公开讲道和祈祷这样本有悖传统的事也应需出现了,但这一变革是否已经超前到容让女牧者连得男牧者在讲道和祈祷中都需遵守的规矩(戴祈祷巾)也不必守了呢?!


这不守规矩之事,始作俑者可能还是男人吧,因为从他讲道或祷告中已经让人看不见了头(基督),又怎么要求女子按外面的规矩(祈祷巾)行事呢?!


教会的问题和世界的问题大抵都差不多,都想做王作头给别人立规矩让别人顺服,而不喜欢凡事规规矩矩按着次序行,把自己放在当放的位置。


女人没有了头发岂止是女人自己的羞辱,难道不是男人的羞耻吗?


女人若不蒙着κατακαλυπτεται)头,就该剪了头发;女人若以剪发、剃发为羞愧,就该蒙着头。


是啊,男人都需要披戴祈祷巾,女人为什么不蒙头呢?难道女人因为有长发就可以不蒙头吗?


现在美国纽约新派女拉比也用祈祷巾,只是她们的祈祷巾的色彩很女性化,很优美。


男人须尽男人的责任,女人当守女人的本分。祂创造不同的性别不是因为重此轻彼,而是为使这世界更加和谐。


男人本不该蒙着(κατακαλυπτεσθαι)头(基督),因为他是神的形象和荣耀;


保罗的逻辑推演得出了结论:男人首先不能遮住头(基督),只有你不去遮住基督,让基督的话语进入教会进入世界,教会才能真正成为基督的身体,女人也才能真正地顺服男人,有了这样的次序,教会才不会混乱。世界看见教会这样的见证,其中的人怎么能不受吸引而发生改变呢?!


男人不能责怪女人不顺服自己,男人应该先省察自己是否已经顺服了基督。


许多年来,我一直有戴帽子的习惯,记得洪水那年在吉林白城的一间教会,大家在祷告,我也低头。后来东门的GY叔叔对我说:人家都看着你。我问叔叔为什么他们看我,叔叔对我说: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祷告时怎么可以不把帽子脱下来呢!


也记得在汉口路西藏路路口那间摩尔堂的二楼,我刚响应牧者的呼召闭上眼睛开始祷告,就听见一位招待冷冷的声音说:把帽子脱下来!


教会从犹太进入外邦,已经建立起了自己的传统。我自己则在犹太和外邦这两种传统里常难以快速切换和兼容。


我绝非要让今天外邦的信徒都回到犹太的传统,但我始终认为我们读经时至少应该多了解一些经文的背景,这样才能真正理解经文本质的涵义并找到与自己民族语言及背景相对应的语词传递原来的信息。


我也不是一个男权主义者,对女性及新时代牧者们想要参与服侍的意愿及她们的负担我也能理解几分,但在基督里的次序,我们必须得尊重。


就今天男性牧者在会堂里讲道或祷告中应不应该也按照犹太传统把祈祷巾戴在头上一事,我既不反对也不赞成,但对于犹太人自己而言这从来不是一个可讨论的话题,反倒是女人应不应该也像男人那样戴上祈祷巾祷告讲道不时会有争议,在西墙前也屡屡引发争执。


从今天的经文里我们也能看出那时候已有争论,我想关于女子是否应该戴经文匣、祷告巾这类的争论还会继续下去。西墙前的争执不会停息!



上面是我个人对《哥林多前书》11章3-7节的理解,不算是解经,如此写出来,也只是让大家能略微明白我对保罗所写文字及其背景的一些看见。


读过哥林多前书十一章的弟兄姊妹,你可以告诉我你们自己是怎样理解的吗?


约舒亚·尼玛扎西

4/12/2017







如果你打开上面这个二维码,你会发现是转账,这是因为:因为苹果系统取消了原有的“赞赏”功能,所以我们特别制作了一个十一渠道,以表示我们欢迎任何分别为圣的部分。



你的支持对我们在有限的时间里完成祂交托的工作非常重要!

但请量力而行,凡事不要太过!




【藏文聖經公會】

微信號:Tibetan-Bible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授課老師:約舒亞尼瑪扎西

微信號:ShalomChina(此号已满)

    新號:ShalomTibet (此号可加)

查看希伯來語課程目錄,

請點擊下方【閱讀原文】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北京笔记本销售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