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笔记本销售联盟

【大象视界】一西平措&Jeff Watt:什么是新概念唐卡

大象世界 2020-11-20 16:44:05

7月份,拍卖渐渐进入了淡季,但大象仍然没有闲着,在无数的行程选择中根据个人的喜好辗转南北,参加了不少有趣的艺术活动。其中,有一个属于“当代艺术”范畴的活动严重吸引了大象的关注,并毫不犹豫的打了一个飞的到北京参加。这便是由一莲艺术空间主办的【经.变】新概念唐卡特展。


展览中的新概念唐卡全部出自于一位活佛艺术家——耷.琼培仁波切。而作为一个纯粹当代艺术概念的展览,却是云集了众多传统艺术领域的知名大咖——一西平措先生担任策展人,Jeff Watt和王春辰两位担任学术支持,这是一个怎样特别的展览呢?


左图:Jeff Watt先生

右图:一西平措先生


唐卡(Thang-ga),相对狭义的定义是指用彩缎装裱后悬挂供奉的宗教卷轴画,而事实上,佛教在西藏盛行之前,大约唐卡就是藏民族的一种主要艺术方式,早期的唐卡,就涉及历史、政治、经济、文化、民间传说、世俗生活、建筑、医学、天文、历算等方方面面的领域,被誉为的“藏文化百科全书”,只是对于大多数的中国人而言,这种藏民族特有的传统艺术形式,显得有一点点陌生了。


2014年香港佳士得秋拍

明永乐御制红阎摩敌刺绣唐卡

成交价:3.4844亿港元(上海龙美术馆藏购)


对于从事艺术行业的朋友们来说,这两年唐卡成为市场关注焦点,还是因为2014年香港佳士得秋拍拍出的一件3.4844亿港元的明永乐御制红阎摩敌刺绣唐卡,让人惊叹的领略了巅峰藏传文化的市场热度。今年,竞得这件重宝的上海龙美术馆将其展出,也再次引起了一波唐卡热。


作为宗教用品的唐卡,绘制要求严苛、程序极为复杂,必须按照经书中的仪轨及上师的要求进行,包括绘前仪式、制作画布、构图起稿、着色染色、勾线定型、铺金描银、开眼、缝裱开光等一整套工艺程序。所以,在我们介绍所谓“新概念唐卡”之前,不妨让我们一起对照一下传统的藏传佛教唐卡。一起看看,“传统”和“新概念”诠释下的藏传佛教“女神”各自是什么样的。


2013年北京保利春拍

13世纪 绿度母唐卡

成交价:339.25万人民币


传统的唐卡一般都是在见方的画面上“满绘”而不会“留白”,同时,其绘制的内容全部严格出自于佛教的经典。比如,说到藏传佛教中的女神——度母,传统的唐卡会如何表现呢?如这幅西藏13世纪的绿度母,主尊两侧绘救八难度母,八度母两边又分别绘度母救八难的具体情景,正如前文介绍的,传统的唐卡在丰富的佛教教义之下有着十分严格的宗教含义和仪轨。


而我们回过头来看看新概念唐卡是如何表现度母的呢?


耷.琼培《度母》


因为有度一切众生的心,

所以进入度一切众生的禅定中。

度一切众生的美人,

度一切众生的度母。


在新概念唐卡中,作为观世音菩萨化身的度母被赋予了青春靓丽的外表和一头乌黑飘逸的秀发,给人一种温暖的美感,同时,画面配上了一首唯美的藏文诗,点出了作品的佛理法相。


我们不妨再一起来看两幅耷.琼培先生笔下的新概念唐卡。


耷.琼培《仓央之喜》


在布达拉宫,

是持明尊者仓央嘉措。

在拉萨街头,

是浪子宕桑旺波。


一面是搭上云梯的布达拉宫,一面则是一个水流一地的破陶罐,作者究竟是想表达什么样的含义呢?

担任本次展览特别学术支持的国际知名喜马拉雅艺术专家、“喜马拉雅艺术资源”网站(HAR)创始人Jeff Watt在他的展览导语中这样写道:耷.琼培在他的作品中自由的将传统符号和现代景观,以及人体图像结合在一起,他似乎在尝试探索将原本复杂的主题进行解构,直至简化到最基本的组成元素和感性成分,最后再把最主要的三到五个部分组合在一起,形成一个最容易把控的、最能代表原主题的典型画面。


耷.琼培《八宝》


哪里有大海,

哪里就有宝贝。

哪里有智者,

哪里就有福报。


耷.琼培活佛的新概念唐卡中,经常能够看到这样传统藏传艺术的元素。Jeff Watt在他的导语中这样写道:在耷.琼培活佛的新唐卡作品中,对于传统意象,如弓箭、海螺、如意宝、法轮等的运用恰到好处,带着温和的思绪和一丝对其本来意义和用途欲说还休的微妙,这些象征性的元素被有的放矢的地加入构图之中。耷.琼培所创作的每张画面构图,都既可以从严格的传统西藏文化的角度进行解读,又能为没有任何西藏文化或当代艺术知识的普罗大众所欣赏。


耷.琼培物由心生》

 

抛弃心的杂念,

需要用到智慧。

那无垢心的本性,

还需要抛开什么呢?


耷.琼培的新概念唐卡中,经常能够看到这样的人体感官器官被夸张的呈现,对于这些极具感官冲击力的元素,相信每个人都会有着自己的理解和解读,而耷.琼培则会在画面的一角,用一首自己的小诗来读出自己的创作感悟。




能够将深奥的佛法和复杂的佛教元素化繁为简,通过诗意般的笔触明快的表达出来的这位作者耷.琼培活佛究竟是一位怎样的人物呢?


耷.琼培仁波切活佛


耷.琼培仁波切活佛生于一九七五年,诞生在享有“世界高城”之称的康巴地区之理塘——仙鹤迷恋的地方,幼时就被认定为在甘丹寺修习佛法的“耷活佛.洛桑登珠”的转世,并进入理塘长青春科尔寺学习,一九九五年到位于拉萨的藏传佛教格鲁派第一寺——静净胜乐洲祥瑞山甘丹寺学习,并修建了甘丹寺强则扎仓的色公康村.是木里第十世香根活佛香根.边玛仁青的经师。除了唐卡绘画,耷.琼培仁波切活佛也称得上是一位弘扬传统藏传文化的学者、诗人和音乐人,他所创作的藏文乐曲更是在藏传领域广为传唱。


活佛笔下作为带有“当代艺术”标签的新概念唐卡,究竟和其他的当代西藏工艺品有着怎样的区别呢?


在大象所了解的如今的西藏唐卡艺术中,其实大部分仍然是对传统的临摹和复制,也就是说,根据梵文和藏文经书中所规定的图形度量标准、人物和主题排序规则、影像准确度来制定,而甚至有一些仿古唐卡,就连人物身份、主题排序和整体构图意义等基本要求,也都完全不符合传统的规定,那只能算是“西藏旅游纪念品”了,完全没有任何的收藏价值甚至是消费的价值。


事实上,这种正统的仿古唐卡和我们今天说的颠覆性的新概念唐卡,从艺术源头本质上,是截然不同的两码事,这也最终决定了两者作为艺术品所能达到的最终高度截然不同。

仿古摹古的正统派当代唐卡,是一种对于传统自下而上的尊崇和复制,这样的形式,即便其当代画师的绘画功力再精湛,也只是一种“自下而上”对于已有传统艺术的模仿秀,这样的艺术形式就已经决定了其最终的高度十分有限了。而今天我们为朋友们介绍的耷.琼培活佛的新概念唐卡,则是恰恰相反,他称得上是“自上而下”的佛教艺术,耷.琼培作为一位有着深厚学识涵养的活佛,他自然深知传统唐卡的制式法相和图像沿革,但是精通佛法的耷.琼培活佛却选择了用一种“普度众生”的方式,将传统唐卡中深奥的佛教典故和法理,用一种轻松喜悦、沁人心脾的方式诗意的表达出来,此时此刻,再美妙的绘画也只是活佛表达妙谛莲语的一种手段了,这样的艺术,其所能企及的上限自然有着太大的想象空间了。




这样的艺术形式,不免让大象想起了一位三百多年前著名的活佛艺术家,我们不妨来做一个跨越时空的联想吧。这是耷.琼培笔下诗意的田园。


耷.琼培 《远牧自性》

 

好好放牧你的牛羊吧,

不要让凶恶的狼群来伤害。

好好放牧你的心灵吧,

不要让狂乱的情绪来困扰。


这样一种看似跳出于法度之外,而又在佛理之中的艺术,早在三百多年前,就有一位活佛深刻的演绎过。他是谁呢?


却英多吉1604-1674)唐卡  云南丽江博物馆藏

 

却英多吉(1604-1674)生活在相当于中原明末清初的时代,是藏传佛教噶玛噶举派的第十世转世活佛,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第十世大宝法王。1612年,年少的却英多吉被“藏巴汗”政权推举为全藏法王,但西藏形势风云突变,以五世达赖和四世班禅为代表的格鲁派黄教迅速崛起,1640年,格鲁派联合蒙古人固始汗攻打藏巴汗政权,推翻了噶玛噶举派在西藏地区政教合一的统治。


却英多吉1604-1674)如我像  2015年香港翰海秋拍


丢掉江山的却英多吉活佛历经万难,终于逃脱到云南丽江木氏土司府上寻求避难,历经了如此重大的人生变迁,一代活佛十世大宝法王却英多吉将他的人生感悟,以一种前所未见的田园般的诗意向人们描绘出一个充满人情味的佛法世界,却英多吉所独创的艺术,超越法度,却又深藏了一位活佛在经历人间沧桑巨变后的深刻的感悟,最终成就了藏传佛教史上独一无二的经典艺术。


回过头我们来看同样是一位活佛所开创的“新概念唐卡”,是不是也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呢?




大象在展览现场采访了耷.琼培活佛,耷.琼培活佛为大象非常详细的解读了几幅“新概念唐卡”,在他的每一幅作品中,都是用他特有的艺术语言去阐释深刻佛教含义的。在这里,我们只是简单的为朋友们举例其中的一幅作品——《缘起性空》。


耷.琼培《缘起性空》

 

大山未变小,

瓶子未变大。

把山装入瓶子里,

是给空空的心的礼物。


耷·琼培活佛介绍说,这幅作品中,“缘起性空”的概念是一个佛教中十分经典的哲学命题。藏传佛教里有不少相类似的经典故事题材,也是说的这个道理。比如,西藏著名的密教修行者米拉日巴(1052-1135)带着弟子修行,突然下了一场暴雨,弟子无处可躲,但米拉日巴却钻进了随身携带的牛角里面躲雨,弟子拜服。这个故事中,上师的身体没有变小,牛角也没有变大,米拉日巴恰恰是了悟事物大小内外的不二性,也就是“空性”。正所谓空即是色,色即是空的道理。


而在这幅唐卡里,耷.琼培将佛教经典中“缘起性空”的道理作了一个十分巧妙的转换。画面中,云雾缭绕,暗示山很高,太阳从山顶升起,山和太阳之间的关系也暗示了这座山的高度,但是如此高山,竟然装进了一个普通的瓶子里。从我们一般的思维模式,这是不可能出现的情况,瓶子没有变大,山也没有变小。这个概念和“牛角里的米拉日巴”一样,也和“把北京城装进一间屋”一样。


耷·琼培活佛说,其实我们生活在充满着长短,生死,聚散各种极端矛盾的世界之中,如果一个人能够在生死,聚散之间采取中间之道,也就是“瓶子没有变大,山也没有变小”,或许我们的一切困扰就迎刃而解了。但我们的大部分人难以参悟,而总是会“走两端”,那唐卡里面所展现的山和瓶子的奇妙关系,肯定是无法理解的了。这便是“缘起性空”的道理。


值得一提的是,旁边有一个香炉,这暗示着,尽管目前大部分人还体验不到这样的哲学道理,但是我们期待并祈祷这样的能量能在自己身上出现吧。


怎么样,简简单单的画面元素,清新明快的色彩之下,竟然蕴藏着如此深奥的佛学道理,而又被活佛举重若轻的通过画面展现了出来,这便是“新概念唐卡”的魅力所在了。




耷.琼培活佛说,希望每个人看到他的作品都会有自己的体悟和理解。所以,在我们详细解读了其中的一幅之后,以下就为朋友们展现一下画面和里面的藏文诗,希望把更多的思考空间留给朋友们。同时附上著名的藏传佛教文化推广者一西平措先生的美文,请朋友们一起欣赏。


沤梦•经变

文/一西平措


OM(嗡)


远远地,一粒朱砂,涡轮般旋转充扩,由远及近,吞噬着一路的风光,扑面而来......刹那间,我坠落于一体黑洞。那黑洞中,回荡着“呼麦”空灵的亘古低吟,由喉音渐而唱亮的叠韵中,分明听到的是一首首一部部诗歌与密咒的幽谷激荡,缥缈悠长。音符勾出的圆环,划破黑洞广阔却混沌的灰暗,使卷纳其间的圣像、画作、银壶茶碗,展现你一生片断的图片,都映透着微光,四下里飘渺零散……我踏着云,或许是绵?追逐着那匹红色的高山马,时而醉汉般跌撞蹒跚;时而足下生风,追踪着它轻盈点踏着虚空中的柔软。我知道那是奔向黑暗的终点,是无形缰绳的牵盼,也终是去寻著正觉的涅槃。


我追得疲惫了,想要睡了。知道是梦,却不愿睁眼......


AH(阿)


那不是那匹高山马么?红红的,在广袤的草原上那么的显眼。牦牛群仰俯间隐现的小喇嘛,不端坐檀香雕龙的宝座,却安然盘膝于青色连绵的草甸。手中的画笔啊,怎么也画不完!画不完格桑花的芬芳和阳光带来的暖;还有那五彩隆达飞舞蓝天的片片心愿;像是风,吹过巍峨的山峦,扬起了雪花,在山巅落成耀眼的珠链;还有那老牦牛颈上的叮咚声,合奏着苍穹音律的拍点,争相印鉴远古青铜的斑斓。


理塘上空飞翔的仙鹤啊,静候在云端,为你戴上断除贪嗔痴的冠冕,载你临驾拉萨——那称为弥勒净土的甘丹。


赞叹“五明”的诗歌,你朗诵过千遍万遍。粼粼湖水伴,撩拨着“工巧明”的古弦。难以墨守的康巴血液啊,流淌在雅鲁藏布江水里奔湍,你巧思书写的藏文,交映成自然界中的各种奇观。喝茶,你著就《话说藏茶》,使古道悠远;听泰戈尔的故事,你译成《情人的礼物》曾在风雨雷电的夜晚,朦胧了多少藏族姑娘的泪眼?


我听到那马的嘶鸣,在空旷的月光下回旋。好在有你咏唱的梵呗,安抚它燥动的方向感。我寻着自己远远听见的嗒嗒蹄响,到近处却是振自庙堂的鼓点。我总将你的红衣错看,误认为是马儿突显虹光的障眼。这些,是你所说的幻境吗?倘若这样,且让我信马由缰......


我寻得疲惫了,想要睡了。看到在黑洞中熟睡的我,知道又是梦,却不愿睁眼......


HUM(吽)


终是睡醒了。


可为什么脚下仍有风响?又是谁舒展双翼来到飞燕的故乡?难道有支神奇的妙笔,使这匹红马借助了大鹏鸟的翅膀,化现为八方云游的坐骑,这一驿武威,下一站敦煌。


可我还是无法看清你的模样,或许是那粒朱砂拨弄着始终的幻象......


记忆闪回的图像里,是那几世曾往返这黄沙漫天飞起的地方。丝绸路上,我是镇守边关的大将,而你是执笔度量的和尚。《维摩诘经变》洞窟内,我曾听过吴道子“脱落其凡俗”的训导。千佛洞中,你曾临摹过吐蕃赞普相貌的堂堂。你曾说“经变”是佛经图像化教导的方便记述。变相画与文字相乘,又兼或脍炙人口的说唱。看,以艺术之名去抒发心中的所想,高深之处是借助画笔记录一幅幅生动的影像。你又说依经典二十种左右的变相画过于繁缛,耐人寻味的典故中,出没着神话的荒唐。你要用“大漠孤烟”似的直白勾勒,开启“悟性与物性之间”,形而上的智慧与地火风水物质世界的绵绵深意。你身具修成几世的德行,只拈出情器世界可感知的云烟几缕,便使人了知四谛,直面生死的教方。


白玛噶波未曾见过你新绘的唐卡,晋美林巴未改变远古的度量。“智慧的甘露浇灌的莲花中央开出了慈悲的花蕊”,是第司·桑结嘉措来自十七世纪规范纷争的美好畅想。

 

我逐渐看清你的模样,帅气的字眼只是你鄙视的皮囊。是什么染红了你最初的模样?难道是那粒朱砂清点着始终的幻象......


我飞得疲惫了,想要睡了。看到马背上熟睡的我,知道又是梦,却只想展翅奔往云门的方向......




之前我们特别挑出了其中一张为朋友们详细解读了其中的佛教含义,而以下,我们仅仅提供作品的名称和附带的藏文诗,其他的,留待朋友们去细细的品味吧!


母性


哪里有痛苦,

哪里就有你悲悯的目光。

你用慈悲和美,开启了众生的心门。


被锁住的眼睛


看到美丽的风景、事物,

这些都是心灵的眼睛赋予的。

 

顶尖供养


哪里是顶尖?

哪里就有我的祈祷。

哪里有我喜欢的女子?

哪里就有我的誓言。

 

情器世界


关怀一株草,爱护一朵花,

你会得到不止一种欢喜。

看见了吗?

在菩提叶的宫殿里,有人欢快地舞蹈着。


大脑控制的人生


过度依赖大脑的技术,

而丢失了心的能量。

智慧与方便是双运的一体,

怎能让他们悲伤独行。


禅境


找到自己,了悟自心,是禅境世界里美好的德行。


究竟纯洁


不变金刚的誓言在胸前的嘎乌里庄严,

利他动容的笑脸和莲花一起在空中飞翔。


乳月


上弦的月儿若不缺失该有多好,

美人的脸庞若不凋零该有多好。


生命的源头


我曾以鱼的形态,以龟的形态,

游弋出母亲子宫的海洋,

最后,却迷失在人形的汪洋里。

 

双眸的影子


幻术的魔术师创造着分别的意识,

他们制造欢乐和痛苦,

他们制造冲突和矛盾,

但智者总能看穿他们。

 

绿色的心


花儿开在心里,

因为那里有她的种子。

花儿开在眼里,

因为那里有她的泉水。


五官花的执着


梦想在天空,

行走在大地。

五官花儿的箭,

它是在云里?还是在泥里?

 

流动的经幡


业随轮回流转,至尽方休。


放眼的世界


利益众生的手眼,

你是多么的庄严。

我随喜你的半月,

也随喜你的金刚。

 

破我执


有“我”,创造轮回,

无“我”,破除轮回。

一切皆由“我”造,

一切“我”自受之。

 

糊涂为乐


见与不见之间,

是与不是之间。

若能把握此量,

便是欢乐之本。


万法归十


心存善念,

一切皆呈美好。

所想所需,

如空中雨云落在你的面前。


欲望的诱惑


一定要告诉你的欲望,

财宝向来与毒蛇共生。


乳汁的海螺


乳汁的海洋里有乳汁的宫殿,

乳汁的国王恩赐乳汁的甘露。


马头金鹏


利益众生行方便,

幻化百千万。

愤怒三尊合一体,

此心诚顶礼。


金刚


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一个燃烧的金刚,

有时,它像一个奇特生物般的存在。


魔术师


把野马关进宝瓶难,

把心的宝瓶关进心脏的宝瓶更难。


色与声


幻术师的手段是多么高明,

然而还是比不过人心的变幻。


假象与面具


有时面具很真实,

所以我相信幻象。

有时面具很虚假,

所以我怀疑性空。


寻找心的鸟


我有树叶的翅膀,

想要翱翔长空。

我有泉水的心灵,

梦想徜徉大地。




这一双由量生出来的翅膀,

要如何在无量的虚空中飞翔?


转换的业力


业力的能量在时刻不停地转换着,

人与畜生的轮回也就在一念之间。


苦苦


失去了量的心不会讲究因果,

它还召来了恐怖的死神。


轮回的本质


在火焰中跳动的欲望之花,靠近它只会生出无量烦恼。


如梦幻


把假象看做真实,

妄想在轮回中力挽狂澜。

时光流逝,

只剩下悲伤的烙印在隐隐作痛。


因与果


知因果循环,

便知情器之理。

知此理,

能呈圆满的前行。


圣洁的甘露


见之解脱,

是无垢圣水的礼物。

顶礼让世界明亮的梵行之术。




阳是坚定的柱子,

阴是美丽的花朵。

阴阳和合,

是世间最美的传奇。


菩提眼


心的动向为利他,

一次又一次。

在菩提叶上,

幻化金刚的坛城。


贪心之绳


你用钩子钩住了谁?

你用金刚锁定了谁?

如果是愤怒和嗔恨,

那就好了。


三身


智慧资粮成法身,

福报资粮成色身。

自利利他行圆满,

为此而已!

 

灯塔


我在洁净白塔下,

点燃一盏心灯灯。

但在心灯佛塔处,

不需要大脑的灯。


飞鸟与塔


飞鸟拥有翅膀,但是从未飞行,

只是羽毛装饰了它。

佛塔巍然矗立,但是从未停留,

只是形态概念了它。

 

智慧与方便


智慧与方便结合,

一切皆能圆满。

若皆圆满,

智慧与方便该何去何从?


放大的牛角


牛角尖上无路可行,

依照此理,

不如敞开心扉。


须弥福田


智慧资粮往上升,

直到遍布法界。

福报资粮往下散,

走入芸芸众生。


三角的超越


佛陀听闻:“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赞叹道:“妙哉!妙哉!”

 

佛之大相


佛相显现只为利他,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见,

能拜即是福气。


真实的面孔


在不同的因缘里犯下稀奇古怪的病,

让人生充满纠结与痛苦,

甚至麻木了我们的良知,

是谁在孜孜不倦地创造着这些病毒?


空乐


唯识者,

得阿来耶识续。

一切由心创造,

心解脱即是解脱。


情器世界


真谛在心,

心呈层次。

见此心者,

皆是幻象。


无常


年轻的美丽到老皆空,

血肉之躯也随之散尽。


一体的矛盾


色空交织,

是思维者的游戏。

无相境界,

无有指向。

 

无常


今天是富人,

明天是乞丐。

这彩虹一样的变化,

不就是无常吗?


丢失了誓言的生命


拥有和失去之间,

就像是一部惊险的电影。

智者知晓这个道理,

所以把轮回看做一道彩虹。

 

百相自在


愿金木水火土,得位和合;

愿人心与菩提心,得位和合。




经•变——新概念唐卡探索者耷•琼培

展览时间:

2017年7月8日 - 8月20日

11:00 - 18:00(周一闭馆)

展览地点:

 一莲艺术空间 •觽堂文化智库

北京市朝阳区西坝河路临2号院9号


最后我们特别友情提示,如果您对展览中的唐卡感兴趣或者有收藏的意向,请电话咨询一莲空间的徐小姐:18500269969



更多资讯也可以扫码一莲空间的二维码

【大象视界】专业推荐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北京笔记本销售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