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笔记本销售联盟

春风十里,我在刘家峡等你(散文诗)

永靖广播电视台 2020-09-15 16:39:22


 


1

 

我闻到初春的味道时,我在默默打算,与你在刘家峡的街头走一走,不管云朵,不管河水,不管枣树的惊讶,踩着《诗经》的微风,只是走一走。

    我会假装成帅帅的男子,或是好看的女子,只要你愿意,只要你喜欢,挽着你的纤手,扯着你的衣袖,把才情和目光牢牢载入这个四月,追着黄河,向西,一直向西。

手机,相机,摄像机,安慰了远道而来的时光。我蹲身,毫不夸张地嗅着树影下的暗香,露珠,回望逆流而上的惦念。

一些淡淡的忧愁,就这样没了方向。

或许,我的心思早就被你猜中了,乘我做梦的间隙,哗啦啦地,翻山越岭,漂洋过海,落座在我措手不及的水中央。

是否,你的转身,挟裹五百多万颗心逆流而上,辽阔刘家峡,辽阔渴慕的心和步履,顺便也勇敢了我的心事。

你是我的姑娘,抑或我的少年,乘着专列,静静地让我重温爱情,并在微光中镀上金子一样的誓言。

 


2

爱一直是阔步向前的。

去年秋花正艳时,我曾经暗暗地用文字丈量过南滨河路的长度,只是没有猜到我们上辈子还有秘密,要在这个四月终结。

梧桐叶凝聚了我守望的一些时光,一天一天。

戴围巾捂口罩的女子,低头,把好看的目光,一下一下,栽进土里。

戴草帽的男子,也把汗滴毫不吝啬,踮着脚尖,一次次地摁入方寸之地。

一个冬天,霜花勾勒的茂盛,在斜阳下安稳惊讶的心和目光。

浪费了多少时间之后,迷恋宽了的指缝,瘦了的时光,因为你,刘家峡突然霸气地甩甩衣袖,一片海就浮现了。

火热的红,魅惑的紫,艳丽的黄,素雅的水红,纯洁的白,芳菲情愿。

我用文字梳洗打扮一番,在晨昏,在午间,在分秒间,把素心挂在一棵枣树上晾晒,而后在朝圣的人流里,默默地把不痛不痒的诗句嵌入滚烫的背影。

 

3

 

为了让你圆满我的等候,我只能做一个旁观者,在如意公园,在南滨河路,混迹于人流,围观陌生。

你毫无顾忌地打开自己,在心的角落,我没有地方可以落座,只好蹲着。蹲的一点不优雅,像个男人一样,双手握拳,放在膝盖处。

有什么关系呢?我在等你,千千万万个我让等候释然风尘仆仆。在他们眼里,我是个旁观者,陌生在陌生之外,就是春光,也很陌生。

他们在我眼里,也是旁观者,也陌生在陌生之外。

我肆无忌惮的爱,一点也不矜持。要矜持做什么呢?没有人会在意旁观者的姿势。倔强与安静,在你倾世的盛开中也成一朵花,专属你我的心花,孤芳自赏也是境界。

这样的日子不需要戴上墨色眼镜,本就陌生,何须夸张呢?

阳光刺眼,我眯缝着羡慕的字眼,假装面无表情地追着吹泡泡的女孩。五彩的泡泡,被风送过来,一串串,大大小小,不及我细看不及我伸手去接,消逝在我眼前。

因为你,转瞬之间,心很疼,疼出你的模样。


 

4

 

我依旧蹲着,尽力压缩狂喜。

来来往往的笑声,我一点也不感到惊讶,只是对着手机屏幕,细看一颗颗洁白的牙。反复看,反复揣摩“牙口”的词意。牙洁白,也齐整,不像心,有些裂缝。

身旁的女孩,怂恿她的奶奶摘帽,留一张有你装扮的相片。我也举着手机,摆着最为满意的表情自拍,只是那张脸,那个眼神,很陌生。只好放弃。

背对陌生的表情,很是惶恐。那一个个花枝招展的女子,在我的素面朝天里,让自信张牙舞爪地与我对峙。那一个个男子,假装的沉稳与擦肩而过的转眼间,一丝不易觉察的目光,追着飘飘的衣袂,极不情愿中收回的欢喜,被我一一笑纳。

如此,在你面前陌生的成为旁观者。

如此,在你眼里成为旁观的陌生人。

一点也不夸张,一点也不牵强附会。

我笑纳的片段和剪影,足足可以拼成一部长达300集的连续剧。所以我窃喜。

 

5

这些年来,我没有背叛渴慕的目光。

多少的想念,时间的泪,我能体会。就这样等着你的日子,心花不会,不会枯萎。

微信上的美篇,我不需要下载。本来,在十里的春风,我用娓娓动人的情歌安慰了桃花,然后用静静的真,用大把大把的时间挥霍喜欢你的理由。

你柔软的目光,像一粒子弹,穿过我的胸膛,镌刻在那些彩陶的颈项,而后把心事一下扯到五千年前。

恐龙足印稳稳地收下你的目光,按入亿万光年的彷徨。

罗家洞是沉默不语的,分分秒秒注目你落座后,款款的深情,送给芦苇去打磨。

枣花还没怒放的青春,青鸟的天空,一直瓦蓝瓦蓝,我不怪你的多情。

春风十里,我在刘家峡等你,你没有食言。


6

 

这个四月,心在云端,爱翻卷的风口浪尖摇曳浪漫。那些不相干的人都来赶赴你我的邂逅,一定是你过于高调的妖娆惹的祸。

天亮了,夜深了,喧嚣遇见喧嚣,相遇更美了。

睡在路那头的月亮,守着一封阳光没有写完的情书,其中的隐喻,只有风可以阅读。

河水哗哗又哗哗,一生锻造的情话,在某次拥抱里,被月色大段大段地抄袭。

被你安放的乡愁,在开往早晨的午夜,合上,打开,又合上。就这样,开合之间,沿着银河,一扇心门敞开了。

天河的星光没有黯淡,一些心伤抱歉地愈合,封存的心事,密密麻麻地被誊抄在镜头下,一再陌生。 

我承认,我有些嫉妒。这陇上江南的暮春和初夏时光,要被你席卷所有的灵感,我心甘情愿写下一本关于你的无字情书,在风掠过麦田的时候,以期你一瞬间的回眸。

回忆落地成泥,放荡的痴心,把春天揉进我的中年。

我愿做枕河人家檐下的一挂风铃,生生世世撞出叮叮当当的声响,守望爱情从远方归来。

 


7

 

我的心事像枣花一样细细碎碎,透过阳光在宣纸上窃窃私语。

守望多么奢侈,相依多么珍贵。

枣树舒展的臂膀,似乎更婀娜了,萌动的爱在轮回里等候转身,在记忆散落的诗行深情一往情深,然后渡过一生的认真。

风,沿着河水的呢喃,沉吟,悄悄地圈出异乡人的方言。

花枝招展的人们,忽略了我的等候,在纷纷抒写爱和欢喜,在简单中幸福,在幸福中简单一瞥。

轻轻一瞥,心一下子就绕着河声去了。

是否,你是有预谋的?

是否,你要赢得“红山白土头”上一株细细草的爱情,所以把我放置在心的浅滩,成为你写给异乡的一首散文诗?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你袖手旁观,把一些寂寞,扭成瞬间,让心上人去采摘,宛如摘草莓,宛如摘枣,宛如摘苹果,摘了所有人的目光还不够,还要霸占微信的朋友圈,用直溜溜的身姿,再次晃疼手指和眼神。

8

 

摄影家都是追赶光阴的人,用光影把你婉转的很是精致,水灵灵的,一掐就出水的潋滟,勾勒出你是刘家峡春光里的王。

诗人们怀揣不安,深怕字眼不够深情不够煽情,不能让你在一片欢喜中灼灼。

我深深迷恋,无论你存在的方式有多夸张。

一声鸟鸣,踩着河堤心尖上的话语,啁啁,一直啁啁,直到你华丽的落幕。

“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你是那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吗?我的疑虑不是一个好习惯。

我想应该是的。要不然,不偏不倚,不早不晚,我为何沉默这么久,才在春风十里的刘家峡等你?

焦虑点没有关系,恍惚与封闭之间,无论你是什么样子,我会等待你三生三世。

 

 


9


生活中的那些排比句,一点也不押韵。还有拟声词,一下子显得空洞。莫非我失了听觉,听不出喧闹中划过的一声鸟鸣。

一扇无法触及的心门,被岁月轻叩,在过往中被撞开之后,平淡管制的情绪,摇摇晃晃出的朝夕相伴,都虚拟在陌生。

双脚发麻了,心也发麻。起身,眩晕席卷了不雅的蹲。其实,不为讨好你,小坐多好,为何为难自己,为难心情呢?

不是因为孤单才会在陌生中关注陌生,而是因为陌生而关注陌生。

在这个春日的正午,背对陌生,背对自我,义无反顾地变身,成为你热情的仰慕者,一点也不难。

不好意思为难自己,不愿辜负春光,只好沉默地做一名旁观者,蹲在想念的边缘,静静地捕捉一个泡泡,一次次地迷恋自己,那不是风的错。

你我之间,那道最温暖的底线就是信任。所以,我好不吝啬地把你的等候铺进欢喜的拜谒,默默地等你退场依旧坐拥我文字的江山。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北京笔记本销售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