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笔记本销售联盟

三个女儿一台戏

每天读点故事 2020-11-20 16:22:31

你与好故事,只差一个关注的距离

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签约作者:竹里

禁止转载

1

我们家有三个孩子,都是女孩。

大姐廖月,二姐廖星,我是最小的那个。母亲生我的时候,嗜酸,肚皮尖尖,旁人都说约莫是个儿子,父亲高兴得很,名字早早就定下了,叫廖阳。

“太阳,月亮,星星,听着就知道是一家子。”母亲说。

她没读过书,那些艰深晦涩意蕴丰富的字她不懂,这样简单又顺口的名正合了她的心。

我在母亲肚子里呆到了七月末,那时天气又热又闷,母亲半夜里燥热不堪,起来倒水喝,不小心跌了一跤,难产加早产,就差一点儿,大人小孩都保不住。

接生婆抱着我出来,跟我那急得满屋乱转恨不得以头撞壁的父亲说:“是个女儿,估计是在娘胎里跑得急,出来得早了些,原本应该是个男孩的。”

原来那想好了的名字自然派不上用场。父亲寻思了几天,我的名字便定了下来,叫廖晨。晨,一日之初,明亮朝气的意思。

母亲生养了三个女儿,自然被人在背后嚼了不少口舌。她想再要个小子,父亲却不同意了。

“没儿子怎么了,我老闺女就好得很,以后有出息呢!”父亲是偏疼我的,毕竟我是母亲拼了命生下的孩子,又是最后一个,来得太不容易。

2

我自小与二姐关系最好。大姐很早就辍学了,她性子强,有主见,十六岁就跟着同村的人出门打工,一年也只回来一两次,相处的时间不多,年岁差得也大,自然感情稀薄。

二姐是和我一处长大的,她长我三岁。父母工作忙,只有她总是陪着我。我人生中第一次说话,喊的就是星星。

母亲说,二姐上了小学之后,每次出门都是一场战役。我想和二姐一起去上学,二姐也舍不得丢下我,常常是抱在一起,我叫一声星星,二姐就回一声妹妹,费上半天工夫才能分开,两个人都是泪眼朦胧的,像一对被狠心父母拆散的苦命恋人,让人哭笑不得。

二姐性子敦厚,话不多,但很能干活。母亲回得晚,她就自己学着烧饭做菜给我们吃,没几次就上手了。但她书总读得不好,常常是倒数,虽然我知道她已经很努力地在听课写作业。

到我上初三的时候,她也不念书了,母亲到处托人,最后让她进了一个裁缝铺子做学徒。

“你二姐这性子,我不敢放她去外面,怕被欺负了,就在家边上,我能看着,也给她学一门手艺,总能养活自己。”母亲的鬓角不知什么时候染了霜雪,对儿女,她总是操心不够。

3

高一那年,我喜欢上一个男孩子。他每次经过我身边,我总能闻到柠檬的味道,很清新,很干净,或许是洗衣液和沐浴露的香气,或者仅仅是我的幻觉。

不可否认的是,我喜欢他。我喜欢看他穿白色的T恤衫,喜欢他剪的很短的看起来很精神的头发,喜欢他午睡时阳光照耀下很明亮的侧脸,喜欢他被老师提问时带点迷糊的表情。

“我恋爱了。”我和二姐说。

她很错愕地看着我,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你们在一起多久了?”

“我喜欢他,不过他还不知道。”

“那不是恋爱。”她很认真地纠正,“是暗恋。”

我决定不要再理她了。

“他成绩怎么样?”二姐又问。她已经放好了手里的东西,盘腿坐好了。

“班级前三。”我喜欢的人自然什么都好,成绩也不会差。

“嗯,”二姐顿了下,“我以前也暗恋一个男生。”

有八卦,我竖起了耳朵,二姐看起来呆呆木木的一个人,我以为她还没开窍呢,没想到竟然也有了喜欢的对象。

“但是,我现在辍学了,你知道吧,我在做学徒,每天很辛苦,也赚不到什么钱。”

我点头。是很辛苦,一天到头除了吃饭和睡觉,也没个休息的时候。

“但是他已经考上大学,去外面念书了。我呢,可能就一辈子留在这里,做个小裁缝,我和他差距太大了,我连告诉他的勇气都没有。”她面色平静,平静得不像我的二姐了。

我的二姐总是微笑着的,万事不存心的样子,有时候我甚至觉得我和她的姐妹关系颠倒了,她那么好欺负,我得保护她。

“晨晨,你很聪明。我和大姐,我们都不如你,书读不进去,打工辛苦,也累,一辈子就这样了。你喜欢谁,我不反对的,也不会告诉爸妈,但是我希望你可以把这份心思藏起来,等你们都变得更好了,更相配的时候,你再告诉他。”

这真不像是二姐说出的话,可是又该死地有道理。

我就暗恋了那个男生三年,除了二姐,没有告诉任何人。这三年里,无波无浪,只是我变得比原先更努力了些。

4

高考时,我超常发挥,考进了一所很不错的一本院校,很幸运的是,正好和我暗恋的男生在同一个城市。

大姐也在同年结婚。她年纪已经不小,如果不是常年在外,或许早就有人上门说和。

男方家离我们这很远,坐火车要十多个小时。

“我早就知道你们大姐是要远嫁的。”邻居梁婶打趣说。

我问:“婶,你咋知道?”

她指了指桌上还没有收拾的碗筷,“你看,”她努嘴示意,“老一辈的人都说,女儿家吃饭,握筷子的时候离靠近碗的那一头越近,就离家越近,你姐姐握筷子的姿势,我看过的,离得可远。”

大姐的婚礼办的是流水席,来客一波接着一波,我和二姐窝在厨房里帮忙。母亲嫌我手脚不爽利,呆着碍事,赶我去新房里陪大姐说说话。其实有什么话好说呢,我和大姐是真的不亲近。

那天的大姐很漂亮,她五官本来清秀,又化了很浓的精致的妆,鬓角别了奶白色的小朵的花,十分抓人眼。

她看我来,拉我坐到她旁边,抓了一把糖果给我,“你小时候最喜欢吃这种糖,兜里揣的都是,到哪里都含着。”她笑得很温柔。

其实我有点怕她,她是家里最大的孩子,比之二姐又多了些权威,对于我,总是像长辈一样,关心有余,亲近不足。

我剥开糖纸,青色的,苹果味,微酸。

“晨晨。”

“嗯?”我抬头看她。

大姐转了转无名指上的钻戒,“我出嫁了,家里就只剩你和星星,爸妈年纪大了,你们多看护着点,别让他们操心。”

她低着头,我只能看到她颤动的睫毛,似乎每个女人出嫁时都有这么一遭,出了门子,你就永远从这个家庭里脱离出去,像长成了的苍耳,随着风,飘到陌生的地方落地生根。

“你放心。”我回她。

那天,大姐离开的时候我们都哭了。即使相处的时间不多,彼此也不是那么亲近,但相同的血脉,让我们本能地不舍,好像少了这么一个人,心里的某个地方就有了缺口。

那天晚上,父母房里的灯亮了很久很久,我和二姐坐在客厅里,一直没有说话。

5

没多久,我也要去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开始我全新的生活。我们在火车站分别。

父亲握着母亲的手,他们的肩膀靠在一起,“孩子大了,总是一个个离开的,没事,我陪着你。”

二姐没有送我。她一大早就起来,给我做了一碗糖水煮蛋,放在堂桌上,就不知去哪里了。

“我肯定会哭的,我哭起来特别丑,挺丢人的。”前一天晚上,二姐和我说,她紧紧抱了我一下,“虽然舍不得你,但也不能不让你走,我就不去送你了。”

我喜欢吃甜食,也喜欢吃鸡蛋。小时候我每次不高兴,二姐就会给我做上一碗糖水煮蛋,黄澄澄白生生的颜色,看着就让人心情好起来,“给晨晨甜甜嘴,不伤心了啊。”她总会这样说。

人生就是一次次的离别,何必每次都不知疲倦地挥洒泪水?不如就不见了吧。

虽然不知道二姐是藏到哪个角落里偷偷地哭了一场。但我知道的,她舍不得我,正如我舍不得她。

6

大二那年,我终于鼓起勇气和暗恋了很久的男生告白。他很惊讶,在我说喜欢了他很久之后。

但他还是拒绝了我。

“你那么认真地喜欢我,我很感动。”他的眼神,还是像很多个午后,我学习到疲累烦躁的时候,偷偷地看他时那样,像一泓湖水,清亮又明朗,让人静下心来。

“我觉得我这么草率地接受你,对你很不尊重。毕竟,说实话,我们之间的了解并不深。在此之前,你于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能叫的上名字的老同学。”

他拒绝了我,我竟然没有特别伤心。好像,我喜欢的就该是这样的人,不会因为感动而接受一份感情,也不会随意地就开始一段恋爱。

“我明白的。”只是还是有点失落,毕竟,是喜欢了那么久的人。

“不过,”他轻轻的说,“我们可以从朋友做起,先相处一段时间,你可以真正接触到一个真实的有喜怒哀乐有缺点的我,我也想知道,会不会对你心动。”

我的心怦怦怦地跳起来,明明还是白天,我却看见了满天的彩色烟花。

7

二姐于学习上没有天分,在裁缝店却如鱼得水。

她耐心,细致,也不爱与人谈天,成日里只管埋头干活,很得老裁缝的喜爱,工资也涨了不少。

年前她给我打了个电话,说要去相亲,问我穿什么好看。

我总觉得我们都还小,原来不知不觉,我们都已经到了要有一个稳定恋爱对象的年纪。

我说:“那件蓝色的长裙,去年我们一起买的那件,你穿了显白。”

她发照片给我,“这样成吗?”

“很漂亮。”她身上有种恬静的气质,穿浅蓝色的裙子,齐肩短发,笑不露齿,含蓄而淡雅的美丽。

相亲的对象是裁缝家的一门远方亲戚,说是趁着假期过来这边散散心,探望一下老人家。他到铺子里看了几回,这一看就看中二姐了,托裁缝家的儿媳妇来说和。

据母亲透露,条件不错,比二姐大四岁,在一家银行工作,待遇算得上优渥,父母都是教师,很受人尊敬。

“怎么样?”我问二姐。

“挺好的。”她回我。

他们开始约会,男方比较主动,要了二姐的电话号码,时常发些短信,多是些“吃饭了吗”、“晚安”、“睡了吗”这样的问候,偶尔也会发几个冷笑话。

我以为他们会有所发展。

过了不久,二姐给我打电话:“他说想让我做他女朋友。”

“恭喜哈。”

“我拒绝他了。”她淡淡地补了一句。

我不知说什么,二姐的性格,看不上的人根本不带搭理的,能和那个男人几次约会,应该不是没有感觉的。

“为什么啊?你不喜欢他吗?”我问。

电话那段沉默了好一会儿。

“晨晨,”二姐的声音里透着疲惫。“他不是我们这里的人,以后也不会在我们这边定居。”

“这怎么了,跟你谈恋爱有什么关系吗?”

“爸妈生了我们姐妹三个,大姐嫁得很远,你呢,在外面读书,眼看着以后也是要留在外面的,毕竟我们这个小地方,你回来也没什么前途。只剩我了,我没什么本事,也不敢出去闯一闯,就替你们在家里照顾好爸妈吧。他们也老了,总要有人伺候着。生儿养女,说到底不就是为了老了老了,不至于孤苦伶仃。”她慢条斯理地说着,仿佛这就应当是她的命运。

8

我是知道一点父母想法的。他们最骄傲的是我,因我从小聪明,能读书,是家里唯一一个大学生。最看重的其实是大姐,毕竟是第一个孩子,寄予的期望和付出的心力都要更多。最心疼的,却是二姐。二姐从小懂事,不争宠,不冒头,家务却做得最多,最知道为父母分忧。

大姐十几岁就出去了,除了过年,很少回来,后来又自己在外面谈了对象、结婚。她的意思,表现得很明白了,不要家里的钱,嫁妆自己办,以后也只会定期打生活费给父母,其他的,对一个已经嫁出去,又嫁得那么远的女儿,不能奢求太多。

至于我,我自己都不知道,但我不能否认,我更想留在我读大学的城市工作,毕竟,无论是经济水平、就业环境,还有人脉,这里都能让我有更好的发展。我不能否认我的自私。

人常说养儿防老,可是我们家并没有儿子。母亲没有让二姐出去打工,而且把她留在身边,固然有不放心二姐的因素,也与我们其他两个女儿都在外面,想留下一个在身边陪着不无关系。二姐不是不懂,她或许察觉到了,但她没有拒绝。

“可惜了。”我讷讷地说着。这一刻,我真痛恨自己的虚伪。

二姐很轻地说了一句:“我没想过能和他在一起的,我知道我和他不相配,只有一点点遗憾吧。”以为能相处得再多一点,没想到,那么快就要说再见。

没过多久,那位相亲的男士因为假期结束,不得不回去了,他走之前,打电话问二姐能不能再见一面,二姐拒绝了。

这段故事,便至此真正结束了。

很长一段时间,我不愿意和二姐联系,我觉得羞愧,不想面对她。

为什么那个时候我没能告诉她,让她去追逐自己的心意,不要顾忌太多呢?其实照顾父母的责任不一定就得全部压在二姐身上,她是自由的,我们是姐妹,我可以帮她分担。

但我没有,我私心地认为,二姐可以自己做决定,牺牲这一次也没有关系吧,毕竟,不过只是浅浅的心动,以后总能遇见更加合适的。我忽略了二姐可能会有的伤心和难过,我只想到了如果二姐也嫁出去,我可能会承担起的责任,我是个胆小鬼。

“你怎么了?”我的男朋友,那个因为二姐曾经的劝告而使我坚持下来暗恋了那么久、终于接受了我的男生,他牵住我的手,问我。

“我知道我错了。”我告诉他最近发生的一切,他很认真地听着,然后对我说:“你们是姐妹,她不会怪你的,那是她自己的选择。”

“可是……”

“可是你很愧疚,对吧?”

我低下头,我喜欢的男孩,他知道了我也不是那么的美好,我真让人失望。

“告诉她,晨晨,亲人之间不需要隐瞒。你只要告诉她你的感受就好了。”他握住我的手紧了紧,像是要把勇气传递给我。

“嗯。”

9

二姐没有怪我,她永远不会怪我的,她就是这样一个人。

但她后来很久都没有再相亲,也没有谈恋爱。她只是不停地工作,从裁缝铺里出师后,自己攒钱开了个成衣店,店铺离家里很近,骑自行车上下班来回也不过大半个小时。

母亲张罗着给二姐找对象,她已经退休了,清闲了很多,于是终于注意到二女儿年岁不小,仍是独身一人,开始着急起来。

我和男友的关系十分稳定,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他是对待感情极慎重的人,当初答应与我在一起,还是我和他告白近一年之后。

大姐婚后很快就生下了女儿。小姑娘嘴巴特别甜,哄人的话一箩筐,逢人就笑,也不认生,她很喜欢我这个小姨,因为我经常给她寄芭比娃娃和小熊,隔三差五地就央求大姐开电脑跟我视频。

大姐生了孩子之后工作没那么拼命,整个人也柔和了许多,大约是自己做了母亲的缘故。她和我聊天,也不只是公式化的问候,偶尔也聊聊生活琐事,倒比从前亲近了一些。

“我以前挺怕你的。”有一次聊天时,我和大姐说。

她抱着女儿,给知道爱美了的小姑娘扎小辫子,回了我一句:“那个时候我也不喜欢小孩子。有了这个小鬼后才慢慢开始改变看法,不过我还是觉得你现在比小时候可爱多了。”

10

父亲六十岁那年,我们三姐妹决定办一场寿宴。席面办得很丰盛,几乎半个村的人都来了。

二姐的丈夫亲自下厨,他以前是军人,看起来高大魁梧,但性格很好,宠二姐宠得很厉害,退伍后就在二姐的成衣店对面开了个小饭庄,因为人豪爽,手艺好,做的菜分量足又不贵,生意算得上红火。

二姐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往脚下塞个小板凳学做菜,家里家外地忙个不停,吃了不少苦,没想到是福气都在后头,找到了一个愿意给她做一辈子饭照顾她一辈子的好丈夫,整个人都圆润了不少,看上去精神又利落。

酒席上父亲笑得很开心,他穿着二姐专门给他做的一身老式西装,为了摆谱,还别了一支钢笔,大姐家的小姑娘就坐在他怀里,一会儿说要给姥爷剥红鸡蛋,一会儿又缠着父亲看她自己画的生日卡片。

有人夸父亲生了三个好女儿,都孝顺,比人家儿子多的都要有福气。父亲就很骄傲地抬抬头,像个孩子似的。

三个女儿一台戏,演着喜怒哀乐,人间百态,终究都是在自己的天地里,一日一日地幸福着。(原题:三个女人)

长按二维码下载【每天读点故事】

收看更多精彩故事

「每天读点故事app」——你的随身精品故事库

如长按二维码无效,请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北京笔记本销售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