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最新资讯 >第一百三十一章 偷鸡不成,反蚀把米

第一百三十一章 偷鸡不成,反蚀把米

2020-05-11 16:11:55龙王传说实体书吧

斗罗大陆lll
序章
第一百二十三章 
第一百二十四章
第一百二十五章 
第一百二十六章 
第一百二十七章 
第一百二十八章
第一百二十九章
第一百三十章 

第一百三十一章  偷鸡不成,反蚀把米

不言而喻,增幅己方与削弱敌人,也可谓是殊途同归,最终同样达到的是增加自身获胜筹码的目的,不过由于自古以来,辅助系魂师拥有的技能几乎全部都以前者为主,而后者极为少见,在辅助系魂师就等价于增幅自己的魂师这一观念已在万千魂师们心中根深蒂固的景况之下,初次见闻面前这位以削弱敌方为主的辅助系魂师,大家慨叹一番也实属自然。
 其实,细细一品,在增幅与削弱的百分比相同的情况下,二者起到的效果全然是天差地别。打一个最简单的比方,己方增幅100%,相当于自身实力有翻倍式的飞跃,听起来确实强大;再想想,倘若是令对手削弱100%呢?削弱“一倍”,这又是什么概念?相当于直接让对方战斗力陡降至零啊!二者之间孰优孰劣,无须再细品,大家一睹便知。
 显然,我们人类都可以想到的,自是没有无所不晓的创世神于创世时想不到的理由,对于这七彩雀灵武魂的削弱效果,自不可能与七宝琉璃塔武魂的持有者魂力每提高一级,增幅效益就提高1%如此惊人。一般而言,对七彩雀灵武魂持有者来说,在最初时自带5%的削弱效果,此后魂力每提升一级,对对手的削弱效果就增加0.5%,特别地,待该魂师修为达到七环魂圣之际,会额外增加5%的削弱效果
 可不要小瞧了这些看似渺小的数字,试想,倘若一名七彩雀灵武魂的魂师修炼到70级魂圣的水准,对敌方削弱效果就已达到了40%之多,相当于还没交手,敌方就已只有六成的战力了。而这一点,愈是针对级别高的对手,效益也就愈为显著。
 不过,与七宝琉璃塔武魂的魂师一样,动用削弱魂技对使用者的魂力要求也是相当之高,倘若不曾领会分心控制技能的话,战斗也将是陷入举步维艰的境地。并且,创世在创造这一神奇的武魂时显然又给人们制造了一个惊天的巧合:众所周知,七宝琉璃塔武魂的魂师,一般而言限于琉璃塔的七层,至多只能止步于魂圣境界,自然,这也是极大地限制了其发展空间。有趣的是,这一规则同样适用于七彩雀灵武魂魂师身上,迫于自身的七彩,这类武魂的魂师的制高点同样只能为准魂斗罗,而无法再度为己附加第八魂环。
 当然咯,对于以上这些,天宇他们自是一概不晓——实际上,若非跃跃欲试的独孤绝一马当先,自受到彩芒的沐浴之后再第一时间释放了第三魂技,这才切实感受到了其对自己恐怖的削弱效果,并将此告知天宇和雨萱的话,只怕直至此刻,他们也依旧被蒙在鼓里呢。
 而今,待得知对手的能力乃削弱敌人,而非增幅队友之后,天宇三人的神采也是又惊又惧:稍稍深入一想,自是不难得知,在敌队实力优于己方的情况之下,削弱对手比增幅自身效益更为显著。
 考虑到此,天宇于心念电转之间,便也是迅速做出了最为正确的决定:正所谓“擒贼先擒王,克敌先克辅”,天宇深谙,倘若不先在第一时间将队长伊寞解决掉,根据独孤绝的情报,经过其对他们进行的两成削弱,天宇和阿绝的战斗力也自会大打折扣,原本修为和魂环上不语自明的强大优势也将荡然无存。经过一番权衡利弊之后,尽管对于那阮佳隆太极八卦武魂的奥秘尚未完全探究,不过与伊寞相比,自然还是后者对其威胁更大。
 “轰隆隆!”倏忽间,似是就连命运都特地眷顾了他们一般,待天宇突袭伊寞这一念头方一进入脑海,尚未及其思虑到具体方法为何的瞬间,一个绝佳的机会便是于顷刻间现于眼前:
 实际上,无论是独孤绝三十二级战魂尊的强盛修为,还是其引以为傲的千年魂技暴雷阵,无一不都凌驾于对面同样动用雷属性的阮佳隆之上,而即便是在经过20.5%的削弱之后,阿绝的战斗力也仍旧是相当可观。在短暂的愕然后,他便也是迅速恢复了状态,魂力输出方一增加,先前还勉强可以平分秋色的阮佳隆便是立时叫苦连连,自身这边绚紫色的雷光掌控的面积也是再度缩小了几分,而与其针锋相对的蓝紫色暴雷,笼盖的区域则愈来愈广大。
 “轰隆隆!”倏忽间,独孤绝无意释放的一阵紫蓝色落雷,突破了阮佳隆这边的严密防线,从密匝的雷网间赫然而出,旋即,便是以极快的速度,径直向着前方正在催动魂技的伊寞袭来。
 忽而见闻这等变故,猝不及防的伊寞也是蓦地一惊,忙不迭地向旁处躲闪,虽勉强躲过这一击,毕竟乃辅助系魂师,战斗力并不怎么强盛的她,也自是被落雷的余波震出数米开外,若非其极力稳住身形,只怕就已是摇摇欲坠,有跌出擂台的风险。不过无论如何,经过这一番冲撞之后,伊寞也已彻底来到了赛场边缘的地带。
 当然,天宇和独孤绝都能意识到伊寞的巨大价值,本身就隶属其小队的阮佳隆和陈轩认识的又怎会逊色他们半分?尽管方才这一情景也仅是虚惊一场,但依旧是让阮佳隆彻底成了惊弓之鸟,不顾体力透支的风险,持续增大着自身的魂力输出;而先前始终保持着伺机而动架势的陈轩也终究按捺不住,前来支援眼看就要不堪重负的阮佳隆来。
 不过,他们这样也未免是太过大意:难道在目睹队长伊寞受挫的瞬间,他们的理智已是被一时的担忧彻底浇灭,甚至连对方还有一位控制系战魂师天宇这一强攻手的事实都已彻底抛之脑后了吗?莫非,他们就真的疏于考虑,将辅助系的伊寞的后背留给天宇突袭?
 在见闻这等大好机会的瞬间,天宇也是立时有了发动第一魂技,以瞬移的速度冲向前去的冲动情感,不过,对于这等连五六岁的小朋友都显而易见的可笑失误,天宇向来就是抱着宁可大幅高估,也不肯低估一毫的心态。虽说小说里司马懿就是在这一点上吃了暗亏,错过了大好进攻机会,但这终究也至少没有造成实质性损失,总比孤军深入,而后中了对手苦心酿造的圈套,到时懊悔莫及的为好。此刻,再联想到四分之一决赛里翼城他在最初射出的那两道看似愚昧不堪的箭羽,在最后却完成了逆转乾坤的殊荣一事,原本已近迈开的脚步,也是再度迟滞下来。
 然而,天宇这一迟滞时间,也仅仅是持续了两三秒的光景而已。尽管在上一次对敌阿飞的战斗中,他就正是吃了路梦瑶玩得出神入化的移形换位的大亏,以至于连比赛都差点输掉,而今,场面与上次也确实相差无几,同样是对手出其不意地将一名战斗力远逊于己的魂师的后背留给了自己,而在此之后的,也极有可能是一个圈套,但天宇自知,二者之间,依旧是有些许微妙的差别。并且,正是这微妙的差距,往往可以使两件看似完全雷同的事件的结局,产生不可思议的逆转。
 这差距便是,上次与阿飞的战斗中,路梦瑶这移形换位技能在事先他根本是一概不晓;然而当今,对于伊寞的这一神秘底牌,他虽称不上如数家珍,却也至少是略知一二——至少,他知道其效果究竟为何。话说回来,这还得感谢一下场场比赛必睹的阿飞先前提供给自己的关键情报,虽说仅寥寥数语,然而在此刻,却是足以起到将计就计、逆转乾坤的功效:
 “八强赛末赛时,伊寞战队在伊始阶段便是发动了一种奇异的魂技,让对方两名队员径直弹出赛场外来,队长也是打了擦边球。而后,寡不敌众的他,迅速溃败。”
 对于那场据说仅持续了三分钟的比赛,天宇他们并未亲自观赏,不过仅从此信息中摘录一点关键字词就足以了解大概:“弹出场外”。想到这里,天宇又是装作出一副交集的神色,偷偷睨了旁侧的伊寞一眼,嘴角之间,也是泛起一抹略带几分狡黠的微笑——此刻的伊寞,不知是当真被方才的落雷所震,还是有意为之,反正她的位置也颇显巧妙,正值赛场的边缘之间。
 而后,在稍稍停顿了片刻,与独孤绝通过精神力交流了几句短话之后,天宇身前的第一魂环便是光芒盛放,下一瞬,他便只如一道离弦之箭一般,但闻“嗖——”的一声,便已是瞬移似的绕到了看似猝不及防的伊寞的侧后之处……

实际上,全然让伊寞始料未及的是,在先前分明经过了约莫两三分钟之久的迟滞的天宇,此刻竟仍旧是义无反顾地一头窜进自己设下的天罗地网之中。
 抗拒火环,伊寞右臂骨魂技,乃一只一万两千五百年修为的暴焱狼君所产,由其班主任路仁棋在其十二岁生日之际,赠与她的生日礼物。在伊寞所谓的“生日”,就连她自己也早已将这个日子淡忘的这一天里,待其方一进入教室的刹那,本正为向来踩着铃声进教室的路老师为何提早到来而略显惊讶的她,忽而耳畔之间,就听闻全班三十五位同学,以及路老师异口同声地向其祝贺“生日快乐”,而后,一块比人脑袋还要大上一半的可爱蛋糕便是霍然映入眼帘。
 在迟滞了一会儿,她这才忆及:原来,今天是她的“生日”——这个她在入学时填交的信息栏的“生日”一栏中随意填写的日期。再然后,望着三十六双充溢着真诚的目光,以及许多热情的同学递上来的各种礼物,她但觉鼻尖一酸,旋即,便是颇没出息地啜泣了起来。——这是她自从还乃一只胚胎伊始,直至当今,这个已在人类社会间生活了十二年的小女孩生涯中,首次落泪。
 当时,在朦胧的泪光中,瞥见周际间一个个目光中微微泛着些许疑惑的同学忙不迭地递上手绢,她拭着一双七彩色的双眸,尘封良久、为厚厚的坚冰覆盖的内心间,竟也是微微触动……
 或许,人类也如魂兽相仿,在对自己的同胞时,慈眉目善、备怀关心,而一旦面对异种族的物种,例如魂兽时,凶性就会原形毕露,进行惨绝人寰的杀戮?可又为什么要如此?大家一起和和平平、欢欢乐乐地共存在斗罗大陆这方净土上,不是很好吗?倘若果真如此,她至少也不会……
 言归正传,抗拒火环魂技效果,虽并无何攻击力可言,但却能够无视双方修为差距,强制性地将作用目标推出一定距离。乍一看来,由于此技能消耗的魂力并不算轻,其俨然与鸡肋无异——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无视修为差距”,听起来倒是很不错,但把敌人推出数米远,甚至是数十米远,在真正的战场中又能有何效果?对于一名训练有素的魂师而言,一二十米远的距离也不过一两秒的工夫便至。
 但这一技能施展于像这样的擂台赛,特别是主办方明文规定“但凡离开擂台范围者即视为输”时,它的效益俨然就如同神技般的存在,只要对方稍不注意,就有相当大的被弹出擂台的风险,而到那时,纵使他有滔天神力尚未发挥,终究也只能在擂台外干瞪眼,饮恨而终。
 其实,自本次八强赛末场时,他们小队还专门就是否使用抗拒火环这一魂技进行了深入考究:支持者认为使用此魂技由于出其不意,本场战局定能省事简单快节奏;反对者以为这张王牌倘若提前曝光,并非长远之计,在日后的战斗中会被对手针对布局,正所谓“好钢用在刀刃上”,留到节骨眼儿上再使用才能取得最佳效果。
 最终,大伙儿经过一番激烈讨论,也乃达成一致共识:由于在三十二强和十六强的赛事间,他们面对的对手也都乃相当弱小的角色,全程的过程寥寥几字便可梗概:伊寞削弱——陈轩以一己之力各个击破。得益于此,他们并未暴露任何杀手锏类的魂技效果。
 而到了八强赛时,对手的实力也不可谓不强大,而倘若不使用抗拒火环速战速决的话,以最坏的情况考虑,他们甚至有可能不得不释放出剩余的一切压箱底的技能才能克敌制胜,这样一来,无疑是拣了芝麻丢了西瓜、因小失大的愚昧之举。
 况且,陈轩那小子也已打听到,天宇和楚惔飞他们两支战队在完成了自己的比赛后就打道回府休整去了,而整个晋级赛的比赛录像都得等到比赛全部结束之后才有售卖,他们既然错过了第四场比赛,想了解到他们抗拒火环这一王牌定是难于登天。而真正需要对其藏底牌的,也无非就是他们二班而已,至于一班的凌翼城他们小队,他们本就对自己的魂技情况了如指掌。
 当然,最后一个原因自是次要,暴露冰山一角,保留绝大部分,方乃真正起关键性作用的主要原因。
 为了布设这个局,伊寞也不可谓不是煞费苦心,竭力做到自然流畅,给对手就好像是自己当真被独孤绝的一番落雷的余波震到场地边缘,并在那时全然处于猝不及防的状态这一强烈错觉暗示。并且,对于其是否能成功,以天宇的智力来看,她仅需根据一点即可:一息不往,全局告终
 原因也很简单,倘若天宇确实对于伊寞战队拥有抗拒火环这一魂技素不知情,发现了这一绝佳机会的他,自是应果断出手,以克敌制胜;而另一方面,若他知晓这一魂技效果,便也定将知其有诈而按兵不动。换而言之,突袭的制动时间,应不可能超过一息的光景。
 也正因此,待发掘天宇在一两秒之内还没有丝毫行动,一双金眸间闪过一丝狐疑之时,伊寞便在暗地里已是连连摇头:看来,这小子终究还是通过某个途径知晓了全局,眼下,计划也是百密一疏,怕是要泡汤了。
 然而,彻底超乎其意料,那名黑发金眸的瘦小少年,竟是在历经了足足两分多钟的迟滞之后,赫然发动,也就是在下一瞬,伊寞经过三级精神魂导器增幅的强盛精神力便是霍然察觉,几乎没有经过任何时间的推移,他便已如瞬间转移一般地闪到了自己的侧后方。
 “砰砰砰——”遗憾的是,伊寞早已布设好的抗拒火环这一魂骨技能本也就是瞬发效果,近乎不需要制动时间,待察觉目标来袭的一瞬,伊寞为粉嫩的肌肤所覆盖的右臂之上,夺目的红光一闪而现,旋即,尚未来得及发动任何攻击技能的天宇,便是当即但觉如同遭到了一股不可抗拒的推力一般,径直向着擂台外的方向冲腾而去。
 “噗噗——”不过,也就在下一刹那间,本是暗暗松了口气,认为对手大势已去,接下来的战势也将轻松不少的伊寞,原本稍稍舒展的眉心便是再度紧蹙,一双彩色的星眸直盯盯地瞪视着在自己面前所发生的一切,美眸之间,充斥着匪夷所思之感:
 说时迟,那时快,也正值天宇受到伊寞瞬发式的抗拒火环的作用,遽然向咫尺之隔的场地边缘飞出的瞬间,一座五米余高、宽大松软、薄如蝉翼的泥板便是几乎在同一时刻横档于即将飞出场外的天宇和近在咫尺的擂台边缘之间,旋即,天宇便只如坐了蹦蹦床一般,在下一瞬,便是以风驰电掣的速度径直向相反的方向飞弹而去。
 更令伊寞倍感震恐的是,自天宇接触那薄薄的泥板的瞬间,其身间的第一魂环便是光芒遽闪,而后,在其紧攥的双拳之间,已是金光璀璨。并且,也正是在电光火石的光景,伊寞也是惊恐地发觉,此刻以迅疾的速度,来势汹汹的天宇前去的方向,正是尚在帮助阮佳隆抵抗背后有唐雨萱不断加以增幅的独孤绝的强盛攻势,此时正将自己的后背暴露给对方的陈轩
 这还不算,阮佳隆和陈轩这两个蠢货显然也是方才发觉天宇不见踪影时误以为计划成功,得意得彻底忘了形,连自己平时再三嘱咐在比赛时不要靠得太近的金玉琼浆般的话语都抛之脑后,二者此刻竟还是紧密相站,颇有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之感——不过不久之后,他们也确实是要“患难与共”了,倘若伊寞预计的不错,在下一瞬,自己见到的将是一幅浓缩型多米诺骨牌效应的“精彩”画面。
 偷鸡不成,反蚀把米。这便是明知对手的全盘算计,却已无奈为时已晚,有心无力的伊寞,此刻脑海中的全部想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