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笔记本销售联盟

剑三故事丨我们谁都不渣,为什么还是各自奔天涯(下)

剑网三私人定制 2020-09-15 13:50:26

标题:我们谁都不渣,为什么还是各自奔天涯

作者:不易染尘

来源:百度剑网3吧



(接上)

拂衣把时雨塞给我就去跟予尘组了队,孤城和清光不必说,自然是带着各自的徒弟。

八个人各说各的场面太混乱,帮会yy破天荒地开了小房间而不是全聚在一个频道。

我没跟时雨单独相处过,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在她本身也不是话多的人。

只有我们两个人的yy里气氛有点冷清,偶尔说出来的都是跟任务相关的东西,诸如先神行哪里,任务物品取好没有。

万花摘星楼那个任务很折腾人,起先我没弄清楚那个悬空buff的意思,走到崖边总是习惯性一个二段跳然后越飘越远。

好在时雨脾气很好,失败了好几次都不见她失去耐心,到npc旁边没等到我就又传送回楼上。

来来去去折腾了很多次终于做完了这个环节。

后面的内容就简单了很多,但我们的进度还是落后了一大截。

拂衣和予尘做完了就跳来我们这里旁听,一边听一边吐槽我和时雨闷不吭声挂什么yy。

我就纳闷,拂衣把我打发来跟时雨做任务不是为了跟予尘独处吗,跑过来凑什么热闹。




七夕过去没几天月白终于快满级了,孤城跟予尘商量把原本周五晚上开的血战改到周六等月白满级再开,予尘问了问大家的时间,除了时雨其他人都没问题,时雨让予尘不用顾她。

清光在孤城面前蹦来蹦去让他喊爹,竹子比月白先满级又是PVE老手,打副本定胜负这种比赛规则根本没有存在的必要,不需要比,一眼就可以看出胜负。

但孤城不服,说万一月白天赋异禀进本一次学会两次熟练三次能指挥呢。

清光让他醒醒别挣扎了。



孤城高高兴兴买了金领着月白进本,奈何这妹子不是像予尘当初装萝莉一样故作手残卖萌,而是真的什么都不会,予尘怕她添乱就叫她先躺尸,下次开十人本教她。

不知道是不是拂衣太黑的缘故,那天的血战一如既往黑万花,打到黑齿一个万花牌子都没出,连元气散件和治疗加速散件都不多。

也正好,不然拂衣和月白都需求牌子予尘又要为难了。




打到男女神面前团里开始刷屏求出武器求出精简求出大铁。

予尘一边叫我们别立flag一边安排分工,刚把人分好让我们检查装备奇穴准备开,突然掉线了。

随后在群里说停电了,一时半会儿上不来。

好在竹子有隔壁服的亲友可以来救场指挥,要了予尘的账号密码确认完之前的分工就开打。



我印象中直到我不再打血战的时候男女神都还很容易纠结,那天也是。

整个团如同中了魔咒,总有人出错,千切子寒光点一个死一个,纠结到有些人开始不耐烦甩锅指挥。

竹子喊来的那位指挥本身就是义务救场,被甩锅了语气愈发不好,一改前面的boss予尘温和的指挥风格,严格得近乎严苛,谁出错喷谁,错一次扣1000工资,总算过了boss。



打的时候我就在想,这样纠结怕不是要出大铁。

结果一摸,没出大铁,出了北苍霜月,花间武器。




北山烟雾始茫茫,南津霜月正苍苍。

我至今还记得那把武器上写的黄字,因为拂衣说过这个武器名字很好听,还威逼我给她写了那句诗。

出了北苍我替拂衣感到开心,但这把武器出在这种时候我又有点担忧。

因为这次团里不只有她一个万花,另外那个还是孤城徒弟。



果不其然,拍到北苍的时候指挥说八千起要的出价,拂衣和月白同时打了8,拂衣的先发出来。

指挥说第一个八千有效,要的继续拍。

月白打了1W,拂衣打了P。

又是她让。




予尘号上是竹子请来救场的隔壁服指挥,与我们非亲非故。

不是予尘。

所以没有一秒迟疑,拂衣打完P那支笔就被插给了月白。

好像团里除了我没有人认为这有什么不妥,可是我什么都没说。

我只是想当然地觉得即使说点什么也无济于事,一个是拂衣,一个是孤城徒弟,团长又不认识我们任何一个,我要说句什么才能不把局面弄得更糟呢。




之后,照常拍完所有东西算工资,竹子代我们向指挥道了谢,路人接连退团,只剩我们帮会的几个人。

拂衣说她去打战场,说完就退了团。

以往我们打完本都会一起玩一会儿,放烟花截图或者回帮会杀猪,这次予尘和时雨不在,拂衣又退了团,例行的帮会活动也没有了。



我神行了纯阳,论剑台。

看到清光和孤城在帮会频道贫嘴,拂衣开始击杀刷屏。

无暇去思索月白一个新手小白为什么拍装备拍得那么熟练,只是觉得这会儿的气氛让我有点窒息,像逃一样退出了游戏。





我以为拂衣会在群里损孤城几句,可是没有。

我以为时雨会问问我们打本出了什么拂衣还是那么黑吗,可是也没有。

我以为予尘会关心一下他停电之后竹子喊来的指挥怎么样,男女神有没有纠结,可是依然没有。

这件事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只有我一个人想了一大堆,无从说起。

我甚至开始怀疑那天根本没有出北苍霜月,根本没有拍装备的8k和1W,都是我的臆想。



可是从那天起拂衣突然变得很沉默,除了时雨艾特她,几乎不再在群里说话。

我和予尘喊她打33她也是沉默地陪我们打完,连以往每场都要作为开场白喊一句的先打丐帮都不再喊,予尘问她怎么了,她只是很敷衍地说了一句JJC是dps主场奶妈没什么话好说的。





第二周开血战,予尘在群里喊我们组他。

以往我们开本都是帮里人先进组再喊人,那天等了很久拂衣和时雨都没有来。予尘在群里艾特了拂衣好几次都没有反应,时雨倒是回了句今天有事不打本了。

一直到20=5的时候,拂衣还是没有任何反应。予尘说去给她打个电话问问怎么回事,过了两分钟,予尘说拂衣打过了没CD,我们打吧。

清光当即就是一句卧槽,拂衣竟然背着我们打本!

孤城说背个鬼她哪背得动我们。



这两个人完全没有意识到哪里不对。

可我也说不清是哪里不对。

拂衣不喜欢打本,打副本一直都是陪我们,怎么会自己先去清了CD。





那天的血战我打得心不在焉。

我说不上多喜欢PVE,玩PVE只是因为刚满级予尘他们就带着我大战,然后带着我打本。

PVE对于我来说只是一种和亲友一起玩的媒介,这个媒介换成JJC战场插旗巡山攻防甚至什么都不干挂机看风景都是一样的。最初我们有五个人,这个相处媒介是大战,后来我们人数越来越多,这个媒介就成了打本。只有打本的时候我们可以全部到场连续几个小时一起协作做同一件事。

可现在拂衣和时雨不跟我们一起,副本还是那个副本,玩的心情却不一样了。



不知道予尘是察觉到了我的心不在焉还是对拂衣说的已经打过了没CD了心存怀疑,打完血战他没有喊我们回帮会杀猪,而是喊我去了论剑台,说有事跟我说。

清光他们在团队频道起哄,说哎哟你俩有什么小秘密。

我不懂他们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只希望是真不懂。





予尘没在队伍频道打字,而是直接在yy问我知不知道拂衣怎么回事,是上次他停电掉线之后发生了什么吗。

我给他讲了那天血战出武器月白和拂衣拍的事情,予尘问我,所以你和孤城清光都什么都没说就看着拂衣让了武器吗?

是啊,什么都没说。

予尘叹了口气,说,你傻不傻。



我觉得我是挺傻的。





予尘说他还有点事,让我别想太多,然后下线了。

那天我一个人在论剑台挂机到两三点,想了很多很多。



我想起我刚满级的时候予尘开着秀萝号喊拂衣和孤城来带我们打大战,他们俩嘴上说着pvp不大战但还是很快进了组,陪着我们一遍又一遍地坑。

我想起拂衣是很不喜欢打本的,她喜欢战场抢人头,每天都在群里晒她的击杀数第一,喜欢冲进红名堆然后双太阴退回恶人这边,说太阴指是花间最风骚的技能,有太阴就放肆。

我想起每次我和清光在群里问什么拂衣都会很耐心地解答,积极地给我们找各种攻略帖。

我想起予尘开团被人喷的时候拂衣立刻开麦替他喷回去,还追着那个人杀了好几次,后来被骂被悬赏也只是在群里发截图跟我们说看有人来送钱了。

我想起她陪我们打了那么久副本,我们却从来没有陪她打过战场巡过山。



孤城在荻花拍马具的时候打了个P清光立刻帮他拍下了那个马鞍,可是拂衣对着她很喜欢的武器打了P我们谁都没说话。

她是曾经让过装备,但那不代表每一次都该她让。

没有谁欠谁,没有谁该理所当然为谁付出不求回报。





又想到予尘说的那句你傻不傻,觉得自己是真的傻。

拂衣P完装备退团走的时候我还在想要是予尘没停电多好,要是时雨也来打本了多好,要是孤城收的徒弟不是万花多好。

遇事总是下意识甩锅。

其实最该诘问的是我自己,要是我说了点什么多好。

以拂衣的性格,我为她说句话她可能还是会让,但总好过我们什么都不说。

让她失望的不是拍不到武器,而是我们的态度。

孤城和清光的脑回路根本想不到这么多,我想到了却什么都不做,才是最可恶的。





想了那么多之后我觉得我不能再这样怂下去。

我去找时雨聊了聊,然后买了个装备毕业的万花号。

时雨告诉我拂衣没具体跟她说发生了什么,只说不想再打帮会团本了,但她对那支笔还很挂念。

那之后予尘也不开团了,说是三次元忙,开团太耗费时间和精力。

其实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予尘当时到底是怎么想的,真的是忙才不开团了,还是因为拂衣。




拂衣还是一如既往的黑,我开着万花号跟她们打了好几个CD都没再见到北苍。

一起打了几次本拂衣对我的万花ID也有些眼熟,进本会打招呼说好巧又遇到花哥啦。

其实一点也不巧,是时雨喊我的。

有时候她们也会喊上我一起大战或者战场,一来二去好像又以这样一个新身份和拂衣成了亲友。

也许是喜新厌旧,也许是对拂衣心有愧疚,我玩万花号的时间渐渐多过了玩纯阳号的时间,因为怕拂衣猜到是我,经常双开着两个号,万花玩别的,纯阳在论剑台挂机。

我的道长好像总被我停在纯阳看雪。



孤城和清光还是老样子,插旗、对骂,只是身边多了两个徒弟。

起初我因为月白跟拂衣抢武器对她颇有成见,总觉得她作为一个新手小白拍装备不该那么熟练,更不该跟拂衣抢武器。

但慢慢地又觉得我的想法很像是在甩锅。

无论月白是装小白还是真小白,她拍自己需求的装备都没什么不对。

何况拂衣是自己打的p。





开万花号打血战的第八个CD,终于又见到了北苍。

这次拂衣没有再让谁,跟团里另外两个万花一路拍上去。

好巧不巧,那天团里偏偏有一个土豪花,硬生生把那支笔抬到了12W。

拂衣终究还是打了P,大概是没那么多钱。

我倒是莫名兴奋,玩万花号的这两个月等的不就是这一刻吗?

直接打出了15W,那个万花问你不是有北苍了吗怎么还拍,我说,给拂衣。

团长无视了拂衣在团队频道打的一串问号,直接插给了她。



拂衣密聊我一个问号,我没回。

她又问,你是谁的小号吗,我还是没回。

最后她问,是予尘吗?

我下线了。




功成身退,再也没上过那个万花号。




我没想到的是,第二天一早打开帮会群就看到拂衣半夜三点多说的话。

我A了,大家再见。

上游戏,她的名字果然灰着。

看到右上角白色的小信封,我心想是不是拂衣给我留了什么话,结果一路大轻功到信使那里,看到的是时雨给我写的信。

那封信很长,前面一大半在讲拂衣。

拂衣早就跟她说想A游戏了,只是北苍像一个夙愿一样留住了她,既然夙愿达成,自然就A了。

拂衣昨天问过她我那个万花号是谁,是不是予尘,时雨回答不知道。

信的后半部分回忆了一下我们帮会的几个人认识的过程,原来那些我以为只有我很在意很惦记的小细节时雨也都记得清清楚楚。



信的最后是,虽然你喜欢拂衣,但是我喜欢你,虽然我喜欢你,但是我也喜欢拂衣,所以再见了。




可是我不喜欢拂衣。

我对拂衣表现得很关心是因为在亲友关系之外还多了一层感谢和愧疚。


买万花号给拂衣拍装备只是想用这种方式补偿她。

我很想把这些告诉时雨,可是又觉得说了也没有什么意义。

我对时雨也没有亲友以外的感情。






清光、孤城还有唐断腿对拂衣跟时雨突然A游戏很不解,在群里叽里呱啦问了一大串为什么,说了一大串别A大家一起玩得挺好的干嘛突然A游戏。

竹子和月白则是完全在状态外。

而予尘,对此没有说一个字。

那天晚上予尘还是在群里问我大战了吗,我上线组了他,却并不想打大战。

一个义金兰把予尘拉到论剑台,两个道长又像大家都还在一起玩的时候那样在论剑台站着。



我问他,你不问问拂衣和时雨为什么突然A游戏吗?

予尘说,没什么好问的,游戏都是这样,玩着玩着就有人走。

我又问,可你不觉得很突然吗?

予尘沉默了几分钟,然后在qq上给我发了很长一段话。




予尘说那天我告诉他打本发生了什么他就知道拂衣怎么回事了。

他也一直都知道时雨喜欢我,同样,也知道我不喜欢时雨。

不是每件事都有是非对错,也不是你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就可以去改变。

人海茫茫,聚散都是常事,没必要太执着于了解具体的原因。



然后他问我,难道你以为我们这群人可以一直一起玩吗?傻不傻。

是真的傻。




幼儿园的时候我家那栋楼有好几个跟我年龄相仿的小孩子,每天都要在楼下一起玩到爸妈再三催促才恋恋不舍地回家。

小学的时候在班上有两个玩得很好很好的好朋友,经常到对方家里一起写作业,父母也因为我们玩得好而互相认识。

初中的时候有几个兄弟相称的好哥们,中二病发作谁被惹到了就几个人一起跟别人打架,打到挂彩还要义气为先坚决不丢下哥们跑路。

高中的时候同宿舍的几个人谈天谈地谈理想谈未来,约好大学报一个学校以后都回本市工作,高考完通宵喝酒聊天半夜压马路唱歌。



可是这些人后来都渐行渐远了。

我又怎么会幼稚地想游戏里这几个亲友天长地久。




没过几天我发现时雨消失在了好友列表里,不知道是删号还是卖号转服,qq好友列表和帮会群里也再找不到这个人,拂衣也再没有上过游戏。

也许是一语成谶,好友列表里的其他人也慢慢从我的游戏世界里退出。

转服的,换游戏的,戒网游的。

恋爱的,结婚的,工作的,考研的,出国的。

更多的是留下一句江湖不见的签名就再也不上线。

就连孤城和清光上线的时间也少了起来,以往总是流连在主城插旗的他们变成做完日常就下,或者连日常都不做,隔几天上线打一会儿JJC。

予尘还是每天叫我大战,除此之外很少看到他在线。

帮会群变得沉默,一如最开始我们谁和谁都不熟的时候的样子。



我开始习惯这样的日子,不再依赖于靠亲友支撑起游戏。

眼神或yy战场,世界频道的成就团,打完就散绝不纠缠的JJC队友。

装备毕业,2W斩,做完飞狐面具和逾辉耀,挖齐挖宝挂件,声望全尊敬,拍到腾空画影夜话白鹭。

看着我的道长从初涉江湖一无所有到满身风尘近似沧桑。

唯有那身南皇从最初到最后没有换下来过。





15年的七夕,予尘在大战以外的时间上线组了我。

在队伍频道打出的第一句话是,今年拂衣还在我就能拿三年成就了。

见我沉默,他又说,我就随口这么一感慨,你是不是又在乱想,傻不傻。



予尘总是说我傻。

从最开始他还在玩秀萝号升级路上捡到我的时候开始,我摔死了,卡任务了,拉了太多怪被打死了,他都会笑我傻不傻。那时候我总是会迅速辩驳,你才傻。

后来是一起在论剑台挂机我长吁短叹的时候,生活上遇到烦心事在群里吐槽的时候,因为游戏亲友的离开失落低沉的时候,他在劝慰我之前或之后总会加一句你傻不傻。

我却再也不想辩驳什么。



做到摘星楼任务,突然想起去年的七夕任务在这里卡了很久,时雨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等我重来。

想起事来就在摘星楼上呆了一会儿,错过了buff时间,没有及时落地。

没等我解释或道歉,予尘就在队伍频道说,别想了,这不还有我陪你大战陪你做七夕任务吗。

这个人真烦。





15年10月末,或者11月初,记不清具体什么时间了,剑三出了95级。

沉寂了很久的好友列表突然热闹起来,那些A了很久的人纷纷回来升级。

看久了帮会频道的1/42,突然看到在线人数突破了5差点老泪纵横。

最惊奇的是,拂衣也回来了。



拂衣在帮会频道说了句,你们爹回来了速来跪迎!

孤城清光唐断腿竹子月白打了一排#鄙视 

这种似曾相识的场面似乎一下子把时间倒回了2013年。



然后大家开始闷头升级,中途帮会还收了好几个人进帮,大概都是在升级路上捡到的无家可归的回归玩家。




我和予尘组着队升级,喊拂衣来,她说已经在组里了。

我因为这么久一直没A的缘故,装备比予尘好很多,大多数时候是我在前冲锋陷阵放肆砍怪,他在后面慢悠悠戳几下,时不时还炸我气场。

大概是我和予尘坚持每天大战操作毫不生疏的缘故,我们升级速度比帮里其他人都快。

满级之后先去做任务解锁了新奇穴,打了送装备的地图怪,新茶馆新阵营日常走一遍,然后开始研究新大战。



随后不久其他人也满级了。

正大轻功在阴山大草原飞来飞去看windows桌面的时候,拂衣密聊我说,副帮主求带大战战。

这称呼让我手一抖,摔死了。

我让她直接组我,没想到进组了两个人,她还带了个纯阳。

又是纯阳。




队伍里三个纯阳一个万花沉默相对,拂衣最先开口打破了沉默。

“[拂袖]这个是我情缘缘”。

其实不用介绍,看id就看得出来。

“[易寒][予尘]这是我以前的亲友,帮主和副帮主”。

拂袖说,你们好。



拂衣在门口喊大战开荒来个T,来了个天策。

问过天策也不会打,就喊来了yy。

又是似曾相识的场面,不同的是这次拂衣二话不说切了离经。




拂袖比当初的我和清光还小白,放技能几乎是哪个亮了按哪个,开场一个镇山河插在boss身上。

那天大战是梵空禅院,本来就不太好打,何况带着一个纯小白。

拂衣在队伍频道道歉,说拂袖是直升到90才开始做任务的,非常抱歉。

好在喊来的天策脾气不差,跟着纠结也没抱怨什么。

予尘事先看过了攻略,又承担起指挥和教学的重任。

听他在yy给我们讲boss机制、教拂袖点奇穴,一恍惚好像又回到了我才满90级他和拂衣孤城带着我和清光大战的时光。



打到老三,读完碑铭一进去拂衣在yy惊呼一声哎呀我游戏怎么黑了。

我不禁笑出声,还好没开麦没让他们听到。

予尘一直开着麦,解释完是副本设定之后也笑了起来,拂衣怒喝一声再笑仇杀你。



真的好久没有和他们这样轻松愉快地相处了。





大战打了有两个多小时,筋疲力尽。

天策道完谢就退队退yy了,剩下三个纯阳一个万花面面相觑。

拂衣说,我们也退啦,然后离开了队伍。

剩下两个纯阳面面相觑。

回主城交完任务纠结着要不要去找拂衣聊聊,她回来还没跟我聊过天。予尘说,想问就快去,游戏不方便就qq。我出去有点事,回来再给我汇报。

然后下线了。

这个人真的很烦,特别烦。





予尘下线之后我去了天子峰,一边跳柱子一边纠结要不要去找拂衣聊天。

憋了一肚子话不知道从何说起。

来来回回跳了五六遍,终于点开她的头像发了个表情过去。

拂衣秒回,终于憋不住来找我啦。

这一个二个对我的心思都了如指掌,让我感觉像被扒光了示众。

拂衣说,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想问,我也有,轮流来吧,一人问一个,你先。



我犹豫了片刻,问了眼下最好奇的问题。

你那个纯阳情缘是谁?

拂衣说,不是时雨,是我男朋友。




然后轮到拂衣问我。

每次被她问问题我都无比紧张,因为这个人讲话完全不绕圈子,就像她撸人头一样快狠准。

拂衣问,那个帮我拍北苍的万花是你吗?

无可避让,我只好回答是。

又奇怪她怎么当时以为是予尘,现在又猜到是我了,就问,你当时不是以为是予尘吗?为什么?

拂衣说,因为我自作多情。

这话我倒是不知道怎么接了,她说出来的自作多情不知道是不是我理解的那个自作多情的意思。

拂衣又问,你为什么要练小号帮我拍北苍?

我如实回答,因为眼睁睁看她让了装备没帮她说话很愧疚,看她从那之后就心情不好的样子更觉得自己做错了事,就想补偿一下她,但是开大号怕她不接受。

又轮到我问她,想了想还是问出了那个我一开始就想问的问题。

时雨现在怎么样?



我很怕拂衣的回答是我想到的最坏的结果,时雨从A游戏就不再跟她联系了之类的,所以问完这个问题就故作镇定实则心虚地去倒了杯水洗了个苹果,吃完苹果又出门了,不敢看电脑和手机。




等我回去看到拂衣说时雨挺好的最近在玩天刀的时候总算松了口气。

如果时雨因为误会我喜欢拂衣而跟拂衣疏远了,我再怎么样都没办法弥补吧。



也因此想起了七夕拂衣让我去跟时雨一起做任务的事情,想必那时候她就知道了时雨的心意,只是两个人都没告诉我,我又根本没注意到,才误会成了拂衣想跟予尘一起,我和时雨只是两个被赶到一起的电灯泡。

我问拂衣,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时雨的事。

拂衣竟然学着予尘的语气说了句你傻不傻,你又不喜欢她,跟你说了有什么用,让你早点拒绝让她早点A吗?

我纳闷拂衣怎么这么言之凿凿地认为我不喜欢时雨。

拂衣反问了句,那以你的情商你有看出来我那时候喜欢予尘吗?

情商低归低,这个我还是看出来了一点点的。

只是面基的时候他们否定过一次,我怕是自己想多了,不敢确定。





正准备问拂衣喜欢予尘怎么不告白,她倒先把事情原原本本讲了一遍。

那时候拂衣A游戏一部分原因是副本让装备我和孤城清光冷眼旁观让她失望,另一部分是因为予尘。

我告诉予尘那天血战发生什么之后予尘去找过拂衣,宽慰了她几句,拂衣心一横就干脆跟予尘告了个白,结果予尘回她一句谢谢。



“网恋本来就是困难模式,单恋难上加难,我又不抖M,干嘛要这样为难自己。”

“后来冷静下来想了想,我也未必是真的多喜欢他,毕竟彼此了解不深,游戏里相处得多,现实却只有一面之缘。我喜欢的可能只是一个符合我心中所想的设定,不一定是他这个人,所以也就算了。”

“但是想得开归想得开,这个人天天在我面前晃我还是淡定不了,就干脆A了游戏。”



我叹了口气,不知道说什么好。

还好她看得通透。



A了游戏之后拂衣把原先放在游戏里的心思移到了现实中,她本身就是长得可爱性格又好的姑娘,身边不乏追求者。等她把眼光从游戏里拉出来,渐渐地也能看到别人的好,对予尘的念想也就随着时间推移一点一点断了。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离开游戏她收获了一个相处融洽的男朋友,也就是她带来剑三的拂袖。





我的思维还沉浸在对拂衣和予尘的长吁短叹里,拂衣的又一条消息又把我拉了回来。

“你知道为什么我经常开孤城和清光的玩笑却从来不开你和予尘的玩笑吗?”



她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好像确实是这样。

我和予尘经常在论剑台挂机,连孤城和清光都时不时起哄,拂衣却从来没开过我们玩笑。

但是还能为什么,因为拂衣喜欢予尘啊。



正待我打字回她,拂衣又说,因为清光和孤城都是笔直的直男,清清白白天地可鉴。

说完就丢下一句我去洗澡啦拜拜,留我一脸懵逼琢磨着这话好像哪里不太对。





拂衣说的话不能作数对不对,毕竟她是个天天把搞基挂嘴边的人。

但被她这么一说我还是想了很多很多,因为我本身就很喜欢胡思乱想,别人一句无心的话我经常能琢磨很久。

我没有谈过恋爱,没有喜欢过女孩子,但我也没有喜欢过男的。

可能是天生情感比较淡薄,我一直觉得人世间有吸引力的东西太多了。游戏也好电影也好,书法也好画画也好,旅游也好运动也好,有很多事可以充实我的生活,而且这些事情招之则来挥之则去,不需要用心经营,更不用费心费力地去揣摩一个人、讨好一个人。

对我来说谈恋爱好像不是一个必须选项。



但是拂衣这样说自然有她的道理,她知道我什么性格,不会故意说句模棱两可的话来戏弄我。

可是我有理由去怀疑予尘的取向吗?好像也没有。

一直以来予尘都表现得很正常,而且他谈过恋爱,是跟女孩子。

更何况,比起他来,我是这么平庸的一个人。



正琢磨着,予尘又来喊我打大战。我好像找到了跟他聊天的突破口。

打完我问他,为什么这么久以来每天都要喊我大战。

结果予尘理解错了我的意思,反问我,你不想打吗?

我当然不能回答不想,只好说不是这个意思,就随口问问。

他说,习惯而已,不想打以后就不打了。

误会深了。




感觉气氛有点奇怪,就本能地想找点别的话题来缓和一下。

我又问,当时拂衣跟你告白你为什么回了个谢谢?你不是喜欢她的吗?

以我现在的思维来看,这个话题转的真的很糟糕,从问的内容到问的方式都很糟糕,但当时的我没有这个觉悟,想到这里就问出了口。

予尘说,不回谢谢该回什么?谁告诉你我喜欢她?

紧接着又来了句,有时候你说话我特别想剑飞你。

我不是剑纯,不知道在剑纯的世界里剑飞这个技能是更注重打断还是更注重沉默,但予尘这个剑飞命中了,效果是既打断又沉默。



沉默到两个人都交完了大战,又都神行了论剑台,按以往的程序,下一个步骤就该是我看着予尘下线了。

结果他没下线。

而是在队伍频道发了句,你喜欢拂衣吗?




怎么又是我喜欢拂衣。

我把原本酝酿着想讲给时雨的话都讲给了予尘,还告诉了他拂袖是拂衣的男朋友。

然后问他,所以你当时没答应拂衣的告白是因为不想跟我抢吗?鹬不想跟蚌相争结果还是渔翁得利了,你亏不亏。

予尘没说话,加我仇杀对我使了个剑飞,然后下线了。

我被这个剑飞打懵了,第一反应是他没脱战怎么退的游戏,第二反应是,好心疼我们吃芙蓉出水宴吃出来的生死不离。




qq上给予尘发了个表情,不理我。

又发了句喂喂喂,还是不理我。

万般无奈留了句“你不知道加仇杀好感度会清零吗?”

滚去洗洗睡。


第二天五点醒了,拿起手机一看予尘在我睡了之后给我回了好几句话。

真的不喜欢拂衣,一直都只是把她当亲友。

我说了想剑飞你,说到做到。

双开把好感度刷回生死不离了。

为什么你好友列表里有个叫时雨的七秀小号还单独一个分组?

时间是凌晨三点。


迷迷糊糊回了句因为时雨跟你一样,我给她留着id,又睡了过去。

我是想说,因为时雨跟你一样误会我喜欢拂衣还因此A了游戏,我不知道她是删号了还是卖号转服了,想留着她的id如果以后她还回来玩还给她。


再醒来的时候看到予尘说了句,我跟她不一样。

什么不一样?




第二天予尘没有喊我大战。

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这个人和大战一起从我的游戏世界里消失了。

回来体验过了95级的拂衣带着拂袖又A了游戏,不过这次没有A帮会群。

孤城和清光继收徒弟之后又发展出了给帮会收人的爱好,从升级路上就开始捡人进帮,满级之后更是四处勾搭诱骗奶妈。

才开95级没多久,无帮可归的回归玩家和新手很多,帮里真的被他们收进了很多人,日常在线人数都能有20+了,群里也天天999+热闹不绝。

予尘连着几天没上游戏也没在群里说过话,帮里新来的人还问帮主是A游戏了吗怎么都没见过上线?

我突然很慌。





我很讨厌也很不擅长经营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可能是因为太容易察觉那些细微的情绪又喜欢胡思乱想,我非常不喜欢那种相互交心又背道而驰的感觉。

或者说是害怕它们带给我的失落感。

表现到生活中就是很少跟人形成亲密的关系,与身边的人大多是泛泛之交。

尽管我心里很清楚路终究都要自己走,没有谁会一直陪伴着,但就是很抵触跟别人分别。

渐行渐远也好,产生分歧从而分道扬镳也好,都很抵触。


我玩剑三认识的第一个人是予尘,一直以来陪在身边一起玩的也是他。

所以我从来没有把他纳入到需要用心经营的“别人”的范围,只是想当然地认为这个人会一直站在我身边,不会有争吵也不会有隔阂,更不会突然离开或者渐行渐远。

换句话说就是,如果说我心里有一道用来划分我与外部世界的防线的话,予尘是被我自然而然放在这条线以内的。

以往他一直都在,所以我没有察觉我对待他跟对待别人的不同,但是他消失几天我就明白过来了。


至于帖子里有人问的是不是真基,说实话,我不知道。

至今都不知道。




不打大战的第八天,我终于坐不住去点开了予尘的qq头像,发过去一句你失踪了吗?

然后忐忑不安地等他回复。

最怕的是他不回复。

十几分钟之后他给我发了张照片。



14年暑假帮会面基的时候,我们住的那间客栈后墙是一大片空白,墙边有棵树,枝叶浓郁繁茂。几个人逛到那里的时候时雨说可以拍张剪影。

于是我们六个人在树下站成一排比着各种手势拍了一张照片,树叶和人一起投影在墙上,看起来很热闹。

予尘发过来的照片就是那堵墙。

但是临近冬天,树叶都快落完了,投影到墙上几乎只剩下枯枝,树下只有予尘一个人的影子。



到底是谁傻。

'







我问他,你怎么想起来故地重游了,是打算A游戏了吗?

他回答,正在返程,晚上大战。

答非所问,但是比我预计的答案要好太多。



就这样什么都别说等他回来一起打大战然后每天如此其实也是个很好的选择对不对?

有些话本来就没必要说得太透彻,就像你发现房梁有一处腐蚀,你不去碰就什么事都没有,你非要去探究一下腐蚀有多深能撑多久,外力一加,那根梁没准就轰然倒塌了。

我就是那个非常作、自从知道房梁有腐蚀就时时刻刻都想去看看的人。

我回了句,我不想打。

没什么特殊的理由,就是被拂衣那句话说得心烦意乱,不想再这样自欺欺人地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发生继续跟予尘打大战。

虽然打大战也不是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但坚持跟一个人绑定大战两年多,很不容易吧?



好景不长,是因为人不让好景长啊。






我以为予尘会跟往常一样顺着我的话回一个好,可这次他竟然追问了一句为什么。

我说没什么,就是不想打大战而已。

他说,那我去问问拂衣她跟你聊了什么。

真知道怎么治我。

赶忙回了个别,然后唾弃自己没出息。

予尘说,你是不是有话跟我说,或者有话问我?

他都铺垫到这个地步了,我再怂下去也没什么意思,心一横就把想问的都问了出来。



为什么你的手机锁屏是我写的字?

为什么每天喊我大战?

为什么一个人跑去故地重游?


跟时雨不一样是什么意思?




予尘说,你想听到什么答案?

我不知道。




我想听到什么答案呢?

粉饰太平的敷衍,还是真切诚挚的剖白,或者全都是我和拂衣误会了?

真的不知道。

无论是哪一种,我们都不会再跟以前一样相处了。

有些事情就是不可逆的,单向发展,无法重来,也无法更改。

我只是脑子一热就问出了口,全然不顾后果,所幸予尘没有回答。

他说,别问了,晚上大战,听话。

这一页好像就这么揭过去了。





晚上等到十点多予尘才上线,还是跟以前一样的步骤。

在群里发,@ 易寒 大战,然后游戏里组了我。

群里的新人们狂刷一片表情包,说帮主居然是活的,大战还有坑吗等等我。

我以为予尘不会搭理,没想到他在群里回了句2=3要打的组。

进组的竟然是孤城和清光,还有拂衣。

看着队伍界面的四个名字差点要哭出来。




清光进yy就来了句,要不是太久没跟你们大战才不来打扰你们二人世界。


孤城说,看群里要翻天了!


一看帮会群,好几个人在说点了进组没反应,再点就人满了。

我以为是孤城他们手速快,没想到是予尘故意只组他们。还有点奇怪拂衣不是A了吗,怎么又回来跟我们打大战。

但是五个人齐聚的大喜当前,也顾不上去想那些有的没的了。

我真的很久很久很久很久没跟他们一起打过大战了。



那天的大战在嬉嬉闹闹中打过去,几个人边团灭边在yy聊天,聊了很多很多,气氛好得宛如中间这些事情都没发生过,我们一直都是这样玩过来的。

不过,有一个词叫回光返照,大家都听过吧。





那天大战是天泣林。

我特别不喜欢这种色调偏暗阴森森的副本,打完就开始读神行准备去扬州交任务。

予尘说,别走。我又条件反射地自断了神行。

然后毫无防备地,一个真橙炸开在我脚下。

帮会频道瞬间炸锅,以竹子为首,发了一排感叹号。

孤城和清光也在队伍频道里开始哟哟哟,拂衣密聊了我一个问号。

然后又是一个真橙,目标是拂衣。

接着第三个,第四个,对着孤城和清光炸开。

阴森森的副本被照得一片光华,帮会频道的队形变成了壕帮主!

我开始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剑三的95版本其实也有很多可取之处,但是对于90年代走过来的玩家来说,这不是一个多么能留住人的版本。

何况网游这个东西就是这样,没有谁能抱着一个游戏玩一辈子,有人来就自然有人走。

只是走的方式各不相同,有的人是因为什么事对游戏灰心,卸游戏、卖号,决绝地离开;有的人是被生活中其他的事情占据了时间和注意力,没说过要A但是上线次数越来越少;有的人是突然哪一天就失去了打开游戏的兴趣,久而久之就感觉没有这个游戏也不会怎么样,甚至能生活得更好。

但不管是什么样的方式,走了就是走了。

我不知道该感谢95版本的开启唤回了我的亲友们,让我们有机会再聚一次,还是该怨恨95版本没能留住他们,让他们走得更彻底。




孤城、清光、拂衣、予尘,还有我,挂在yy有说有笑地打了一遍95的每一个大战本,又打了90级的每一个大战本。

最后,打完一遍华清宫回忆录,他们各自A或半A了游戏。

我不知道还会不会有下一次的集体回归,即使有,也是很久之后的事情吧。

聚散苦匆匆,正应了这句词。

只是这次他们离开的时候不再像当初一样只留下我和予尘守着帮会,帮里他们收进来的新人们也三三两两组成了小群体,开启属于他们的江湖经历。




予尘依旧每天喊我大战,并跟我说,别说话,不然剑飞你。

每天打完他都会给我放一个真橙。

95级的新大战打完之后,开始喊我去血战、大明宫、军械库、荻花、皇宫、天子峰、风雨稻香村、荻花前山、日轮山城、毒神殿、唐门密室、仙泣林、无盐岛、空雾峰、天工坊、三才阵……

我们两相沉默地打着副本,每天换一个,每天打完都放一个真橙然后下线。

帮里有人开玩笑说帮主和副帮主每天换着地方秀恩爱。

我们从不辩驳。

到这种时候,好像说什么都不重要了。



拂衣问我,你们怎么样。

我回答,游走在开启地狱模式和关闭游戏之间。




剑三的地图多,但终归有限,一天一个总有打完的时候。

最后我们又回到了空雾峰。

两个纯阳,对纯阳的副本还是感情最深。

打完之后谁都没下线,一人一剑杀完了本里的所有小怪,然后停下脚步。

空雾峰的雪很像论剑台。

予尘照例放了个真橙,说,允许你说话,不剑飞你。

我想问他,准备离开了吗,但是这话问出来也没什么意义。

于是什么都没说,把当初那个萍水相逢的咩萝送给我的与子偕老放给了他。

他说知道了,然后下线。

几分钟后,看到他的qq签名改成了“垂杨紫陌洛城东”。

我也下线,卸载了游戏。




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

垂杨紫陌洛城东,总是当时携手处,游遍芳丛。

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

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要讲的故事就是这样了。

谢谢看这个帖子的人,很抱歉又让你们看了个BE。

标题写成818是因为在我还玩剑三还看贴吧的时候,818和树洞的区分不是那么明显,我看过很多故事帖标题挂着818,所以对这两者没有什么明确的区分概念。



就像我标题写的那样,我在剑三认识的这些人没有哪一个是渣,每个人都很好,但也正是因为这样,最后各奔天涯我才更加抱憾。

我看过很多剑三相关的故事,阵营恩怨也好,情感纠葛也罢,每个故事里或多或少都会有那么几个“恶人”的存在,也正是这些人的存在把故事推向了不好的方向。

所以我宁愿是我们之中的哪个人做错了什么事才导致最后离散的结局,这样还能安慰自己事出有因,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空空感叹世事无常人定不胜天。

不过换个角度来看,这个故事也不算BE,毕竟最后我们几个人对彼此都还保留着最初的好印象,离开游戏之后大家也都生活得不错。

在最后跟大家一起重温90级大战的那段时间里,我已经明白了不是只有长相守才算圆满。




至于我和予尘,前面我就说过,我到现在都不知道我对他是什么感情。

我们在游戏里朝夕相处了三年,在游戏外却只见过一面。

我不知道他的姓名,不知道他的人生经历,不知道他的生活习惯,不知道他的憎恶喜好。

也不知道,他对我是什么心态。

我只是在玩游戏的过程中把他当成一个可以完全信赖的人,总觉得不管怎么样他都会站在我身边,会把所有事情都处理得妥妥当当,然后揶揄我傻不傻。



就像拂衣说的,网恋本来就是困难模式,单恋难上加难,那么到我这里再加一个我和予尘性别相同,大概就是地狱模式了吧。

我没有勇气去问他是怎么想的,如果他对我只是对待亲友的好,无关其他,我该怎么办。

如果他对我有超出亲友以外的感情,我又能怎么办。

何必互相为难。



在贴吧看到过很多涉及同性的情感帖,编故事也好真事也罢,我很羡慕故事里那些敢爱也敢说爱的人。

剑三这个游戏没别的好,就是很容易让人有代入感,玩着玩着就以为自己真的是那个穿着南皇挂着葫芦和拂尘的道长。

可生活从来都不是那个武侠世界,我没有一柄可以斩尽不平的剑,也没有一个可以护人周全的山河。

所以我不敢误了他一身月白风清。


有人问我跟予尘还有没有联系,怎么说呢,联系方式都在,只是谁都没有再起个头聊天。

游戏和yy都很久不上了。

上一次跟他讲话还是三四月。




收到了一些私信,也不知道回复有没有发出去,我自己这里看不到回复记录。

猜到帮会和ID的朋友你们心里知道就行了,麻烦不要追问太多。虽然已经A了,但还是不想给他们几个带来困扰。

有人问为什么不试着说出来,不联系一下予尘。

怎么说呢,联系方式一直没删。未完待续的省略号比生硬的句号要柔和太多。

没准哪天剑三再出一个什么更新我们这群人又都回来体验新版本了,那时候还能一起打打大战开开玩笑。

这么久不联系了,突然再去说我的想法,很奇怪吧?

而且说了又能怎么样呢?难道我不说他就不明白吗?



看到有人在评论里讲了自己的故事,两个女孩子情缘奔现,现在很好。

人和人不一样,走出来的剧本也就不一样。

衷心祝福。

谢谢每个看这个帖子的人,每一句评论我都有看。

如果我的故事唤醒了你对剑三江湖的记忆,是我荣幸。

想写这个故事是因为有天随机到了一首剑三同人歌,想起我曾经在这个江湖遇到过那些人,经历过那些事。

如果有人愿意看,以后或许会继续更新,讲讲我没有讲的,权当为回忆备份。



至于予尘。

我在网易云音乐看到过一句评论觉得很有道理——

不在一起就不在一起吧,反正一辈子也没多长。






长话短说:见面了再说——予尘。





这篇文辞拙劣的流水账回忆录会被这么多人看到真的非常意外。

我的故事并不精彩,却因为截取的是剑三最美好的部分而被格外看重,谢谢你们。



一个习惯了默默无闻的人突然站在舞台灯光下难免有些手足无措,请原谅我的窘迫。

私信都认真看过,有很多人讲了自己的故事,也有很多人鼓励我。

向来不善言辞,感动都在心里,没有一一回复请见谅。

转载和改编且随意,这个故事能感动你们是我荣幸。



删掉了之前发的字是因为有认识的人差点凭字识人,心虚。

习的是小楷,字帖用的是文征明和赵孟頫。我于书法不过门外汉,实在无力指点。

区服id微博恕不相告,不想为亲友带来烦恼。



前路漫长,遥祝安好。

四月武当山见。

(完)



凡本公众号注明“来源:XXX(非声明原创)”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仅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公众号认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任何版权或内容等方面的问题,请及时与我取得联系,我将尽快依法妥善处理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北京笔记本销售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