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笔记本销售联盟

找到属于你的星星兜

不说 2020-11-20 16:45:09



1

看完了《今生是第一次》,妈妈对最终选择离婚的智昊说:“差不多的人生当中,时而也会有闪闪发光的事情,所以你要留意去抓住它,好好装在自己的星星兜里。这样等你以后累了烦了,可以拿出来看看你的那些星星,就能度过艰难的时光。

 

2

昨天跟小表姐聊了很久,聊完发现今天是大雪,想到都敏俊很红的那一年,我和她坚持要睡在外婆家的阁楼里,因为床头上方是一扇木窗,稍微伸长手就可以推开看到外面的雪。炸鸡和啤酒都点了,外婆帮我们安顿好,为了有感觉一些还特意亮了橘黄色的灯,现在回忆起来就像童话故事里的圣诞节前夜。

 

在外婆家的时候我觉得所有人都不会变老,当然我也就不会长大,我们可以永远这样温馨地过下去。

 

在徐州的时候我天天说要买特产,但是时间不允许,直到我说是想买给外婆的,赵老师才软下心带我去。结果也就是在高铁站买了一些,过了一周外婆打电话来说收到啦,外公在旁边叫我自己要多照顾自己一些。

 

比起自己我们都更爱别人,他们不论去哪里旅游都一定要带特产回来给我,去北京就带北京烤鸭,去南京就带南京盐水鸭,去舟山就带海鲜,去山东回来,两个老人打开背包全是给大苹果,一个个拿出来加起来有一箱那么多,老妈说那么远呢,他们居然一路背回来了,我们这里什么买不到啊。外婆就说那也是当地买的更好吃,带回来你尝一尝。

 

他们是宁愿自己吃苦也要让别人幸福的人,外公年轻的时候包了口鱼塘,鱼丰收了先把最大的挑出来,一条一条包好送给没饭吃的邻居,街坊邻里每家每户分个遍,剩下的几条小鱼才拿到集市上去卖一点点钱,分到最后家里几个小女儿只能喝上一口鱼汤。

 

但是谁都不说这些老故事,妈妈不说,外公外婆不说,两个阿姨也都不说,他们觉得这是做人的基本,这些故事全是爸爸告诉我的。

 

一到冬天我就很想念他们,与其说想家,其实就是想外公外婆。昨天小表姐说你元旦回来啊,回来我们一起去外婆家,听得我眼眶一热。上一回她说要去外婆家吃饭,全程对我直播了外婆做的肉饼,眼红得我差点要定当天的高铁回去。

 

想来为什么我妈和我做饭都只能填饱肚子而已,都怪外婆做饭太好吃,很会做饭的妈妈的女儿做饭都不太行,外婆三个女儿以及三个外孙女都积极地印证了这一个真理。外婆是全世界做饭最好吃的外婆。

 

3

最近跟谁的关系都紧张,在实验室里静不下心,又不能擅自回家,大雪这种日子感觉挺荒凉的。一到了年底莫名地都开始紧张起来,急着理清头脑,整理一些关系,把项目完结,没讲完的话都讲清。

 

这种紧张感来自于内心急切地想要拥有全新的开头,虽然明明心知肚明,哪怕过了12月31日,1月1日也不会变得更好一点,但还是想给自己一个交代。过完生日后我对事物的无所谓程度又上了一个台阶,可能人就是要在一次次的挫败和打磨里活下去的。


还有大多数人都要承认自己拥有的就是最最普通的、最简单的、最大众的生活与人生而已,我们都没有相差很多,念书、毕业、工作、结婚,每一代人类都是这样过来的,无论我们逼不逼自己,也无论我们觉得自己过得有多糟多好,人与人其实都差不多。

 

在上海时常让我觉得焦虑,这种焦虑里包含着“担忧、难过、沮丧、孤单、迷茫”,很多很多,大都是负面的,用一个词总结就是:不安全感。

 

跟在其他城市读研的同学不一样,真的有感受到上海这座城市带给人的压力,同学见面不是谈科研就是实习和工作,极少数的时间才拿来抱怨没有对象。在这座城市里生活的人,吃饭永远都是第一位,精神生活永远都是排在经济基础之后的。

 

虽然并不觉得毕业后我会吃不上饭或者是流落街头,但这种不安全感还是如影随形,因为我在这里没有家,没有家人的地方没有永远的安定感。

 

昨天看一篇小木虫的推送,上面的女博士说,学校的集体宿舍生活过久了之后就会特别想要家庭生活。我倒不是,想想宿舍生活带给我很多温暖,要是不能集体生活,让我一个人住,可能真的会疯掉。不想要作为长辈的家庭生活,没有做好准备,就想要和亲密的家人一起生活,大雪的日子可以住在床头上方有一扇木窗的阁楼里。

 

那是我的星星兜。

你呢。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北京笔记本销售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