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销售 >A Burzum Story: Part V – Satanism

A Burzum Story: Part V – Satanism

2021-09-13 14:05:55女巫之锤


喜欢本期推送的同学,扫描二维码添加我们


前言


本文作者为大名鼎鼎的varg vikernes

他因焚毁教堂以及谋杀声名狼藉

但不为人所知的是varg实际上对古欧洲巫术文化也有一定的研究

对自己祖先(viking)的历史非常感兴趣,他崇拜奥丁(战神),在基督统治scandinavia之前的主宰。

这篇文章描述了在基督教中的所谓的魔鬼崇拜活动

实际上是北欧的原始宗教与习俗的一部分

从这里可以看出varg为何如此仇恨基督天主教并且焚毁教堂了



倘若挪威人听到我的名字,他们很正常地会联想到撒旦主义和烧教堂。媒体很成功的尝试做了那些犹太基督教徒们自从中世纪以来便经常做的事,使人们相信那些思考着却被迫害的异见人士(现在这情况下指我)是一名疯狂且危险的魔鬼崇拜者。 


我要反驳,我从来不是一名魔鬼崇拜者,但我想简单地证明魔鬼崇拜是犹太基督教徒们幻想中的产物会更好。当你知晓在欧洲没有任何形式的魔鬼崇拜活动时,你得必须晓得这儿也没有任何魔鬼崇拜者。你明白了这事的话,我不可能是一名魔鬼崇拜者应该非常明确了。


Margareth Murray,一名英国作家,她于1921年出版了一本名为《女巫巫术在西欧》的书。她声称魔鬼崇拜确实不是字面上所说的那样,而是一种异教徒的仪式,尽管此书被一些自封为女巫的人(尤其是在英国)批评。我们所听说的这整个“魔鬼崇拜”说法是由中世纪的犹太基督徒编造出来的,特别是由像《Malleus Maleficarum此书作者Jakob Sprengler和Heinrich Kramer这类人编造的,他们都成了天主教神父,其中一人还成了弥赛亚犹太人。


正如我们真不知道异教徒意味着什么一样,没有人真知道他们为什么要称呼这些特别的人为“巫婆”或是德语Hexen或挪威语Hekser。我们所知道的是,这个称谓也是一个犹太基督教徒用的词,它从来没有被异教徒们使用过。安息日也是犹太人的节日,这节日和我们欧洲文化没有任何关系。

这便是这个话题的问题所在;人们关于这个仪式所知道的一切都是那些腐化的犹太基督徒告诉我们的。他们妖魔化这套仪式到这样一种程度,以至于我们认为所谓的“黑色安息日”是一些疯狂恶心的场景,伴随着“邪恶的女巫”去Blokkbeg或其他一些山上礼拜撒旦。根据犹太基督徒的说法,女巫们在13日星期五做这个仪式来嘲笑耶稣,因为最后的晚餐里有13人出席;撒旦他自己是一个前额长角的恶魔,且由于他一只脚是山羊或马的脚,所以走起路来一瘸一拐;“女巫”被指控祭祀婴孩给这个恶魔以及与他做爱。所以,由于这些事,犹太基督徒绞杀、火烧或者执行其他一些手段来处死“女巫”,直到18世纪为止,他们屠杀了数以万计的“女巫”和在欧洲其他不讨他们喜欢的人。


所谓的黑色安息日,起初是一个生育节,庆祝古代历法里每个月的13日星期五(古代历法包含一个新年日,和13个月,每个月精确地由4周组成)。


生命里的四个阶段就是那些轮回,出生,生活,死亡;半夜,早晨,白天,夜晚;冬,春,夏,秋,等等。 每个月的星期也被划分为4个时期:第一周是轮回之周,第二周为诞生之周,第三周生活之周,第四周死亡之周。每个工作日也有特别的意义;星期日是太阳神日,星期一是月神日,星期二是天神日,星期三是神的魔力之日,星期四农神日,星期五爱与孕育之神日,星期六为神之反思日(这天,他们便在下一周来临前,总结一周内的的事情)。古代历法里每个月的第一个星期五总是在6日,第二个星期五是在13日,第三个星期五则是在20日,第四个为27日。所以每月第二个星期五,13日,是一个特别的日子对于爱,生育以及出生。换句话说,这是一年当中最重要的人类繁衍日。那便是“女巫”这天所庆祝的事,它自然与基督或最后晚餐里一干票子人绝对没有任何关系。犹太基督教和它的标志与这个古代庆典完全没关系!

每年第7个月的13日被称为(德语)Walpurgisnacht日,(挪威语)Valborgsnatt日,(盖尔语)Beltane等等,在那天,在有13个月的古代历法里的中间第7个月里,(六个月长的冬季和六个月长的夏季)冬去夏来。根据犹太基督徒说法,这天晚上“女巫”得去山上与“撒旦”做爱。因此当晚也被称作“女巫之夜”,但当晚起初是异教时期的传统婚姻日。当天,人们在凡间结婚,正如神(比如尼奥尔德)与女神(比如丝卡蒂)在天堂结婚,因此我们称当晚为蜜月(Honeymoon)——神与女神在天堂里结合的夜晚。(注意!蜜(Honey)是Aesir与Asynjur的象征[分别是神与女神的斯堪的纳维亚语里的名字]。)现在,大多数人认为这是灰常正常的日子让那些婚后的新人在当晚结合,所以这事上没啥特别的。


天主教修女据说要嫁给他们的神,这种方法最早来源于异教仪式,女祭司在仪式上要嫁给他们的神。与天主教最大不同的是,异教的神是由凡间一名异教祭祀代表的。换句话说,女祭司仍旧能够生孩子,且对家族及部落有用处,不像天主教修女,她们不要孩子来拒绝凡人生活。为了成为一名异教祭祀,你必须由女祭司们(在斯堪的纳维亚通常称她们为Valkyries)挑选为他们的弗雷尔祭祀,因此她们安排了不同种类的竞赛来找寻最适合这个任务的男人。这些竞赛中最著名的当属希腊的奥林匹克竞赛,那里最早是一个提供给处女们的“生肉市场”,她们要求男人互相赤裸比赛,以便于她们能看清楚男人身上全部的体态特征来决定娶谁回去。女人无法参加比赛,因为比赛的目的只是让女人找到最佳的男银,或至少是最喜欢的男银。竞赛每四年举办一次,有两次竞赛是为了每一颗由维纳斯画在天空上的完美五芒星而举办的(五芒星为爱的象征;在古斯堪的纳维亚维纳斯即为弗雷娜)。类似的竞赛遍布欧洲,目的都是一样的;为了区分强者与弱者。


这些种类不同的竞赛的胜利者被视为最优秀的男人,经常由不同族群的女人给予他们弗雷尔祭祀的角色(这些女人称为“Covens”)。因此,我们挪威人仍然把结婚(Wedding)叫做Bryllup,它来自于挪威语里的Bruohlaup且译作“新娘的竞赛”——容我补充句,“新娘(Bride)”这个词在挪威也作为新郎(Groom)这个词的前缀(即“bride-groom”[Bride意为约定的那人,Groom意为男人])。他必须成为成为一位弗雷尔祭祀,去参加不同的成人仪式,在这儿我们不详细说这些仪式。他去参加这些仪式也是为了证明他的精神力量(因为光有身体力量是不会入女祭司的法眼的)。他还必须参加一个精神战斗,我们称其为Ragnarok,战斗于每年圣诞13天期间的第7日举行——当日是海尔(北欧死亡及冥府的女神)与天神的力量于战场上相遇之际(因此我们今天仍用烟火来庆祝这一天,作为一场在古历法里除夕夜发生的象征性战争)。

在这场精神战斗中,新来者必须像我们所知道的天神维达杀死芬里尔狼一样,一只脚踩在狼的下颚,然后把它的上颚给扯烂。维达神为了这样杀死芬里尔狼而穿了一只特制鞋,此鞋可以保护他的双脚免于狼的锋利敖牙以及口中邪火的伤害。如今,祭司们每年参加这场精神战斗时,他们的双脚自然会受伤,其结果便是他们经常走路一瘸一拐,或是因为穿了一只特制鞋子而走起来像瘸子一般。换言之,这些在13日星期五与弗雷娜女祭司合体的弗雷尔祭司们身上并没有装着类似于山羊腿或是马腿的东西,他们仅仅是瘸腿的弗雷尔祭司或是穿着一只特制鞋子而让他们走着像瘸腿罢了!


弗雷娜女祭司们不会真的嫁给一个男人,但正如我说的那样,她们会选择嫁给那位代表神弗雷尔的男人。我们很清楚,希腊异教徒会戴着面具扮演或模仿他们的神灵们在不同的宗教仪式上,不过他们也会在欧洲其余地方这样做。当他们戴上面具代表了一位神灵时,他们便变成了那位神。我们知道弗雷尔(Freyr)这名字是源自盖尔语里的Cernunnos,意为“长角的神”,而斯堪的纳维亚的岩石雕刻把这位神描述为一位长着雄鹿角的男人。与通俗的教义相反的是,斯堪的纳维亚战士们(像维京人)从来不穿戴带角的头盔,但弗雷尔祭司们这样戴,或是戴一些带角面具,因此这位在13日周五与弗雷娜女祭司合体的“撒旦们”被犹太基督徒描述为一只“长角的恶魔”。


所以“女巫们”与“撒旦”合体的仪式是一种对爱与生殖的崇拜。这是对优秀人才的崇拜,因为只有最优秀的人才能被接受成为祭司。因此与现在不同的是,来自不同种族的优秀血统被培育发展。这种崇拜仪式的规模非常大,斯堪的纳维亚自然遍地都有许多这些弗雷尔祭司,欧洲的其他地方也有很多。他们在说盖尔语的地方被叫做“Cernunnos”,好比在说斯拉夫语的地方被叫做“Veles”、在波罗的海地区被叫做“Potrimpos”、在希腊被叫做“Dionysus”、在罗马被叫做“Bacchus”等等。


尽管这些异教崇拜好像在上古时期的南欧便绝迹了,但由于一些像我一样熟知这些异教的人存在,异教崇拜在北欧却存活下来一直延续到18世纪甚至进入19世纪。我们不会被那些犹太基督徒的谎言给愚弄,因为我们掌握真理!


所以犹太基督徒称呼为“撒旦主义”或是“魔鬼崇拜”的东西是真正我们自己的欧洲宗教!这套洗脑手段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我们的青少年童鞋们也因为这套手段而简明扼要地把我描述成“撒旦主义者”。但是,我压根儿就不是一名撒旦主义者,正如我们的祖先也不是撒旦主义者。我一直是、永远是一名异教徒。按犹太基督徒描述的“撒旦主义者”和“魔鬼崇拜者”完全不存在。相信“撒旦主义”和“魔鬼崇拜”存在只是无知的表现和谎言宣传的结果。“女巫们”被教廷谋害并不是因为她们崇拜“撒旦”或其他虚构的希伯来神灵,而是因为她们仍旧信仰我们欧洲自己的宗教,反抗犹太基督教的意愿。这群基督徒停止谋杀这些高尚的女人和男人的唯一原因是他们焚烧光了他们想烧死的人或是他们再也找不到更多的异教徒了。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与南欧被谋杀的数目相比,特别是在北欧和德国,更多的“女巫们”被谋杀。南欧通常来说比北欧和德意志要早500年甚至1000年基督教化,所以自然而然作为最后基督教化的欧洲领土,北欧和德意志里有更多的异教徒。这些被谋杀的异教徒里,女性比男性被害数量更多,仅仅是因为女祭司比男祭司数量多。一个Coven(异教群落)里仅仅有一名男性,但有若干名女性,从几名到最多16名。


弗雷娜女祭司也代表一位神,因此他们有着特殊的头衔。一名女祭司(举个例子)名叫Helga将被称为(德语)Frau Helga或(挪威语)Fru Helga,因为Frau/Fru(即为“Mrs”, ”Madame”)是弗雷娜Freyja(德语为Fraujo)女神的缩写。当娶了弗雷尔(祭司)后,她不在只是Helga了,而是弗雷娜-Helga了,她在人间代表女神弗雷娜了。而今天,Frau/Fru这个称谓仅仅意为“妻子”


异教并没有死亡,我们甚至不需要重建它。它从未真正死去。它在地下生存,也在挪威或欧洲其他角落里延续。正如每个早晨,太阳会从东边升起一样,异教也会再次冉冉升起。欧洲圣光将必然会驱赶掉正如我们所知的基督教这样的亚洲黑暗,我们之间的纯粹性将会发现奥丁的符文(也就是奥丁的秘密)。——但这只有当他们选择走过我们繁荣的祖先之路时。



订阅号:女巫之锤

关键词:神秘学、超自然、哲学、原始宗教、神话传说

投稿邮箱:2489892279@qq.com

扫描下图二维码关注本订阅号





◤ 女巫之锤  



国内首个多元线上神秘学与NewAge交流推广平台

 聚集大量优秀塔罗师、占星师、魔法工作者 

 定期推送周月运势及神秘学相关资讯 

不定期推送人文科学艺术音乐

接受塔罗占星预约咨询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