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笔记本销售联盟

橡树 | 1944,中国远征军,临危赴难

流浪的橡树 2020-09-15 13:36:43

敬告网站、公众号,未经授权,不得使用、转发《流浪的橡树》原创。

关注朋友防失联加微信:zhuerduo1222

刘峙,“飞”将军?“猪”将军?

国军那些“草包”和“饭桶”的将军们

胡宗南在抗战前后

由《亮剑》,看日军一个大队

将军蒙尘,忠勇双全汤恩伯(上)

将军蒙尘,忠勇双全汤恩伯(中)

将军蒙尘:汤恩伯决战台儿庄

将军蒙尘:徐州突围,由军团长到汤司令

橡树 | 中印1962战争,全景扫描(上)

血染老山,1984春,中越战争非专业检讨(下)

红军1935:短促突击的失败

《孟良崮战役的军事检讨——战前综述》

《孟良崮战役的军事检讨——鏖战涟水》

将军蒙尘:汤恩伯在河南

鸣谢各位朋友对《流浪的橡树》原创的支持。


中国远征军的战史,是直接影响二战进程的战史。


中国远征军于1942年2月出征中南半岛,开辟中国正面战场之外的滇缅第二战场,应战日军主力之一的南方军,为二战盟军最早开辟的第二战场。


此后,1943年7月,盟军发起旨在开辟第二次战场的西西里岛登陆作战。


当然,1942年2月,中国远征军在缅甸与日军作战,正是盟军于全球战场,都正处于轴心国全面攻势之下的艰苦阶段。中国远征军战果相对黯淡。


然而,这次中国远征军出征中南半岛,仍然是盟军最早开辟对轴心国主战场之外的第二战场的作战。无疑是二战史上具有标志性的大事件。


开罗会议,三巨头和宋美龄。


1943年10月,首战滇缅失败后,中国远征军经过一年半的卧薪尝胆,其驻印部队,率先向缅甸日军主力发起战略大反攻。


很快,1944年4月,中国远征军东线主力也向滇缅日军发起强大的战略大反攻。


这是盟军最早一次对轴心国实施的全球性战略大反攻。


在二战的全球大战略上,中国远征军滇缅大反攻是比诺曼底登陆更早的,旨在对轴心国发起、开辟第二战场的战略大反攻。


中国远征军两路反攻,摧枯拉朽,根本性扭转了缅甸及整个中南半岛战局。直接支持、鼓舞着中国正面战场,美、英、澳等盟军东南亚东南亚战场,最终推动了亚太战场的最后胜利。


在地区、战区的战略上,中国远征军滇缅大反攻同样也是最早的,盟国对轴心国实施的,并且取得辉煌胜利的战区战略大反攻。


滇缅大反攻早于苏军在1944年早期,在苏德战场上,对德军发起的“十次斯大林突击”。也早于1944年10月,美军在太平洋战场上,对日本发起莱特湾总攻击。


无疑,不仅是抗战史,即便在整个二战史上,中国远征军都是盟军阵营,最早实施全球战略大反攻和战区战略大反攻,并且取得胜利的军队。


中国远征军的滇缅大反攻最终取得巨大、辉煌的胜利,最早敲响了轴心国走向彻底失败的第一声丧钟。


滇缅战场的全面胜利,更是盟军阵营看到的二战胜利的第一缕曙光。


然而,中外研究二战史、抗战史者,为数众多。事实如此,却无人、少人关注。


美、英、苏等外国人当然有忽视的理由。他们有自己的,同样深远影响着二战进程的莱特湾大海战,诺曼底登陆战,以及“十次斯大林突击”。


让人遗憾的是,中国自己的二战史、抗战史者们,军迷们,对中国远征军在滇缅战场的抗战、反攻卓越功绩,对中国远征军于二战巨大战略贡献,多是神情懵懂。


稍微热血一点的,对滇缅大反攻不过一言带过,夸夸其谈来点孙立人“活埋”日军的野史,以作为正面战场、敌后战场的战史补充。


悲乎,憾乎。


这段时间,计划断断续续写中国远征军,以及他们的征战。也希望能够与朋友们同行,一起走近那段艰苦卓越的历史。


以此,敬抗战战死的英灵,敬抗战涂炭的生灵,以及人世间不会泯灭的良心。


未经授权,谢绝网站转发《流浪的橡树》原创。


日军对缅甸的攻击,是日本于二战时期国策决定。


日军早在1940年初,以攻占广西南部龙州,对越南、缅甸实施空中封锁开始,就企图截断中国抗战大动脉滇缅、滇越补给线。


1940年9月,日军精锐第5师团在本土完成机械化改编,并且强化与陆航、海航合同,进行两栖作战演练之后,由中国广西入侵当时中南半岛——今天的越南全境。


滇越补给线彻底被截断。


继续西向,截断滇缅线,完成事实上对中国的战略封锁,彻底压迫中国投降,成为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本最为重要的战略国策。


缅甸位于中国和印度之间,由印度到中国的交通线尤为重要,是中国抗战大动脉。


事实上,抗战期间,日本对华侵略同时,多次企图诱降于抗战中苦苦支撑的中国。其中诱降最密集时间,正是1941年到1942年。


滇越补给线被截断后,中国依靠唯一的滇缅线补给,于长江战场、中原战场多次击败日军攻势。


尤其第二次长沙会战,日军对华战略、战役惨败,近卫内阁随之垮台。是役,盟军誉为黑暗之中的亮色。日军备受盟军报媒冷嘲热讽,颜面丢尽。


这时候的日军,已经明白陷身中国的战略危险。


向南进军,夺取资源,截断滇缅公路,完成对中国的战略大包围,最后诱降,或者彻底在军事上战败中国,成为日本最梦寐以求的战略向往。


其实,当早在日本蓄意偷袭珍珠港之前,日军便开始着手对中南半岛和整个东南亚进行入侵。


1941年11月,日美战争爆发前夜,日军就调集关东军、朝鲜军和国内军,以及侵华军队一部,由日本天皇“御准”,组建了对东南亚发起战略进攻的战略军队。


这便是日军二战对外侵略三个陆军作战军群之一的南方军。总人数43万余人。


后来,太平洋和东南亚战争吃紧,日军挖肉补疮,多次由关东军抽调军队和物资支援南方军。


由此,联想到1945年,关东军已经抽调日本侨民老弱病残,以竹枪训练准备御敌的糟糕局面,更能够会心一笑:流传甚广的消灭百万精锐关东军的故事,可能更像故事、野史而已。


未经授权,谢绝网站转发《流浪的橡树》原创。


为了实现日本“皇国南下”的大战略,日军南方军在装备和训练上处处优先,后来居上,成为日本陆军三大战略集群的“娇子”。


当然,这个日本“娇子”,在后来成为中、美、英大反攻打击下的“饺子”。该部前后四位最高长官为甲级战犯,审判后执行了死刑。


二战时期,日本南方军远非常规意义上的日本陆军。该军组建之初,不仅加强了与陆航、海航和日本舰队的合同训练、演习。在作战中,相对侵华派遣军和关东军,南方军更是具有得到数量更大的战机,以及强大的日本舰队的协作、支援作战。


日军南方军机械化部队。


其中,仅日本陆航一线作战飞机配属南方军,就超过500架。日军海航一线作战飞机的20%,也在该军战区协同作战。


日本当时仅有的15个坦克联队中的9个,也配属到了日本南方军。


此后,东南亚数年激战,日军多次对南方军进行大规模补充。这些补充的日军精锐,多暂时性的参与侵华,然后,经过中国战场向南作战,随后进入中南半岛。其中,包括中日豫湘桂会战,即为最典型战例。


日军南方军,这支日本重点加强、组织建军的战略集团,下属有四个作战方面军。


登陆作战菲律宾的14军;在泰国、缅甸作战的15军;以及在印度尼西亚作战的16军,在马来西亚、新加坡对美军攻击的25军。


这些日军各自有更多的战时代号、番号。此后,日军南方军在实战中经常随机调换、化名军队代号、番号,隐蔽其攻击方向。中美英盟军屡屡吃亏。


日军对缅甸全面攻击准备尤其缜密。战前,大本营直属特务机关南机关调属南方军,专门在海南岛设置基地,秘训缅甸“愤青”。


其中,包括后来缅甸独立运动发起者仰山将军。


这些缅甸的愤青情报先锋们,或者在战前配属到一线部队,或者潜入缅甸腹地要地组织武装暴动。


1942年1月,日军在缅甸的第55、33两个师团做好攻击准备。


未经授权,谢绝网站转发《流浪的橡树》原创。


1月4日,日军沖支队由泰国北碧向西越过泰缅边境,向土瓦外围率先发起攻击。


蒋介石上将于重庆宣誓就任中国战区最高指挥官的次日,缅甸战事终于爆发。


在日军陆航、海航作战飞机强大支援下,日军15军以第55、33师团主力,分路攻击缅甸南部重要港口,土瓦、毛淡棉。


土瓦和毛淡棉不仅是缅甸重要港口,也是中南半岛西部重要港口,是中国抗日输血管的源头之一。


当时英军缅甸守备部队,除却军官、士官之外,主要战斗兵均由缅甸人和印度人组成。缺乏训练,装备不齐,更兼当地独立浪潮影响,土气低落,缺乏战斗力。


不到一月,土瓦和毛淡棉防线先后崩溃。


日军在毛淡棉登陆,受到当地缅甸民军欢迎。


缅甸南部低平的伊洛瓦底江冲积平原上,日军没有机枪的“母”坦克耀武扬威,掩护着日军向西攻击,一路所向披靡,倒是缴获了不少没来得及撤退的美援租借物资,以及英国的“公”坦克。


所谓“公、母”坦克,最早由英军对日军无炮,装备机枪铁皮轻坦克的嘲笑。然而,缅甸战事一开,英国作为老牌帝国,其一路溃败让日军惊喜交加。


攻击得手后,日军大本营对作战日军再次强调作战目的,即:在于击溃驻缅英军,占领和确保缅甸的重要地区,并加强对华的封锁。


然而,面对日军突然发起的攻势,英国自丘吉尔到驻缅军队全面陷入莫名的恐慌。


战场上,英缅、印军困守老旧的,缺少防空准备的工事,无力抵抗日本陆航、海航的联合轰炸。每天,缅甸境内都有各地缅甸民军暴乱的噩耗。


回顾整个战事过程中,由最初开始,英军指挥就显得混乱。


最为重要的,是英国政府和印缅英军司令部虽然明知日军即将侵犯,也做了若干备战,但是,他们对日军攻击缅甸的战略目标全无了解。


缅甸传统分化为北方山地丛林的“上缅甸”,以及平原低丘的南方“下缅甸”,其分界线,就是位于中部位置的曼德勒。该地实为保住滇缅公路最为重要的战略要地。


然而,正是因为误判、慌乱,英军并没有对守备曼德勒予以重视。


后来,英国人组织的中国远征军承担的对日防御和攻击,于曼德勒作战丧失先机,整体对日昙花一现的反攻,也基本完全脱离了中、美、英联防缅甸的战略指导。


未经授权,谢绝网站转发《流浪的橡树》原创。


新兴的二战轴心国日本,虽然陆军准备、作战思想等相对欧美列强落后,但是,在日本强大的海空力量支援下,日本陆军短板并没有影响到。


世界老牌日不落帝国首次见识海、陆、空立体攻势,在缅甸南部的防御,几乎应声瓦解,先后崩溃。——相比之下,重温中国国军淞沪会战,更可明白装备落后的中国军人苦战、血战之不易。


日军进军速度很快,2月4日,日军第33师团分路突破了仰光以东的第一道天然屏障萨尔温江(怒江),形成陆海军联合钳击仰光的态势。


一月不到,缅甸战局已然糜烂。丘吉尔闻讯尤其惊怒。


随即,他决定派谴之前敦刻尔克撤退总指挥,英国陆军上将亚历山大到缅甸指挥作战。并决定放弃新加坡,把原定增援新加坡的英印第17师,第7装甲旅改调缅甸。


丘吉尔意识到,就当时的全球运输和战争格局而言,缅甸,已经成为太平洋战区和中国、中南半岛战区的重要衔接地带。


保住缅甸,才可以保证中、美、英于抗日战争的陆地联系,当然也可以保住英国于亚洲最大的基地印度。


一旦日军占领缅甸,不仅中国和印度陆路立刻断绝,中、美、英盟国也再无亚洲战区密切联系的中枢。同时,印度也将暴露在日军直接攻击之下。


如果说丘吉尔存在牺牲中国保住印缅,尚有可能。说丘吉尔宁愿把缅甸丢日军也不愿意交给中国远征军,就显得有点“农家乐”意识了。


现在一说中国远征军第一次出征,几乎都把责任一面推给英国耍帝国主义脾气。其实,在当时情况下,英国也好,中美也罢,都不能承担失去印度的战略代价。


尤其英国人看来,缅甸在中、美、英谁的手里,都是保住印度的前提。


英国人当时已经被德国人折磨得筋疲力尽,抵抗法西斯,全靠美国人和印度等殖民地输血。


风声鹤唳之下,丘吉尔当然会充分设想,日军攻占缅甸,势必一路向西攻击印度,攻击中东,最后,与德国人会师。


当然,为了协调中英关系,罗斯福也没少拿这个假设,去吓唬傲慢的英国人。


缅甸有昂山,印度有甘地。二战期间英国在亚洲的殖民地尤其不稳。


日军入侵缅甸之初,攻击迅速,推进很快。


英国人当然明白,在缺失中美支援之下,凭借少量的英军,以及尚无充分动员的印军,丘吉尔根本没有把握守住印度。


未经授权,谢绝网站转发《流浪的橡树》原创。


惊怒之下,丘吉尔不仅舍车保帅,把应急新加坡的主力调往缅甸,还发布了若干荒唐的命令,包括要求由中东返澳,准备换装整编的缺枪少人的澳军,应急支援仰光。要求胡敦将军分发武器,组织武装仰光平民御敌。


当然,丘吉尔遭遇澳军礼貌回拒和胡敦将军欲哭无泪的拒绝。


由此也可见丘吉尔在应付德国人攻势同时,对仰光防务之于大英帝国和盟国尤其重要的认识。——由此也可以想象当时英国人对中国远征军支援的急切心情。


基于日军占领缅甸,就会随即攻击印度的战略设想。虽然对中国军队战力大加怀疑,丘吉尔也不得不为缅甸位置确实太过重要,只好寄希望于中国军队能够及时入缅,“拖”住日军了。


丘吉尔相信,中国军队只要付出牺牲拖住日军,那么缓过气来,日不落帝国完全可以碾压小小的日本。


经历缅甸战事,二战之中,英国对中国认识发生变化的第一人正是丘吉尔。


在罗斯福准备拉中国进入盟军四强集团之时,丘吉尔对罗斯福表示附议,而非斯大林那般刻薄。这是后话。


当然,丘吉尔在缅甸企图牺牲中国军队保全英印军,保全印度的战略构思,一直贯穿中、美、英联防缅甸作战的始终。


一方面固然出自老牌帝国的狭隘战略思想,一方面英国当年确实被希特勒打得很惨,惶恐之余,自然就对日本可能向西攻击,深信不疑。


为了保住印缅,“绅士”吃相难看,确实全无风度。


实战中,缅甸英印军缺乏有效抵抗,战力单薄,一触即溃。


这使得本来以“击溃驻缅英军,占领和确保缅甸的重要地区,并加强对华的封锁”作战的日军,对英军不堪一击顿然自信翻倍。


于是,日军海陆空攻击仰光的同时,抽调奇兵北上。日军征调缅甸自行车行军,很快对缅甸中部偏北的曼德勒;以及对缅甸中西部城市仁安羌,形成了攻击态势。


兵荒马乱中,装备先进的英印军同样风声鹤唳,和早期华北地方国军并无两样。


大势日趋颓废,丘吉尔,以及对亚历山大望穿秋水的驻缅英军司令胡敦将军,也就把希望寄托在蒋介石身上。


英军、英国政府一日数电,要求中国火速派遣远征军入境。


未经授权,谢绝网站转发《流浪的橡树》原创。


2月27日,应英国首相和驻缅英军司令胡敦将军紧急请求,中国战区最高指挥官蒋介石上将对枕戈待旦的中国远征军,下达了出征命令:


“敌为夺取缅甸,威胁中印国际路线,将企图占领仰光,并继续向缅北曼德勒方向进犯。


我以摧破敌人企图之目的,第5,6军应即全部入缅,协同英军作战。”


第5军第200师,装备苏制T-26b 坦克近80 辆,以及苏制BAE系列装甲车。


因为中、美、英军事代表在联防缅甸分歧重重,早已集结待令的中国远征军,不得不驻扎云南保山、芒市、遮放、龙陵一带。


3月1日,蒋介石从昆明飞抵腊戍,亲自部署入缅进军和指导缅甸作战要领。


当夜,又通过英军通讯系统,电召戴安澜前往密议。次日,蒋介石在视察远征军出征之余,又两次和戴安澜密议第200师作战应变事宜。


由此,中国远征军以唯一的,准“机械化”师戴安澜第200师为全军先锋,雄赳赳气昂昂,当先向仰光开进,开始了走出国门,远征缅甸的第一阶段缅甸作战。


当时,第200师战斗兵仅携带不足三日粮弹,以美军在仰光设厂生产的山地军用小卡车运往前线。


因为缅北山路难行,该师大部后勤、部分重装火炮、坦克均逶迤在后。


1942年3月5日,亚历山大接替胡敦任驻缅英军总司令,负责统一指挥缅甸英印军和中国远征军。


次日,由非洲急调而来,号称英军王牌的“地鼠”第7装甲旅,在装备尚未到位前,被迫与日军在勃因附近展开激战。


这支英国王牌装甲部队匆忙上阵,在日军步兵敢死攻击和日军飞机轮番袭击下,不过数小时,便被日军第55师团非主力部队全面击溃。


震撼、惊讶。日军的猛烈攻击完全超过了亚历山大的设想。


随着第7装甲旅的战败,仰光再无防守可能。于是,他只能构思“东方”的撤退。再次陷入敦刻尔克般的痛苦之中。


1942年3月7日,在日军形成合围前,英印军破坏了仰光港口和新建的,支援中国抗战的美军汽车厂、军械厂、各类仓库等设施,以及各类物资。然后,不战撤离了仰光。


这次撤离,英印缅军的第1、17、36师,以及英军第63旅,第7装甲旅残部,很快就在撤退中变成了溃军。


由仰光到印度,到曼德勒,到仁安羌,各部英军、英印军全然溃跑乱套。


日军顺利占领仰光。南方军在评估英印军战力,缅甸暴动民军情报,及日军军令部关于缅甸作战的战略命令后,也很快对15军下达了新的作战命令。


日军南方军司令部要求第15军果断调整攻击,以一部佯攻偏西的仁安羌,牵制英印军。以主力北上曼德勒,寻求和中国远征军决战。


日军南方军这道命令,似乎并没有把英帝国军队放在眼里。命令尤其明确:


“寻求和中国远征军决战,在航空兵支援下,短期内歼灭中国远征军。”


1942年2月,中国军队第5军,第66军,第6军10万大军开进缅甸。图为1942年初开赴缅甸作战的中国远征军。


军情如火,入缅中国远征军各部以曼德勒为核心,分路机动。


然而,初次出国门协同盟军御敌,事先中、美、英在联防缅甸事宜上,缺乏具体筹划、协调,中国远征军在行军、布防、补给、作战区划等方面,自然显得匆忙、凌乱。


团以下缺乏当地地图,部队缺乏足够的向导,后勤滞留国内,困难诸多。尤其所到之处,缅甸人民冷眼旁观,滇缅民军更刺探情报,随时报告日军。


所以,远征军第一次出国作战,远不是人们今天猜想那么一帆风顺。


未经授权,谢绝网站转发《流浪的橡树》原创。


中国远征军进入缅甸之时,英军主力尚未溃败。亚历山大和胡敦也尚在筹划企图缅甸以西防线,以企图阻止日军北上。


得知中国远征军匆忙赶到,缅甸盟军最高指挥官、缅甸英军司令胡敦立刻对陆续进入缅甸的中国远征军,进行了目的模糊,用兵分散的部署。


远征军王牌主力第5军,自北向南,由芒市到同古直线拉开,向前防御由仰光北上的日军55师团(不久日军第56师团也赶到了战场)。


实战中,战力最强的第5军,因为后勤不济,主力分散,在固守同古,和以掩护英缅第1师、英印第17师等残部撤退的机动作战之后,再无力对日形成战役性威胁。


就此,该军战力耗尽。


第6军部署于第5军以东,3个主力以西向东,沿罗次考、猛畔、景东一线展开。这一防区看似防线滴水不漏,但是,缅甸英军司令胡敦不熟中国军情,更不熟悉日军作战。


第5军普通士兵。


第5军,第6军虽皆为中国军队头等王牌、主力。但是,无论装备、后勤、兵员素质,相比日军一般师团比较起来差距依然很大。


防线过于辽阔,防无可防。同时,兵力分散,第6军数次应敌,其防线很快在日军56师团以分路偷袭、进击等打击下,形同虚设。


缅北重镇腊戍失陷,第6军分散应敌不及、不支,战力就此耗尽,只好退军。


中国远征军第66军则因战力相对较差,被胡敦将军部署于曼德勒至腊戌之间,作为策应盟军防线的机动预备队。


后来,该部主力新38师随战事往西南机动,该军防守腊戌部队疏于防范,被日军攻击,失守腊戌。该军也就随之崩溃。


远征军遵照盟军要求进入各自战区,在胡敦将军部署下,十万远征军被部署分散在二十余万平方公里战区,攻击目标不明确,防守区域同样不明确。


杜聿明一边命令各部执行部署计划,一边火速把计划报告蒋介石。


看完计划,蒋介石十分震怒,中、美、英联盟之初,中国不便在缅甸战场否决战场最高指挥官的部署。


蒋介石为此和美军代表,甚至罗斯福商议、提议,要求美军派出缅甸战场最高指挥官以修正中英在缅甸的不愉快。


部署完毕,胡敦将军托辞一面拒绝中方派联络参谋到英军的师,旅司令部。却向中国远征军各部派出了联络参谋。


为此,远征军代总司令杜聿明指挥部和各军参谋们各自牢骚,称胡敦将军为胡司令,认为胡敦将军部署,未战而惧战做的撤退部署。


英军在缅甸战事的不配合,导致中国远征军初战失败,成为后来国内众多评论这段战史的主流。


至于是否如此,开战前的部署尚缺啥更可信的资料证明。大家也只能够根据若干回忆录、资料,去查找线索。


各种论述众多,纷争不绝。


只是,未及开战,中印暗生疏隙,军令不畅;远征军布防过宽,兵力分散;行军、机动过快,后勤无法保障,确实是一眼可见的事实。


中日缅甸大战,一触即发。


下一篇,将讲述戴安澜血战同古,孙立人飞袭仁安羌,以及杜聿明逃亡野人山。敬请期待、关注、推荐本号。


远征军系列连载中:


第一次远征军《中国远征军,出战国门》

腾冲会战系列《血战高黎贡山》《浴血来凤山》《腾冲涅槃》

钢的花朵——宋美龄抗战断章

抗战,记住蒋经国

击败日本联合舰队的军刀——戴笠将军

翁达,黄埔四期的抗战名将

抗战战略魂——蒋方震

风云南北朝,乱世十六国(2)

神仙打战——珍宝岛战事之前随谈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北京笔记本销售联盟@2017